<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生赢家(快穿) > 代嫁皇子妃
    萧祈下一句就是,“她就在京城。”

    我知道,前两天还来过这里,叶无心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只是从她的神情里什么也看不出来。

    萧祈神色有些严肃,望着叶无心,似是有些小心翼翼,“其实,有些事可能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京城怎么说也是天子脚下,而且皇家已经查到了叶无心过去居住的清风庵周围有缥缈门的势力,再发现范素问出入京城的踪迹也就不奇怪了。

    更何况范素问除了来寻她的好徒弟叶无心之外,并没有掩藏自己的行踪,相反磊落大方。

    身为缥缈门门主,哪怕是面对天子,她也没有什么好畏惧的。

    “贫道见过陛下。”范素问虽未落发,但已正式出家,但面对大庆皇帝,她也是不卑不亢,只微微屈身一行礼,换做旁人早就被斥责大不敬了。

    可谁让这位是缥缈门的门主呢,隆宣帝深深皱起了眉头,原以为是坑蒙拐骗的江湖道人,竟不想牵扯到了缥缈门。

    缥缈门若是简单的江湖草莽势力,他也不用愁了。

    隆宣帝很快舒展了眉头,保持着天子的风度,温和道,“不知范门主为何出现在京城?”

    其中缘由隆宣帝心知肚明,但并不挑破。

    到这种时候,范素问也不隐瞒了,“无心是贫道看中的徒弟。”

    隆宣帝心中叹了口气,又问道,“那命格之言?”

    “贫道同叶相和叶夫人说的并非真话,实言乃贫道一测天机,察觉叶相新诞之女合该为我座下弟子。”范素问风轻云淡道。

    缥缈门的至高秘籍忘情诀的修习条件极为严苛,非天赋极高者难以入门,每一代能有一两个有修习资质的人已是不错了。好在缥缈门百年根基,早已研究出一套心法专门寻找适合修炼的弟子。

    范素问来到丞相府前,发现叶无心,是缘法,也理当如此。

    她自己也是这么坚持认为的。

    在后殿被传召而来的叶氏夫妇却没法平静,潘氏看着范素问,既是愤恨又是后悔,但之前听夫君说过缥缈门的来历,知道奈何不得,只得泣道,“你真是歹毒,让我们母女骨肉分离。”

    “你这样百般算计的人,哪里称得上清心寡欲不问世事的得道高人。”

    范素问神情淡漠,不理会她的咒骂,

    “以她的资质,留在这高门深宅里才是荒废了,再说,若是真顾念骨肉之情,你们又怎么会因为我一句话,就十几年不见她,现在倒是一副父母心肠了。”

    范素问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叶成晖和潘氏气得脸色涨红,尤其是潘氏。

    若当初命格之言是真的,她也不会后悔,反倒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可如今被戳穿只是别人谋夺她女儿的谎言,而她也成了错信他人,抛弃女儿并且十多年来不闻不问的母亲,这让自认人生美满,贤良淑德的潘氏心里难受不已。

    范素问自己还后悔呢,当初到底做的不够干净,不然也就不会有今日的麻烦,

    斩俗缘最好的法子,便是断绝六亲,若非叶成晖是大庆丞相,她不介意让他们消失在这世界上,哪怕沾染双手血腥又如何,有什么能比她的好徒儿接受缥缈门传承,修炼到传说中的层次重要。

    范素问自认最大的幸运便是发现了叶无心,这份欢喜在叶无心这些年修习忘情诀水到渠成,天资出众的不可思议后,愈发浓烈。

    叶无心是她的骄傲,一手培养长大,她绝不容许任何人毁了她的骄傲和希望。

    无论是大庆皇帝,无心的亲人,还是缥缈门里那群不安分的人,范素问淡漠的眼眸闪过一丝狠厉。

    潘氏回到家中,立刻叫来了亲近的嬷嬷,开自己的库房嫁妆,“多挑一些好的给三小姐送去,她出嫁时我都没仔细看过。”

    想起来潘氏就愧疚不已。

    三小姐出嫁时,夫人的确没怎么过问,因为太过仓促也没有上心打理,但好歹是皇子妃,也是一百四十八抬嫁妆,也不算亏待三小姐了,嬷嬷想这么说,但见潘氏显然心里有事的样子,没敢开口。

