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天生赢家(快穿) > 代嫁皇子妃
    它这一哭居然终于接到了新手任务,9526莫名觉得可能穿越大神也都可怜它这个小系统了吧。

    和宿主绑定了五年之久,都还没有接到新手任务的,这完全就是个bug,然而在有了一个失忆穿越者做宿主后,9526也没那么奇怪了。

    它现在只兴冲冲地点开了新手任务,小心脏更是和烟花炸开了似的。

    帮助宿主成为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9526充满梦幻地想道,然而在打开新手任务后,瞬间化成了茫然,“改变代嫁皇子妃的人生。”

    然后就没了。

    9526仰望天空,不是都说新手任务超级简单的,完全是为了帮助任务者适应的吗?

    而且它家宿主如今就是一个凄凄惨惨被丢到庵堂里的丞相府小可怜,摸都摸不着这个任务啊。

    叶无心眨了眨眼,不明白9526为何又消沉了下去,她名义上的师父说是要教她新的东西,第二天就看到了一箱子道家典籍。

    青衣女道微微一笑道,“我教你识字。”

    9526:“……”明明古代识字都是拿三字经,千字文的,哪有拿道德经教小孩启蒙的。

    叶无心倒是乖乖地点了点头,跟着学了起来,而且凡是青衣女道教过一遍的,她都能记下。

    9526突然发现,原来它家宿主过目不忘啊。这个技能系统商城里有,但也是天价积分才能买到。

    青衣女道看叶无心的目光越来越柔和,心中的信念也更坚定了。

    上天佑她,才能让她找到叶无心。

    ……

    十三年匆匆而过,

    叶成晖为大庆朝丞相多年,荣宠不衰,嫡长女叶明蕙嫁入皇家,贵为太子妃后,叶家声望更上一层楼,嫡次女叶明瑶嫁给了同受隆宣帝宠幸的昌远侯世子,府中唯一尚未出阁的也就是幼女叶明柔了,而她的婚事,也不知被京城多少勋贵人家盯着。

    丞相嫡幼女,又是太子妃的妹妹,更不提闺中名声又是才貌双全,登门求亲的人几乎都要踩破了门槛。

    叶相和他夫人潘氏却舍不得将幼女早嫁,叶明柔不似她的两位姐姐温柔持礼,又是家中最为年幼,素来讨人喜欢,对她的婚事也就千挑百选,既想挑良材美玉的佳婿,又希望是个洁身自好的君子。

    然而不料,隆宣帝下朝后问询打乱了叶相的所有安排。

    说的很隐晦,但说来说去也就一个意思,叶爱卿啊,朕的老七也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你家教女有道,朕很欣赏,想与你再做个亲家啊。

    叶相下朝后和夫人把话一透,潘氏险些没晕过去,但立马被叶相抓住手暗捏了一把,潘氏也很快醒过神来,可不能晕,能与皇家结亲是多大的荣耀,她若一晕,岂不是告诉皇帝她嫌弃这门婚事。

    可她是真的嫌弃啊。

    七皇子是什么样的人,皇子中最为放荡不羁,浪荡的纨绔子,若非生在皇家,早就人人见了避之就走。

    可偏偏隆宣帝宠溺这个儿子,说来也有赖于七皇子那像极了他亡故的母妃——慕容妃,那一双风流多情的桃花眼,可差点让隆宣帝只爱美人不爱江山了。

    爱屋及乌,七皇子萧祈虽非嫡非长非幼,但在众皇子中的宠爱也是独一份的,连太子妃回娘家还偶尔提起太子对这个七弟的羡慕。

    是羡慕而非忌惮,一是因为七皇子母家不显,有人丁凋零,撑破了天也就隆宣帝看在慕容妃的份上赏的一个宁安伯,二则七皇子不学无术,对文武皆是不喜,反倒肆意妄为,喜好玩乐。

    隆宣帝也不是没有想过让爱子成家立业,稳定下来,为此前几年七皇子开府时还赐下了两个侧妃。

    可七皇子更喜欢去那风花雪月之地,甚少待在皇子府,那两位年华正少的侧妃可是备受冷落,隆宣帝问起时七皇子也只道嫌弃呆板,长得丑。

    那两位侧妃已是隆宣帝精心挑选,出身好,也是花容月貌,就这样还被七皇子嫌弃,都不愿意碰,可见混不吝到了什么地步。

    叶丞相想起爱女那桃花一样娇艳无双的容貌,也明白了隆宣帝的意思,心中后悔不已,不该由着妻子为寻好个女婿,将女儿的天仙容貌传了出去。

    他还真猜中了几分隆宣帝的想法,他正是听闻叶相嫡幼女隐有京城第一美人之称,正巧老七非要找个好看的,岂不合适。

    况且隆宣帝还有更深的用意,他实在疼爱这个儿子,连强求他上进都不舍得,但待他百年之后,新帝却未必能善待这个弟弟。隆宣帝思来想去便只有为老七选个好王妃,若这王妃是叶相之女,那就是与太子,未来的新帝有了更深的交情,看在这层关系上也会善待几分。

