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生赢家(快穿) > 代嫁皇子妃
    9526很早便将这个新手任务告诉叶无心了。

    大概是它发现它家宿主即便是失忆了,也比它要聪明的多。

    改变代嫁皇子妃的人生,连个基本剧情简介都没有,若是还在丞相府,9526还能努力一下拐到任务上去,可现在在这深山庵堂里,还跟着这个神秘的青衣女道学武功。

    9526也觉得任务无望,还安慰宿主道,“没关系的,新手任务只有奖励没有惩罚的。”

    “那也不一定。”叶无心若有所思,以9526所说新手任务对任务者的引导作用,怕是哪怕不刻意去做,也会有触发剧情的一天。

    之后却也没再提起新手任务的事,为时尚早,还不如先学武功。

    叶无心比9526更早知道她所学的武学心法是什么,以及青衣女尼究竟是什么人。

    叶无心所在的是个号大庆的国家,而她的亲生父亲就是大庆丞相,但在这个还算和平昌盛的古代世界,朝廷和江湖之间井水不犯河水。

    缥缈门便是江湖中最为特殊的存在,满门皆是女子,有出世入世之说,所修为追求天道,江湖和民间还有不少信徒。

    “这缥缈门是邪教吧。”9526幽幽道,追求天道,还拐带人家孩子。

    叶无心顿了顿,似是有些感慨道,“是邪教也是天底下最大的邪教。”

    天下第一圣地缥缈门。

    青衣女道让叶无心学的忘情诀便是缥缈门祖师所创的圣典,可不是9526所以为的随随便便就能练成的二三流武学,即便是缥缈门历代门主,真正练到忘情诀最高层的也只有祖师一人。

    而也只有祖师做到了破碎虚空。

    忘情诀这门绝顶武学,十分怪异,着重的是境界、感觉、情态、气势,修心通神可以调动天地的力量,上天入地,任何一石一物、片杉片瓦,皆可为之所用。

    即便之后缥缈门无人能修炼至最高层,依旧屹立武林巅峰。

    青衣女道的真正姓名是范素问,缥缈门现任门主。

    以缥缈门在江湖上的地位,纵是位高权重的大庆丞相也不被她放在眼里。

    也就是说,“她没有别的目的,只是想收我做徒弟而已。”叶无心对9526道。

    “想收徒弟,为什么要让人家骨肉分离?”9526懵逼了,这哪里是收徒弟,这分明是在结仇啊。

    “可能是因为忘情诀上说的吧。”叶无心不急不慢地给9526解释,就在忘情诀图录背后的三页注释中,有一句话称之为‘斩俗缘’。

    看到这句,叶无心也就明白她这位师父的意图了。

    俗世尘缘,最基础的便是人的六亲,父母兄弟姐妹,范素问设计所谓命格之言,让她一出生便送离相府,这样也就没了亲情牵绊。

    9526愤愤道,“果然是居心叵测。”

    亏它还看这么多年范素问对宿主这么好,还觉得有几分真心呢。

    “真心也不是没有。”叶无心看的出来,她这位师父在培养她修炼忘情诀上还是很用心的。

    不过,谁说忘情诀就一定要忘情绝爱了,

    “难道不是么?”9526傻傻道,它一听这名字还觉得范素问不安好心呢,它好好的宿主是要成为人生赢家的,忘情绝爱了哪还能享受人生呢。

    “唉。”叶无心无奈叹道,也不知多少人被误导了,范素问也是其中一人。

    “忘情诀所说的忘情,指的是忘却自身,融入天地之间,再由天地万物生意,那么一旦对敌,对手所面对的就不是己身,而是偌大浩渺的天地了。”

    既畏惧又无法可施了。

    “这么厉害?”9526深深震惊道了,这真的是武学,不是什么仙法,也太逆天了吧。

    “不过这是最高一层,前面的也不过是万物皆为手中之器罢了。”

    9526小心翼翼问道,“宿主,你修炼到第几层了啊。”

    叶无心认真回道,“第七层,还打不过师父,她好像是第八层。”

    “忘情诀一共几层啊。”

    叶无心回道,“九层。”

    9526:“……”这还完成什么任务啊,不知不觉中它家宿主都这么厉害了啊。

    虽说忘情诀并非是要求忘情绝爱,清心寡欲,但多少受了些忘情诀影响,叶无心心境越发淡然,喜怒哀乐也越来越少,和青衣女道范素问的气质也越来越想像。

    摔,这里都快淡出鸟来了,除了和9526聊聊天,修炼忘情诀,几乎没有别的事可以干。

    范素问并不长留清风庵,只每隔两三月来一回,但叶无心告诉9526,山下都是缥缈门的人,9526:“……”不都是些普通的商贩,淳朴的村民,老头老太还有小孩子么。

    叶无心也感觉缥缈门恐怕不单纯只是个江湖门派,所以即便范素问不在,她也没有想过利用武功离开。

    叶无心也才刚刚突破第七层,与其到时候再被她找回来,还不如先把武功提上去。

    9526问道,“那忘情诀的事要告诉她吗?”

