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生赢家(快穿) > 代嫁皇子妃
    青绢站了一宿,浑身酸疼,比起身体上的疼痛更折磨她的是心里的恐惧,三小姐会妖术。

    都没碰她们,就让她们动不了,说不了话,这不是妖术是什么?

    原本想着三小姐不知事,又不受夫人和相爷宠爱,存着拿捏她以后在皇子府称霸作妖的青绢,是万万不敢想了,唯一的念头就是,等到三朝回门,一定要把三小姐会妖术的事告诉夫人相爷。

    除了新婚之夜,哪怕是后两日,七皇子也没去过后院,瞧也不瞧他这位新娶的皇子妃一眼。

    皇子府内上下,谁都看得出来,新入门的七皇子妃怕是被偏院的那两位侧妃还要不受宠,好歹人家入府时,殿下还愿意去看一下。不过谁也不敢怠慢七皇子妃,毕竟人家是主子,上了皇家玉碟的陛下亲儿媳。

    七皇子妃也奇怪,不提求见殿下,也没有召见府里的管事,和唯二的侧妃。七皇子妃陪嫁来的人更奇怪,一个个跟吓着了似的,也不冒头。

    皇子府的下人就在茫然中度过了本该喜庆的头三日,到了回门的日子,按惯例,皇子都要陪同皇子妃回娘家一趟,甚至连进宫拜见陛下都排在了后面。

    管家主动询问七皇子,在已备好回门的礼品上可还有别什么吩咐。

    萧祈冷笑了一声,春天的暖阳里,那双桃花眼泛着讥讽的冰冷笑意,“我不去,她要回让她自己回就是了。”

    这可是打七皇子妃的脸,打丞相府的脸啊,管家额头上冒着冷汗,也不敢这个时候劝殿下,抹了抹汗,又往七皇子妃院子里去了,兴许七皇子妃知道了,会求殿下呢。

    “我想求见皇子妃,有事要禀告。”管家赔着笑脸道,心里却也紧张着,还不知七皇子妃是个什么脾性的人,若是迁怒处罚他,那就真是他倒霉了。

    不久前从贴身陪嫁丫鬟降到看门丫鬟的青绢脸色苍白道,“皇子妃不喜欢别人打扰她。”

    别说皇子府的下人,连陪嫁的人也不留在房间里,留也可以,就是要当口不能言的木雕了。

    管家被拦着,见不到七皇子妃,只好隔着门说了殿下不能陪同皇子妃回门的事了。

    原以为皇子妃会生气,不想就一句轻飘飘的话,“哦,那就不回去了。”

    叶无心不懂回门是什么,还是9526给她解释了一番,不过她也不是很想回叶府,有这时间,还不如她在房间里静心修炼呢。

    大概是七皇子府对她而言没有任何威胁,叶无心的态度很坦率,不想回去就不回去。

    离开清风庵后,叶无心感觉到原本的瓶颈有所突破,难怪缥缈门的人也要求入世,老待在一个地方,想突破也难啊。

    她是没把回门放在心上,听了这话的青绢等人却是脸色更白了,连让他们向夫人告密的机会也没有了,在心中也直接将叶无心妖魔化了,这世道,奴仆的性命还是捏在主子手里的,没有叶无心的话,他们连七皇子府都出不去。

    管家则是欲哭无泪,殿下不肯陪皇子妃回门,皇子妃竟然也不愿意回门,这叫什么事啊。两位还都是主子,叫他一个人发愁。

    回门当日,叶成晖和潘氏坐在正堂,各自装了一肚子的话等着说,然而喝了一天的茶,也没见到人影。

    七皇子府还有叶相府一天之内立刻成了京城的笑话,宫里也很快得到了消息。

    “朕往日真是惯坏你了。”隆宣帝难得对七皇子萧祈发了火,也是为了七皇子的名声,现在京城里便是一平民说起七皇子都是笑话的,连和新婚妻子一起回娘家都不愿意。

    “我本来也不愿意成亲的。”萧祈嘟囔道。

    七皇子萧祈被召进了宫,如今成了七皇子妃的叶无心也没被落下,只不过萧祈面对的是隆宣帝,她这边是皇后妃嫔太子妃等一干人。

    9526刚开始还有些担心宿主被后宫女人欺负呢,谁知叶无心就当是在叶府面对那一群妇人的时候。

    她也不会跪不下去,在拜范素问为师的时候还磕了好几个头呢,人在屋檐下,叶无心绝对比9526想象的要能屈能伸。

    而在皇宫里需要她跪拜的人,也没几个。

    介于七皇子以往的名声,叶无心倒是没受多少苛责,顶多是不懂事了些,而面对始终清清淡淡,沉默寡言的叶无心,其他人也无话可言,无论是暗藏机锋还是冷嘲热讽的话,对方都是听不懂也不往心里去,再说下去有什么意思呢。

    难道还能以这个理由责罚,叶无心连句顶撞无礼的话都未说过,人家压根就不说话。

    要不是还会适时地应一下,还真要怀疑叶家三小姐是个哑巴。

    太子妃叶明蕙暗中朝三妹使了个眼色,见人未接,心里更是气。心想还不如是柔儿嫁给了七皇子,好歹还能给她帮忙。

    从殿里出来后,太子妃还想着邀三妹去自己宫里坐坐,指点一下她。

    叶无心想也不想就回道,“我要回皇子府了。”

    太子妃:“……”还不如不说话呢。

    见太子妃似乎心情不是很好地离开后,9526问道,“宿主,她们还会难为你么?”

