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 437章 作死的举动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随着周涛的话音落下,不等周炳权再说什么,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病房里的安静。

    嗯?

    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让周涛一怔,他下意识地摸出手机,赫然看到是东北王满自彪儿子满江的电话。

    “涛哥,你在丹江吗?”周涛接通电话,听筒里传出了满江的声音。

    “满少,我在丹江,怎么了?”周涛如是回应着,然后开口问道。

    “妈的,我前两天去了趟南澳,运气背到家了,输了三个亿,回来后我老爹劈头盖脸训个没完没了。我这个年恐怕过不好了,去找你快活两天。”满江开门见山地说道。

    身为东北王满自彪的儿子,他是东北地下世界的太子爷,年纪虽然还不到二十五岁,但无论走到东北的任何一座城市,该城市的地下世界掌舵者都会热烈欢迎,用最高的规格接待。

    丹江距离冰城不算远,满江经常到丹江玩,这一来二去的和周涛的关系处得很好,外加两人年纪相差不大,以兄弟相称。

    为此,当被父亲教训之后,满江第一个想的时找周涛避避风头,等满自彪的气消了,再回冰城。

    “满少,这没问题,不过我明天要去处理一件事。”周涛先是答应了下来,然后又说明自己的情况。

    “大过年的,你处理什么事?”满江有些疑惑。

    “是这样的”

    周涛不做隐瞒,言简意赅地将自己叔叔周炳权的遭遇和自己的复仇计划告诉了满江。

    “我去,在丹江,还有人敢动你叔,找你晦气?”

    满江听后,先是很震惊,然后道:“你等着我,我先到丹江找你,然后跟你一起去!我倒要看看,什么人这么牛逼,跑到丹江来撒野!”

    “好!”

    周涛很干脆地答应了下来。

    他虽然心狠手辣,但并不鲁莽,否则也不会特地让手下找四个生面孔去杀人了。

    但即便是这样,也有风险。

    而如今,满江要参与进来,简直等于是瞌睡送枕头,一旦出了事,不用他开口,满自彪为了力保满江,也会动用关系压下这件事情。

    五个小时后,半夜三点钟,满江连夜乘车来到了丹江,在丹江一家五星级酒店里见到了周涛。

    “涛哥,你打算什么时候行动?”满江进门后,打着哈欠问道。

    “满少,我的人都已经准备好了,如果不是因为等你,已经行动了。”周涛回道。

    “啊你的意思是要趁着夜里动手?”满江有些惊讶。

    “杀人埋尸这种事情,自然是要在天黑了做比较好。”周涛一脸理所应当。

    “也是。”

    满江点点头,然后又打了几个哈欠,道:“我这坐了一晚上的车,累的不行,要不我就不去了。”

    “满少,根据我叔那狗腿子说,我叔想睡的那女人的女儿美若天仙,身材比模特还要棒。除此之外,她女儿的朋友也美得冒泡,很像一个女明星,具体是谁,他也说不上来。”

    周涛闻言,并未生气,深知满江好、好赌的他,一脸微笑地引诱道:“原本,我的意思是直接将他们全部灭了,但听了我叔狗腿子的话后,我改变主意了,决定把那两个女的绑走,享受一番,再杀掉。”

    “真的很美?”果不其然,满江听后眼前一亮,脸上的困意减退了不少。

    “你想想,她妈都快五十的老大妈了,人老珠黄,我叔都要睡,何况她?”周涛反问。

    “既然如此,那我就跟你一起去,我倒要看看,这深山老林里是不是真的有仙女!”满江改变了主意,他决定与周涛等人一同前去。

    周涛目的达成,不再废话,直接带着满江下楼,然后与满江乘坐一辆奔驰65,连夜前往陈家寨。

    除此之外,周涛为了防止意外,还带了八名手下,各个全副武装,每个人身上都配有枪支和无线对讲机。

    而那四个生面孔的枪手则和陈狗剩乘坐一辆套牌的丰田霸道,走在最前面。

    两个小时后,四辆车先后在距离陈家寨村口不足五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其中丰田霸道停在最前面,几乎接近了村口。