    叶明柔听丫鬟说,娘亲从宫里回来了,正兴冲冲地过去,准备在娘亲面前好好告一回状,说叶明心是怎么无情冷漠,任由着七皇子将她和弟弟赶出来。

    结果撞上娘亲让嬷嬷从房里抬了好几箱子东西,里面有几样还是她曾经眼馋过的头面,珍玩,想着娘亲给她留做嫁妆的,现在居然是要给叶明心送过去。

    叶明柔顿时迷瞪了,“娘,你怎么了?”不会是中邪了吧。

    潘氏抹泪道,“我对不起你三姐。”

    许是在宫里被范素问刺激到了,潘氏一下子母爱爆发,心里满满是对三女儿的亏欠,一些嫁妆而已,送过去了还能让她的愧疚减轻一些,心里好受一点。

    所以哪怕是以往最娇宠的女儿说被明心欺负了,潘氏也第一次没有站在叶明柔这边,而是温柔劝道,“你无事就不要去打扰你三姐了。”

    她的明心已经够可怜了,现在当了好好的皇子妃,也不得安宁,说不准哪天就被她那个狠心的师父弄去修道了。

    叶明柔跺跺脚,气得自个儿回房了。

    爹娘怎么回事,居然一个个都偏着叶明心了。

    潘氏也没心思去安慰小女儿,她还想着府里还有什么东西,希望对明心能弥补一点是一点。

    在殿里哪怕是范素问与隆宣帝亲谈,也未有个结果,但看起来还是范素问退了一步,她总不能跟皇家抢人。

    当然,如果叶无心有别的想法就不同了。

    隆宣帝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瓜葛,望向自己看重多年的叶爱卿,目光微微带上些许同情。

    叶成晖苦笑,一生得意,到底还是糊涂了一回。

    隆宣帝还是偏向爱重的臣子的,不然也不会以势威压范素问,迫她不能对七皇子妃以及叶家出手。只是隆宣帝也是为人父母的,心里清楚,有些东西失去了,终究难以复得。

    叶成晖好歹也是多年为相,不至于像妇人情思重,这个女儿既然没了就是没了,但妻子的举动他也是默认了,毕竟他也不希望明心怨上叶家。

    在范素问离宫后,萧祈便立刻进宫找隆宣帝了,也知道了此事的原委,哪怕之前有所怀疑,也不及听到详细内情的震惊。

    “缥缈门也太大胆了吧。”

    隆宣帝摇摇头道,“也算有分寸,朕也不好说什么。”

    萧祈一听便懂了父皇是指范素问用计一事,他也沉默了,只是几句话,便能令人骨肉分离,亲缘断绝,既未伤人性命,也未掳人而去,隆宣帝也无法对缥缈门做什么。

    真正错的,也当是信了那话的人。

    萧祈想起在皇子府的叶无心,心里忽然生出些许怜惜。

    隆宣帝倒是奇怪,“祈儿,你怎么对这事如此上心了?”

    知儿莫过于父母,他又清楚萧祈的性子,哪怕叶无心如今是他的正妃,他也从不上心的。而不是眼巴巴地一个劲问到底。

    萧祈有些哑口无言,不知说什么理由好。

    隆宣帝眸光微闪,“你若不喜欢,朕为你再择一门亲事如何。”

    他让萧祈结这门亲,是为了帮他,让他无忧富贵,但现在以叶明心为缥缈门门主看中的弟子身份来看,对萧祈更多是个麻烦。

    然而,萧祈脱口道,“儿臣不要。”

    “?”隆宣帝似乎看出了萧祈的一些心思。

    萧祈也不再纠结,坦坦荡荡道,“叶明心是我的妻子,我既然娶了她就不会舍弃她。”

    萧祈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喜欢上了叶明心,但显然他不讨厌她,反而欣赏她,怜惜她,也希望常常能看她练剑。

    隆宣帝闻言笑了,“夫妻?只怕是有名无实。”

    七皇子府成婚不久,但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两人大婚当夜未圆房,七皇子妃更是清心寡欲,连殿下的面也很少见。

    但显然祈儿现在是对叶明心动了心,若祈儿是真心实意,隆宣帝也不介意自己多个身份复杂的儿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