    叶无心回忆了一下在宫中的记忆,“大概以后都不会找我说话了。”

    “而且你喜欢和她们说话么?”叶无心眨了眨眼,

    9526老实道,“不喜欢。”

    叶无心微微笑了,“我也不喜欢。”

    萧祈这时也从隆宣帝宫里出来了,看见了宫门外的叶无心。

    当时被召得急,又不是同一辆马车,还没正眼看过呢,其实被隆宣帝一再□□的萧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原本以为他不陪叶无心回叶家,她也只会委屈求全地自己回去,

    这些贵女不都是这样,大不了回娘家诉苦,但在外面却拼了命地保全颜面,不叫人有一丝笑话。

    谁知道她半点也不顾及出嫁女不回门的名声,自己也不回去了。

    萧祈心情有些复杂,刚想叫叶无心一声,却见她直接就上了马车。

    等也不等他。

    萧祈:“……”

    “叶明心。”萧祈窝着一肚子火叫道,

    叶无心还没完全记住她被改名了这回事,迟疑了一下,掀起了车帘,“你叫我?”

    “当然是叫你,不然还有谁?”萧祈对上她清冷得几乎没有一丝波澜的面容,恶狠狠地道,“等也不等你的夫君,这就是叶家教出来的好女儿。”

    叶无心没有反驳前面一句,她其实没有把萧祈当过她的夫君,她是装傻又不是真傻,这话至少现在不能说出来。

    至于后一句,“我不是叶家教养大的,所以你说错了。”

    萧祈被噎了一下,忍不住狠狠踢了车驾,温顺的马儿也不免受了些惊,马夫连忙拉住缰绳,可萧祈最想吓到的叶无心还是那副样子,反而很认真地道,“你可以再踢一下试试。”

    萧祈竟真的脑子抽了,又踢了一脚,只是这回跟踢上了铁板似的,

    萧祈俊朗的脸蛋立时扭曲了一下,咬着牙道,“扶我回马车上。”

    要是因为在宫门前受伤,还得再回一趟皇宫看太医,他敢说明天太子还有所有皇子都会笑话他。

    等回了皇子府,萧祈就下令把那辆马车给拆了,就是普通的木头,没做什么手脚啊,萧祈就奇怪了,他好歹也学过武艺,不可能踢两脚就疼的这么厉害。

    也许是因为憋着气,萧祈回来后也没有听隆宣帝的话,提出和叶无心回叶府的事。

    叶无心依旧照常我行我素,无论是叶府,还是七皇子府,她都能当作清风庵一样静心修炼忘情诀。

    三日后宫中举办家宴,

    内外灯火通明,似银河倒挂,灼灼生辉,尽显皇家气派。席上的人却不多,只隆宣帝,太后皇后和一众皇子皇女。

    倒符合家宴的说法。

    席上吸引的目光最多的便是七皇子夫妇,短短几日,七皇子妃一心向道清心寡欲同七皇子夫妇不和两件事就在京城传开了。

    所有人都知道七皇子和七皇子妃都是奇葩,一个混不吝,一个大概是在庵堂待久了,性格怪异、孤僻好静,跟脱离红尘,出家修道没什么区别了,即便是在皇子府,每日也就看道经。

    萧祈平日招惹的各种各样的目光多了去了,还怕这点,他绝不会说,他已经被叶无心的行为给震惊过了,不过想到相府也是被她无视的存在,心情就好了许多,甚至还对管家说,七皇子妃要做什么都随她。

    隆宣帝看着都视旁人目光如无物,彼此也互不搭理的七皇子和七皇子妃,内心深感疲惫,

    哪怕这个儿媳妇不像个皇子妃,他也总不能叫祈儿同她和离,也没什么大的过错不过是不问世事,连带着对老七也不甚上心罢了。

    反正老七也不像个皇子。

    唉,只盼着老七媳妇能诞下嫡长子,这样,再怎么不和,他也不用管了。

    月夜下的欢宴,有人忽然瞥见杯中琥珀酒光倒映出一道刀光,瞳孔一缩,立刻大声道,

    “有刺客。”

    刀光闪过,尖叫声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