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生赢家(快穿) > 代嫁皇子妃
    “快护驾。”太子立刻喊道,

    一些女眷的尖叫声四起,但像太后皇后太子妃等人虽然脸色苍白,却还尚能维持冷静,

    皇宫内院,竟有人胆敢行刺,又是谁放他们进来的。

    萧祈直接拔了身边护卫的刀,迎了上去,挡住那些黑衣刺客。

    这些黑衣刺客招招狠辣,因为位置离得近的三皇子措手不及还被砍了一刀,“殿下。”三皇子妃见了居然晕了过去。

    看到被数名刺客围攻的萧祈,被太子还有众多侍卫保护的隆宣帝面色焦急道,“祈儿小心。”

    太子眸间闪过一丝暗色,但因情况危急,无人注意到。

    忽然,一剑刺向萧祈的后背,却被横空飞来的东西生生折断了,刚从生死边缘走了一遭的萧祈回头望去看是谁救了他,却发现那里只有一个人,就是他的皇子妃叶明心。

    她怎么还站在那里,不是该和太子妃她们随太后避到安全的地方么。

    大概是被遗忘了吧,本来皇族中对这位七皇子妃就不熟,包括太子妃,光顾着主持大局保护太后和母后了,回过头来才发现三妹还在宴席上,竟然都没跑。

    “萧祈若死了,我也完不成新手任务吧。”叶无心淡定对9526道。

    黑衣刺客大概也是这时才发现还有一个落单的人,也不顾刚才是不是她出的手,几人目光冷酷,宛如杀人机器般,砍了过去。

    忘情决的好处可能就在这了,哪怕手上没武器,身边随手一样东西都能为其所用,刚才截下刺向萧祈的那一剑的,就是叶无心头上的发簪。

    唰唰几下,远处的几名黑衣刺客就被刺穿了筋骨,哪怕不死也动不了了。

    至于近身的,随手两招就给解决了,对方有刀剑和没刀剑,对叶无心而言是没有区别的。

    这身衣服和累赘的打扮虽然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叶无心武功的施展,但碍于对手实在渣渣,所以影响近乎于无。

    9526也是第一次见到宿主的战斗力。

    御林军来的不算迟,虽然因为叶无心的突然出手,大半的刺客被解决了,但余下的一些刺客也被御林军拿下了。

    ……

    家宴上出现行刺一事,隆宣帝大为震怒,下令彻查到底。

    而至于众皇子皇女,隆宣帝让太医为受伤的三皇子诊治,又派了其他太医分别开安神定惊的药。这一诊脉,才知道三皇子妃是怀孕了,又见到三皇子受伤才惊的晕了过去。

    另外单独留下了七皇子和七皇子妃,萧祈被留下,大家都知道是什么缘故,无非是护驾有功以及隆宣帝的一点担忧挂怀的私心。

    可七皇子妃,又是怎么回事,竟然会武功,貌似还不弱,难道相府还让女儿学武不成?众人到现在还摸不着头脑呢,

    太子妃抿了抿唇,私下打发亲信去给相府传信,顺便问问三妹会武功是怎么回事。

    等到殿里只有隆宣帝和太后,连皇后,隆宣帝都让她回宫了。

    萧祈瞥了一眼叶无心,还是那副清心寡欲到波澜不惊的样子,却比之前顺眼了许多。

    好歹救了他一回,他咬咬牙拉着叶无心跪下了,叶无心有些讶然,但也没挣开他的手,由着他一起跪着了。

    萧祈还是很谙熟父皇心理的,什么都别说,先跪下,父皇自然心软不会太过严厉。

    隆宣帝嘴角微抽了抽,之前还爱答不理的,怎么这回又开始护起媳妇来了。不过看在叶明心在宫宴上救了老七,他也多了几分好感,但要问的事还是免不了,帝王再和善,也担心未知的事,又偏偏碰上皇宫行刺。

    “你怎么会武功的?”隆宣帝望向叶无心,疑惑问道。

    “师父教的。”叶无心目光沉静,似乎丝毫不知道,若是答错了一句话很有可能,功劳成了罪过。

    隆宣帝皱了皱眉,“哪里的师父?”