    叶无心淡淡道,“哪怕我告诉她,她也不会信吧。”

    别看范素问待她极好,但却是个骨子里极为执拗之人,从她设计让叶无心与父母分离之事便可看出来了,虽已出家,但并非心存慈悲之人,为达目的也不会介意手段。

    “宿主,那你什么时候能修炼到第八层啊?”9526期待地问道。

    到时候还哪管什么新手任务,天天都能逍遥。

    “以目前的修炼进度,预测还要七年。”

    不提9526因为那句七年而受到的打击,它和叶无心还不知道京城的事呢,以及叶无心又被改了的名字。

    隆宣帝是个脾气和善的帝王,很少为难臣子,之前为了爱子的婚事,迫叶爱卿答应下来,心中不是没有一丝丝愧疚的。本想着日后再好好补偿一番,叶相的嫡子听说也快入仕了吧。

    谁知叶相今日进宫提起他还有一个女儿,而且理由也正当。

    “没有姐姐还未嫁,妹妹就先出阁的。”

    只要都是叶相的女儿,当个皇子妃也绰绰有余了。不过隆宣帝对那位甚少听闻的相府三小姐却有些好奇。

    叶相也不敢瞒着隆宣帝,只是将当日青衣女道的命格之言简化了一番,道于相府不吉,叶成晖同时还诚惶诚恐道,小女命格不详,怕是配不上皇室。

    他也不担心三女儿和七皇子的婚事不成后,又落到叶明柔身上,有三女儿在前面挡着,叶明柔总不好提婚事的。

    隆宣帝闻言,虽皱了皱眉,但也没有彻底回绝了此事,而是让钦天差,向叶相取了叶三小姐的生辰八字,再与七皇子的八字一对,看是否合适。

    只过了不久,钦天监便回禀圣上道,“可堪良配。”

    隆宣帝面上浮现淡淡笑意,“看来朕与叶爱卿注定要再做一回亲家了。”

    “有幸蒙受皇恩,臣惶恐。”叶相还是有些担心三女儿的不详命格,只怕惹了祸事。

    隆宣帝摆了摆手,笑道,“不过是山野道人的胡言,叶相不必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更像是天家之贵,万邪辟易,再硬的命格无人能配,也就皇家能配得了。

    没过两日,赐婚的圣旨就下来了。

    叶四小姐叶明柔的心总算安定下来了,又恢复了往日活泼娇俏的模样。听丫鬟说圣旨中赐婚的对象不是她印象中的哪位贵小姐,而是她的嫡亲姐姐叶明心。

    叶明柔在母亲潘氏身边痴缠撒娇,问个不停,“我怎么从未见过三姐啊。”

    “三姐长什么样子啊?”

    潘氏想起过往,不禁叹了口气,却对小女儿笑道,“你三姐生下来体弱福薄,有道长说要送到庵堂去祈福才能健康长大成人。”

    命格不详的判言,叶相早与潘氏说过除了亲近之人不要再透露出去,若传了出去总是不好听,如今又是同皇家结亲,陛下虽不在意,但保不准有心人拿来做文章,攻讦相府。

    这些年来对外宣称的理由也是这个,甚至很少有人知道叶府三小姐是出生还不到两天就送出了府。

    而潘氏也只见她一面而已,叹道“我也不知道你三姐是什么样子了,但想来也同你两位姐姐一样,不会差到哪去,过几日她就被你爹接回来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你三姐长什么样子了。”

    “三姐比柔儿还漂亮么?”叶明柔含着娇气嗔笑道。

    “我的柔儿最美了,是天仙下凡。”潘氏哄着她的心肝宝贝肉,哪里还记得有所亏欠的三女儿。

    被母亲这么一哄,叶明柔也忘了那一点点不快,而且想到是三姐代她嫁给了她不喜欢的七皇子,就觉得自己还是要对她好一些,大不了母亲还有太子妃姐姐送的珠宝首饰分她几样,

    三姐在那样的地方长大,肯定没见过这样的好东西。

    不止是叶明柔好奇,满京城听说了赐婚圣旨的事后,都对那位身娇体弱自幼长于庵堂,从未显露人前的叶三小姐充满了八卦心,这圣旨一下,这京城贵女圈就要多一位成员了。

    虽不知是不是真的体弱祈福,但多年未见回来过,恐怕也未必有叶四小姐受宠。

    其实从一开始议论的赐婚对象叶四小姐,换成了叶三小姐就足见两人地位之差别,明明是一母同胞,这番感慨可不是什么同情,夹杂的无不是恶意的幸灾乐祸看笑话。

    这场婚事的另一位当事人也没逃过议论。

    “若那位叶三小姐貌若无盐,你可如何是好哟。”坐在酒楼上的一帮好友打趣道,

    “哼,那她爱回哪去回哪去。”七皇子萧祈冷哼道,一脸的冷漠却丝毫无损他的清俊之姿。论相貌在一众皇子中也是出色的,可单是相貌长的好看又如何,封了王也就是个不成器的王爷,哪家的贵女不是用心培养寻找拉拢联盟的势力。

    “好歹是叶相的千金,堂堂正妃。”好友也只是开玩笑,可不想让七皇子得罪了叶相,未来的国丈。

    “叶成晖那个老狐狸,哼。”萧祈一点也不客气地道,

    别人不知道里面的内情,萧祈却知道,还不是那个叶老头子不舍得叶明柔,便拿了另一个女儿来当挡箭牌。

    即便知道父皇是有意让他和叶家交好,和太子交好,但萧祈却并不很想领情。

    叶成晖和叶明柔看不上他,他也没多喜欢叶明柔,只是无法忍受被人戏弄的心情,

    然而赐婚圣旨已下,他也只能乖乖成婚,所以对叶家,叶明柔,还有那位未曾逢面的正妃,都顺理成章的迁怒上了。

    忽然眼角余光瞥过窗外酒楼下,一桃红色衣衫戴着帷帽的少女从叶家的马车上由侍女扶着下来,进了对面的银楼。

    他的那位未来妻子还没接回来,叶家的小姐不就叶明柔一位。

    萧祈唇角微微勾了勾。

    好友见到他露出这种笑容,就知道他又要干坏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