    隆宣帝爱子,叶相夫妇更爱女,潘氏面带愁容,心里半点也不肯将千骄万宠的宝贝女儿嫁给七皇子。

    她可是在京城贵妇圈里听说了,七皇子府的两位侧妃可没少回家哭诉,以致于七皇子的名声早就恶了,明柔纵是成了皇子妃,在那王府里恐怕也是守活寡,潘氏想想就跟剜她的肉似的。

    “老爷,您可不能害了柔儿啊。”

    叶相听着妻子的哭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皇命难违啊。

    还没等叶相想到办法,隆宣帝身边的人就先透露出了些风声,这也是断了叶家与其他京城勋贵人家定亲的念头,隆宣帝欲为七皇子聘叶家女为正妃,这叶家女不就是叶明柔。

    谁又敢同皇家抢媳妇,不少人心里叹道,真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七皇子好歹是陛下亲儿,没人敢这样说他,但绝非闺中少女歆慕的夫婿人选。

    听闻外头的风声,潘氏这急着呢,就听丫鬟急匆匆跑进来跪下道,四小姐闹起来了。

    叶明柔把屋子里的东西都砸了个遍,丫鬟嬷嬷们还没见她发过这么大脾气的。平日里千娇百宠,顺风顺水,除了公主郡主没有比她更贵的了,而因着长姐又是太子妃,哪怕是公主郡主见她也是笑语晏晏,好似亲姐妹般。

    谁敢给她气受,让她心里不快活。

    见母亲来了,没再砸东西,却伏在绣床上哭了起来,“我不要嫁给他,谁爱嫁谁嫁。”

    七皇子的名声早在京城传开了,若是嫁了他,叶明柔都能想到日后出了门被人笑话的场景了。

    潘氏见了心都快碎了,自明柔生下来后,她哪曾让她受过这样的罪,一把抱在怀里不停地安慰。

    叶明柔带着哭声道,“娘,你让别人嫁好不好啊。”

    潘氏心里此时只有小女儿,为了让她开心,只道,“好好好。”

    待安慰小女儿睡下后,潘氏出了院子,想起刚才那句话,声音似是有些复杂,“你说,让人代柔儿嫁给七皇子可好?”

    身侧的贴身嬷嬷听了,心中一惊,低声道,“夫人,这可不是小事,欺君之罪。”

    潘氏抿了抿唇,“如果都是叶家女,我肚子里出来的,那也算不得欺君吧。”

    贴身嬷嬷迷茫了片刻,终于想起夫人说的是谁,那位出生不久便送到了远方山上庵观的三小姐。

    那也是丞相和夫人嫡亲的女儿啊。

    潘氏思来想去,发现这个法子最好,她那个和她没有缘分的三女儿,同明柔是一母同生,论身份,配七皇子也是够了。

    姐代妹嫁说出去的确不好听,但也不是潘氏苛待这个女儿,真说起婚事来,三女儿自幼不在她身边长大,也没有亲身教养过,尚不知容貌,才德如何,成为皇子妃已经是顶好的婚事了。

    潘氏这样安慰自己道,却不知如此想,也同样分出了偏爱。

    同样是自己的骨肉,叶明柔若嫁给七皇子,她觉得是七皇子配不上女儿,但换成了三女儿,她却觉得是门好婚事了。

    没人察觉出这点来,便是发现了也不会说,否则岂非是叫夫人难堪。

    潘氏同老爷说起这个法子时,到底心虚带了些小心翼翼,叶相却没有在意,轻捋了一下微白的短髯,道,“我记得是叫叶无心吧。”

    “是,比明柔大了两岁。”潘氏也有些慨叹,若非那道命格之言,这个孩子恐怕已在她身边长大到十八岁了,该是出阁的年纪了。

    “在族谱上改了名字吧,总不好嫁人时还不从叶家的序,就叫叶明心。”叶相倒是没有否定夫人的主意,而是让她去改了族谱上的名字。

    叶无心这个名字有些不妥,又是嫁入皇室。

    叶相拍了拍夫人的手,语气沉稳道,“明日我就进宫一趟。”能否改,还得问过陛下的意见。

    第二日,潘氏在家中久等,终于等到老爷回来,叶相饮过一杯茶后,叹道,“遣人将明心接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