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生赢家(快穿) > 代嫁皇子妃
    尽管接触到的信息不多,但叶无心已将身边有牵扯所有人的关系势力都理了个清楚。

    范素问能在这十多年里将她和丞相府隔离,并让丞相府毫无所察,说明缥缈门确实势力不同一般,江湖第一圣门的名号怕是名副其实。

    但即便有这样的势力,当年范素问也只是设计不详命格,让叶成晖和潘氏送她到庵堂去,而非强行掳去,意味她或者说她背后的缥缈门还没有嚣张到同一朝丞相为敌。

    那么,叶无心现在有了七皇子妃的名号,范素问更不可能轻易出手了。

    她是可以随意出入七皇子府,以她的武力值如入无人之地,但带走一个皇子的正妃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皇室又不弱,不会查不到缥缈门。

    或者说,现在已经在查了。

    叶无心回想了一下她在御前的应答,虽然宫宴上的刺杀发生的突然,她的反应也没有差错,对武功的来处的解释合情合理。

    9526,“宿主,现在是不是可以趁机摆脱范素问了。”

    虽然看着她对宿主很好,但一想到她当初的算计,9526就对她防备不已。

    “摆脱师父?”叶无心微皱了一下眉,稍后便散去,“这个随后再说。”

    叶无心又问起另一件事来,“新手任务完成多少了?”

    尽管前有隆宣帝,叶成晖夫妇对她武功的怀疑,后有师父范素问的麻烦,但叶素问依旧不慌不乱,关心起了新手任务的进度。

    她也很好奇,要是完成了之后会是什么样子,还有9526所说的轮回者,穿越各局。

    9625回道,“已经完成百分之四十了。”

    身为系统,它自己还处于懵逼中呢,莫名其妙的就涨了这么多,进度也太快了些吧,这才几天的功夫。

    叶无心慢条斯理地给9526解释道,“不奇怪,任务的名字是‘改变代嫁太子妃的人生’,我成了七皇子妃就是完成进度的第一步,还有在宫宴上的刺杀,我救了萧祈……”叶无心意外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迟疑,“这大概是一种奖励。”

    “奖励?”新手上路的系统9526,还没叶无心这个失忆了的穿越者看透这个任务。

    “就像你所说的那些任务者的经历,完成任务更多是为了一种圆满吧。”叶无心抿唇思索道,“萧祈作为我任务中的重要人物,要是在宫宴上死了,我就成了丧偶皇子妃,任务也就是失败吧。”

    “萧祈不会死吧。”9526有些纠结该怎么和宿主解释主角光环这种东西。

    “为什么不会死?”叶无心眨了眨眼,她的声音仿佛不染烟火一般清冷,又格外的淡漠,

    “比如说,我要是想杀了他,他现在就可以死。”

    9526:“……”它家宿主好凶残啊。

    叶无心似乎也只是随口说说,当然对于自己武力值的自信却不是假的。她也没说什么杀一回萧祈试试。

    大概是什么时候决定这样做了,也就说了。

    “不过,你这倒提醒了我,在任务完成之前,萧祈不能出事。”

    潘氏回到家就病倒了,不过是对外这样宣称,其实是她不愿见客,京城里哪有什么秘密可言,何况是是近日以奇葩著称引人注目的七皇子府,潘氏上七皇子府却被女儿闭门不见,虽非大庭广众之下发生的,但却躲不过旁人的耳目,

    潘氏做了这么多年的丞相夫人,何曾丢过这样的脸面,自然不愿再见客,听旁人笑话。

    但叶府还有别的人,叶四小姐叶明柔,虽然见了母亲没病,但愁容满绪,又听了母亲身边人的话,哪里忍得住气,心道三姐也太过分了,不就是当了个皇子妃,就敢如此趾高气扬,也不想想她这个皇子妃是怎么来的。

    之前的风波到底对她的名声有了些影响,出门参加花会还被以前看不上眼的贵女在背后笑话,说什么她把亲事推给姐姐,日后未必能嫁得更好,七皇子再差劲也是个皇子,前面的皇子都有了正妃,后面的几位年纪又尚幼,堂堂叶家四小姐就要落得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境地了。

    叶明柔虽心里瞧不上皇子妃的位子,却也听不得别人的闲言碎语,心里更加厌恶七皇子,连带着嫁给七皇子的三姐也怨上了。

    如今怨上加怨,连帕子都撕烂了好几条,想着上门找叶明心出气,还特地跑去国子监找了帮手,她的龙凤胎弟弟,叶兰轩。

    叶兰轩尚未出仕,但因着是丞相独子,进国子监读书也轻而易举,而且他才学也不算弱,叶成晖对这个唯一的嫡子也分外看重,安排在国子监就读甚至住宿,一月难得回家。

    不过叶兰轩和叶明柔这个同岁的姐姐感情最好,对于长年在外面长大,只见过几面,未留下什么印象的三姐感情最为淡漠,听了她的话后立刻便与她同仇敌忾了起来,二话不说便跟国子监的老师请了假,和叶明柔一起去七皇子府。

    叶无心还不知道她的两个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妹妹要来找她的麻烦,她正在皇子府的庭院中练剑。

