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 436章 恶人当道
    晚上八点三十分。

    丹江市医院。

    周炳权被推进了手术室,进行紧急抢救。

    “呼~”

    至此,陈狗剩才长长松了口气。

    六点钟的时候,周炳权被秦风踢碎卵蛋,疼痛难忍,近乎昏厥,陈狗剩不敢怠慢,第一时间开车将周炳权送到了丹江市医院。

    周炳权的侄子周涛提前找人给医院打好了招呼,医院做好了手术准备,周炳权一到医院便被送进了手术室。

    “周老大,我去处理一下伤口。”

    暗自松了口气后,陈狗剩冲一旁的周涛请示道,眼中充斥着敬畏和恐惧。

    周涛是典型的东北大汉,有着一米八以上的身高,壮得像头小牛犊子,脸上有一道两寸长的刀疤,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狰狞,尤其是他那双眼睛,是一对三角眼,目光阴森而骇人。

    他仅仅是站在那里,便给人一种凶神恶煞的感觉。

    不光是陈狗剩,周涛身后那些马仔小弟,望向周涛的目光也充斥着敬畏。

    “我让人陪你去。”

    周涛一脸阴森地盯着陈狗剩看了几秒钟,直到看到陈狗剩有些发毛后,才缓缓开口,语气阴沉,声音嘶哑。

    咯噔!

    耳畔响起周涛阴沉的话语,望着周涛那副要吃人的模样,陈狗剩吓得心头一颤,两腿都有些发软。

    身为周炳权的狗腿子,他了解周涛,知道周涛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他曾听说,周涛有一次杀人,连眼睛都没有眨,那感觉跟宰了一只鸡没有什么区别!

    而此刻,他听出了周涛的意思:在周炳权的手术结果出来之前,陈狗剩不能离开医院半步!如果周炳权没事,那一切都好说,反之,陈狗剩要吃不了兜着走!

    “谢谢周老大!”

    尽管陈狗剩已经判断出了周涛的打算,但他不敢有任何意见,甚至都不敢表现出来,而是弯着身子道谢。

    “你们两个带他去处理伤势。”周涛扭头,指着站在最外围的两名马仔,下达命令。

    “是,老大!”

    两名马仔第一时间领命,然后一脸不善地陪着陈狗剩去处理伤口。

    一个小时后,陈狗剩简单处理了伤口,半张脸包着纱布,重新回到了手术室前。

    所谓简单,是因为他的伤势虽然不致命,但也很严重,颧骨碎裂,颞颌关节严重受损,将影响今后咀嚼、吞咽、语言及表情,按照医生的意思是要在清洗完伤口后,要给他做一个小手术,然后住院治疗。

    陈狗剩一千个一万个愿意这么做,但他不敢,他必须要等到周炳权的手术结果出来后,再考虑做手术的事情。

    十点半的时候,手术室的大门被推开,主刀医生在几名助手的陪同下,满头是汗地走了出来。

    “医生,我叔没事吧?”

    周涛见状,第一时间上前询问,而陈狗剩和周涛的手下则是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主刀医生。

    “经过我们紧急抢救,伤者已脱离了生命危险。”

    主刀医生闻言,看着凶神恶煞的周涛,额头上的冷汗更多了,他有些心惊胆战地开口,言辞有些含糊,典型的报喜不报忧。

    因为,他怕,怕说出实情之后,周涛会怪罪于他。

    “什么叫已脱离了生命危险?我问你,我叔现在什么情况?!”

    果不其然,周涛对于这个回答很不满意,他上前两步,吹鼻子瞪眼地冲着主刀医生吼道,吐沫星子喷了主刀医生一脸。

    “伤者的两个睾~丸都破碎了,今后将失去生育能力和性~功~能,对此,我们深表遗憾。”主刀医生满头是汗地开口回应,心脏仿佛要蹦出嗓子眼一般,心跳快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

    虽然他知道,以周炳权的伤势,即便全球在这个领域最顶尖的专家也无能为力,但他也明白,眼前这群人都是不讲理的主,哪会听他解释这些?

    为此,他索性不说这些,而是道歉。

    “你的意思是没能处理好我叔的伤势?!”

    虽然主刀医生已经被卑微地道歉了,但是周涛听后,依然怒不可遏,他一把抓住主刀医生的脖子,像是拎小鸡一样将主刀医生拎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得主刀医生脸色瞬间苍白如纸,眼中充斥着恐惧,他试图开口解释什么,但因为喉咙被周涛抓着,根本无法开口,也不敢挣扎,只是恐惧、哀求地看着周涛,希望周涛能放过他。

    “伤者的伤势实在太严重了,送到医院之前,两个睾丸全部碎裂、坏死,黄主任已经尽力了……”

    看到周涛的举动,主刀医生旁边,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忍不住开口,他是黄主任的助手,算得上黄主任的学生。

    砰!

    下一刻,闷响传出。

    周涛非但没有松开黄主任,而且猛地踢出一脚,正中年轻医生的腹部,恐怖的力道令得年轻医生倒飞而出,而后狠狠地撞在了手术室的大门上,轰然倒地,双手捂着腹部,满地打滚。

    看到这一幕,其他的医生吓得浑身直打哆嗦,非但不敢开口,而且不受控制地倒退,试图离周涛远一点,那感觉周涛宛如来自地狱的魔鬼,可怕至极。

    而黄主任的脸上再也找不到半点血色,整个人差点虚脱了。

    “要你们这群废物有何用?!”

    就当黄主任整个心提到嗓子眼的时候,周涛怒喝一声,像是丢垃圾一般直接将黄主任甩了出去。

    做完这一切,他完全无视医院规矩,直接步入手术室,去看周炳权的情况。

    因为麻醉药性还没有过去,周炳权依然还处于昏迷之中,周涛也无法和周炳权进行任何交流。

    半个小时后,周炳权被送到了病房,而黄主任则将情况如实汇报领导,结果领导做了半天思想工作,让他忍气吞声,不要得罪周涛,否则后患无穷。

    “小涛,医生怎么说?”

    特级病房里,周炳权清醒了,看到周涛坐在床边,第一时间询问自己的状况。

    “叔,医生只能保住你的命,没法保住下面的东西。”周涛有些阴沉地说道。

    “什……什么?”

    耳畔响起周涛的话,周炳权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你……你的意思是,我从今往后都不能做那种事情了?”

    “嗯。”周涛点头。

    “那我特么的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周炳权近乎抓狂,而后像是疯了一般,满脸恨意地说道:“小涛,帮我报仇,我要弄死那个杂碎!不对,不光是他,还有陈芳一家子,我要他们统统都去死!!”

    “叔,你放心,他们死定了!”

    周涛杀气腾腾地说道:“我已经让人找了四个生面孔,他们手上都有人命,而且不止一条,明天一大早,我就带他们过去弄死那群杂碎!!”

    ……

    ……

    ps:第二更!微信公众号有一篇外篇,名字为“一封未曾寄出的情书”,是李雪雁写给秦风的,想看的朋友,微信公众号搜索我本疯狂,关注后查看历史信息即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