    汽车停稳,熄火、关灯,陈狗剩下车,带着周涛找来的四名枪手,摸黑朝着陈家寨走去。

    而周涛和满江,还有他的八名手下,则是坐在车里,抽着烟,等待着四名枪手干掉秦风和陈芳,然后将陈静、张欣然两人绑到这里。

    “哥几个,那个家伙好像是军人,身手不错,你们要小心一些。”

    黑夜中,陈狗剩走在前面带路,远远地看着一片漆黑的陈家寨,想到秦风昨晚动手暴打他和周炳权的画面,突然有些不安,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冲四名枪手提醒道。

    周炳权被打成那样,陈狗剩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原本,他以为周涛会处理他,没想到,周涛给了他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让他带着四名枪手干掉秦风和陈芳。

    陈狗剩为了避免处罚,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何况,他几乎被秦风毁容,心中也是对秦风恨之入骨,恨不得亲手剁了秦风?

    “嘿,当兵的咋了?我们兄弟四人当初混边境线的时候,又不是没遇到过缉毒警、边防战士?”

    “不瞒你说,老弟,我们连老毛子的哨兵都宰过!”

    听到陈狗剩的话,两名枪手先后开口,语气颇为不屑。

    他们身上都有人命,而且不止一条,胆子一个比一个大,是真正的亡命之徒,而且每个人都持有枪。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如同他们所说,哪怕是遇到警察、军人,他们也敢干!

    耳畔响起两名枪手的话,陈狗剩先是放下心来,然后察觉到四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竟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不再废话,默默地在前面带着路,趁黑进入陈家寨。

    与此同时,陈静家中。

    秦风如同往常一样醒了,但他没有下床去晨练,而是继续躺在热炕上外面的气温在零下三十度,实在太冷了,不适合锻炼。

    嗯?

    清醒后的秦风,很快听到另外一间屋子也传出了动静。

    那是陈芳住的屋子。

    屋子里,陈芳也醒了。

    准确地说,她因为担心秦风打伤周炳权和陈狗剩的事不算完,昨晚辗转反侧,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热炕上,陈芳钻出热烘烘的被窝,穿上棉袄子、棉裤,下了炕,却没有开灯。

    她摸着黑,悄然无息地走到房门口,轻声拉开房门,来到堂屋,然后点燃三支香,给早已去世的父亲上了三支香,然后跪倒在父亲的遗像前。

    “爸,今天是年三十了,我睡不着,索性起来,早一点给你上香,找你唠唠嗑。”

    陈芳跪倒在父亲的遗像前,轻声说道:“爸,那个没良心的男人一走二十多年,了无音讯,日子才刚好,结果猛儿走了。他为了保家卫国,在战斗中牺牲,光荣地成为了一名烈士。我很心痛,很不舍,同样也很骄傲。”

    话音落下,陈芳红了眼睛,眼眶中热泪涌动,但她坚强的没有让泪水留下,而是继续轻声说道:“静儿也很有出息,她考上了名牌大学,还没毕业就进入了一家特别特别大的企业,每个月能挣很多很多钱,我也为她感到高兴和骄傲。”

    “昨儿,猛儿的战友来了和小静的同学来了,他们都要陪我们娘俩过年,我很开心,但是也出事了。周炳权那个人渣想玷污我,被猛儿的战友给教训了。”

    “爸,我不希望这个家再出事了,我也不希望猛儿的战友因为我的事发生什么意外。我希望你在天上保佑,保佑周炳权那个人渣在这几天不要报复。等过了年,我就跟静儿去南方,再也不回这里了。”

    话音落下,陈芳对着父亲的遗像磕了三个头。

    她原本想耗上后半生,想验证一个结果:那个负心汉这辈子是否还会回到陈家寨!

    然而

    昨天的突发事件,让她改变了主意,同时一直提醒吊胆。

    陈猛的房间里,秦风凭借远超常人的听力,听到了陈芳轻声的自言自语,心中有些发堵。

    嗯?

    随后,就当他准备起身,找陈芳好好聊聊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从屋后传来。

    这个发现,让秦风心中一动,然后眯起了眼睛!

    第一更!今晚三更,下一更十二点左右!

    。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