    范素问的到来,一个好处就是她顺便把叶无心的剑拿过来了。之前叶无心把它留在清风庵,没有随身带走,一是怕麻烦,二是怕被相府的人磕了,碰了。

    叶无心还是很喜欢这把剑的,通身细长银如寒潭,可折可弯,似软剑,又不是普通的软剑,叶无心也不知道范素问是从哪里给她弄来的。

    只知道当她练到忘情诀第五层时,范素问就给了她这把剑,因为忘情诀最为出名的就是忘情剑法。

    万水千山,众生百相,唯有一剑。

    这把剑没有名字,范素问就让叶无心自己取,叶无心取了和她同样的名字,剑名为无心。

    她并不在意剑叫什么名字,连她自己叫什么都不在意,反正她也想不起自己的名字来。

    叶无心不像寻常的失忆人士,喜欢锲而不舍地追寻自己的过去,相比起来,她对现在的人生,还有9526,所谓的任务更好奇。

    大概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了无趣味,以后的未知更吸引人。

    如今他们都知道自己会武功,那么练剑也没关系。

    叶无心拔剑,寒光微闪,每一剑都让空气流动,旋转,忘情剑法同样注重借势,一园子的花草树木也被纳入了进来。

    本在枝头的花红如雪落,花瓣飞舞,夹杂着风声和花影。叶无心就在飞花旋舞间,漫天的花雨似乎也掩盖了那疾速风声的危险。

    刚走进园中的萧祈见到这一幕,小心脏不由得砰砰跳了起来。

    在察觉到萧祈的到来后,叶无心便收了剑,远看是挺惊艳的,但若走近了,叶无心也不知道是否会伤到萧祈。在练剑时,连园子里的下人都退出去了。

    那些叶府陪嫁的人已经知道了三小姐会的不是什么妖术,而是武功,但在他们眼中同样诡异骇人,随时能让他们口不能言,动弹不得,一天下来简直要他们的命,如今他们比在叶府的时候还要乖顺,叶无心一句话,他们立刻就退的远远的。

    为自家宿主惊为天人的剑法,9526在系统脑海里撒起了小花瓣,只有叶无心可以看到。

    叶无心在心中对9526道,“其实雪的效果更好。”威力也更大,不亚于一场小风暴,这地方还是太小了,甚至不如清风庵的后山,不好施展。

    “这是你学的剑法?”萧祈走了过来,好奇问道。

    “嗯。”叶无心轻声应了一下,她对萧祈也没什么恶感,何况对方还是她完成新手任务的关键。

    有些苍白但却如玉的脸颊,漆黑明亮宛如寒潭,没有人的气息但却不显得冰冷的眸光,让人觉得她天生如此,理应如此。

    萧祈忽然觉得叶明心也挺好看的,心里也有些痒痒的。

    他摸了摸鼻子,有些遗憾,没有一丝花瓣落在叶无心身上,萧祈难得想与叶无心亲近一些。

    想起刚才那令他几乎看入了迷的剑法,还有在宫宴上叶明心举手间救下他,各种画面一闪而过,萧祈刚想说些什么,就有下人进来禀报,“殿下,皇子妃,叶公子和叶四小姐前来拜访。”

    萧祈抬手就想让人赶走,却想起这两人好像是他家皇子妃的弟弟妹妹,难得扭头问询叶无心,“你要见么?”

    周围的下人还是第一见自家主子对人这般好语气,还主动问询意见,心里暗暗想道,看来皇子妃是要得宠了啊。

    然而萧祈都没想到这事上去。

    叶无心略想了一下,“让他们进来吧。”她并不排斥见叶府的人,虽然回一趟叶府挺麻烦的,她也懒得挪窝。

    叶明柔和叶兰轩进来,刚想不客气的拿人伦礼教压这个不见母亲不回门的三姐,但一看到萧祈,还没说的话生生被压了回去。

    叶兰轩是早已听说过七皇子的名声,在京城里那就是混世魔王啊。叶明柔是吃过七皇子亏的,一见他就有阴影。

    谁知道他居然也在啊。

    萧祈轻哼了一声,叶明柔和叶兰轩这点情绪还瞒不过他的眼睛,看来来者不善啊。

    “你知不知道你把娘亲给气病了。”

    听她这么一说,叶无心也想起来潘氏是曾来皇子府找她过,只是当时有师父范素问在,不方便见。

    自己做过的事,叶无心不会否认,所以相当坦率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不见的。”

    大概是叶明柔并没有从叶无心的话中感觉到她所要求的愧疚自责,以及主动要求去叶府求母亲原谅,叶明柔更气了,

    “你……”

    叶兰轩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他在国子监读书,学的是儒家的学说,对人伦礼教,三纲五常更是深受熏陶,叶无心言行举止显然有违他平日所学。

    这次是萧祈不爽了,冷笑道,“怎么,还想在我的皇子府里逞威风不成。”

    扭头又对叶无心道,“你不介意我把他们扔出去吧。”

    叶无心貌似认真思考了一下,“不介意。”反正也不会伤人。

    早在萧祈让人准备这样做时,叶兰轩便拉着叶明柔走了,把人扔出府这种事,萧祈又不是没做过。

    离开七皇子府后,不仅是叶明柔,连叶兰轩也觉得三姐果然是个冷情冷性,心里没有叶家的人。

    这世道女子依附家族生存,生老病死,嫁娶之事,像叶无心这样的简直闻所未闻。

    等无干人等走了之后,萧祈才想起找叶无心的事,“忘记同你说了,父皇已经查到了在庵堂教你武功的那位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