    叶无心坦然道,“庵堂的师父。”

    至于其他,叶无心则表现出一问三不知,这也符合她自出生便送到庵堂的经历,若非9526以及叶无心的穿越。

    本来的叶明心也是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任由人摆布的。

    叶无心把她‘知道’的事都说了,其他‘不知道’的事就该隆宣帝他们自己去查了。

    不止隆宣帝,连萧祈也听出些许不对劲了,相府被冷落放在庵堂教养的三小姐,却有一女道愿意与之接触,并悉心教导武功。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萧祈也打算去查查那个清风庵,还有那个女道是什么人。

    ……

    行刺的事似乎第二日就有了结果,乃是自前朝夺嫡就一直不服隆宣帝,暗藏祸心的南阳王所为。

    好似知道行刺失败,远在属地的南阳王直接就造反。

    不过满朝没人相信他能成功,一个封地,还是不怎样的封地能有多少兵马,南阳王的大多势力还早在隆宣帝登基时就被清剿了一回,所剩无几。

    但五皇子还是主动请兵平定谋反,情绪十分激动,为了给他同胞兄长三皇子报仇,三皇子因为那一刀好像砍中了要害,与大位是无缘了,好在三皇子妃有孕,若是个男孩,也不至于没了香火。

    隆宣帝叹了一声,还是同意了五皇子的请兵,但在太子的恳求下,也让四皇子一同前往。

    平叛到底是大功,有和太子交好的四皇子分功,不至于让五皇子太过显眼。

    叶相和潘氏自收到了大女儿的消息,就半天没回过神来,三女儿会武功,就还在宫宴上显露了出来,救驾有功。

    隆宣帝压住了消息,只对外道,七皇子夫妇救驾有功,光是宫宴后的赏赐就不知有多少。

    又派暗卫去了清风庵查探一番。

    叶相后被隆宣帝召进宫说了庵堂师父的事,叶成晖心里一咯噔,听形容怎么那么像当初给三女儿批命的那位女道士。他也不敢瞒着陛下,如实说了当初的事。

    隆宣帝皱了皱眉,“还是查查那女道为好。”

    出宫门回家途中,叶相心里登时有了个荒唐的猜测,那女道不会是为了抢他女儿,才说命格不详吧。

    叶相不敢再细想下去,回到家中后就让潘氏去七皇子府上,问问三女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潘氏刚听了两句,便受了刺激就差点没晕过去。缓过来后便立刻乘马车去七皇子府。

    不是他们没想过让叶明心回来,只是连回门都没有,又听闻七皇子待七皇子妃甚为冷淡,潘氏心存担忧,只想亲眼去见上一见。

    可七皇子府是进了,丫鬟却来传话说,七皇子妃有事,不见丞相叶夫人。

    潘氏又羞又愧,百感交集,心想这个女儿是真的怨上她了,无奈只好回去了。

    叶无心还真不是对她避而不见,只是谁让还有一个人也来了呢。

    她的师父,范素问。

    “宿主,你怎么不让潘氏进来?”9526问道,

    万一范素问要强行带走宿主怎么办。

    叶无心对9526道,“我担心潘氏打不过她,到时候万一在这里磕了碰了伤了,会有麻烦的。”

    比起9526,叶无心更加了解范素问,哪怕潘氏认出了范素问,哪怕争执起来,一后宅妇人,范素问还不是挥挥手就打晕了。

    范素问出现的很突然,

    但叶无心淡定地喊了一声,“师父。”

    听见叶无心的称呼,范素问原本淡薄的神情似乎也多了一丝温色,不同于平日所见的青色道袍,而是一袭白衣,银带束发,宛若冰雪,圣洁脱俗。

    “你还记得有我这个师父。”范素问冷哼了一声,语气中却并无多少冰冷之意,“我不在,你就嫁了人,”

    9526:“……”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傲娇。

    “此事我已留了书信,师父没看到么?”

    叶无心对9526淡定道,【肯定没看到。】

    范素问眸间闪过一丝厉色,若非门中有人阻扰,她又岂会迟迟才知道一手培养大的徒儿嫁人,还是当朝皇室一事。

    叶无心又道,“父母来接我,无心怎能不回。”

    范素问虽然尽力避免叶无心接触世俗礼教,三纲五常,不愿她成了俗世女子,但人伦血亲怎么也避不过去。

    “叶相和夫人与我虽无养恩,却有生恩,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以此偿了生恩不好么?”叶无心望着范素问,目光沉静道。

    范素问无言,除非是叶成晖和潘氏死了,否则她都斩断不了他们对徒弟的生恩。

    可还生恩的法子多的事,缥缈门也多的是补偿叶家的地方。

    “缥缈门是缥缈门,叶无心是叶无心,我怎么好让缥缈门为我承担。”叶无心坚定道。

    范素问再次被噎着了,深呼吸维持冷静淡然的样子,“那若是师父让你同我一起走呢?”

    叶无心沉默了一瞬,范素问神色越发冷凝,她最担心的莫过于无心会因嫁为人妻,心中有了牵挂,不会跟她回去继承门主之位。

    “你难道是舍不得了?”

    叶无心神色没有任何动摇,“师父怎会这么想?我答应父母嫁给他,便已还了生恩,之后去留听师父安排。”

    范素问神色稍缓,“那就好。”

    9526道,【宿主,你真要跟她回去啊。】

    【先哄着再说。】叶无心淡定道,【而且她也带不走我。】

    七皇子妃的身份于她同样是一道保护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