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 434章 热血冲顶 (补4/37)
    农村的夜晚,既漆黑,又安静。

    陈家寨并不大,兰德酷路泽5700的到来,灯光直射村子里的道路,马达轰鸣的声音在安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刺耳,引起了不少村民的注意。

    陈芳、周炳权和陈狗剩也不例外。

    其中,陈芳看着灯光朝着自己家这边接近,意识到是秦风三人到了。

    “陈芳,是你女儿陈静回来了吧?”

    周炳权听陈狗剩说起陈静今天要回来的事情,此刻看到汽车朝着这边驶来,先是皱眉问了一句,然后不等陈芳回答,便借着酒劲,嚣张跋扈地说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从了我,第二,我把你们母女两人都办了,随你怎么告我!”

    没有回答,陈芳只是紧紧地握着铁锹,看着门外。

    “狗剩,别愣着,给我把她先拽进屋子,等她女儿到了,一起拽进去,咱俩一人一个!”周炳权喷着酒气,再次开口,简直目无王法,彻底将自己当成了陈家寨的土皇帝,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好的,叔!”

    陈狗剩闻言,眼前不由一亮,他知道陈静,也对陈静惦记已久,奈何陈静当年的所作所为和陈猛的存在,让他一直不敢对陈静伸出魔爪。

    至于陈静的功夫,他则完全没有放在眼里。

    他练过几年散打,身手不俗,否则也不会被周炳权看中,当成狗腿子。

    “你们敢?!”

    听到周炳权的话,眼看陈狗剩走来,陈芳收回目光,大喊一声,挥动手中铁锹,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陈狗剩一跳,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

    下一刻。

    不等陈狗剩再贴近,前方的灯光越来越刺眼,汽车行驶的声音越来越清晰,那辆顶配兰德酷路泽5700距离陈静家越来越近。

    这一切,让陈狗剩不禁回头看去,有些犹豫是否继续动手。

    而周炳权也是皱眉看向身后。

    嗯?

    与此同时,汽车里,秦风开车的同时,凭借远超普通人的视力,清晰地看到了陈静家的院门是开着的,甚至看到一名妇人手持铁锹与两个男人对峙!

    唰!

    这个发现,让秦风脸色一变!

    虽然他从未见过陈芳,也不认识周炳权和陈狗剩,但他瞬间判断出手持铁锹的人是陈芳。

    除此之外,他也知道,陈芳和人发生冲突了!

    “嗡~”

    明白这一切的同时,秦风一下将油门轰到底,顶配的兰德酷路泽5700宛如一头咆哮的钢铁怪兽,呼啸着冲向了陈静的家中。

    一百米,五十米……

    “兹~”

    很快的,在陈芳、周炳权和陈狗剩的注视中,伴随着汽车轮胎和地面摩擦发出的刺耳声音,那辆顶配的兰德酷路泽5700停在了陈静家门口。

    秦风二话不说,直接拉开车门,跳了下去,但没有直接进院子,而是等着陈静下车。

    汽车里,陈静也看清了院内的形势,脸色一变,也连忙打开车门,下车,快步冲向院中。

    张欣然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也跟着陈静下车。

    “妈!”

    陈静一边跑,一边大喊。

    “静!”

    听到这声熟悉的‘妈’,看到陈静快步跑来,马尾辫在黑夜中左右甩动,陈芳红着眼,哽咽地应了一声,握着铁锹的手颤抖不止。

    与此同时,周炳权和陈狗剩不约而同地发现,他们被秦风的目光锁定,均是有些疑惑,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秦风带着张欣然步入院中。

    “阿姨,您好,我是秦风。”秦风挪开目光,看向陈芳,先自我介绍。

    “风啊,我家猛给我看过你的照片,你和照片上一样俊俏。”

    听到秦风的话,陈芳心中的委屈压了下去,挤出笑脸回应,然后看着张欣然道:“你是欣然吧?静也给我看过你的照片,你比照片里更漂亮。”

    “妈,发生啥事了?”

    随着陈芳的话音落下,陈静开口问道。

    她了解自己的母亲,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女人,骨子里比一般男人还要刚烈,有委屈,有忧愁和痛苦,从不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哪怕是当年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也是如此!

    而就在刚才,她清晰地看到母亲两眼发红,听到母亲声音发颤,而且母亲此刻手中还握着铁锹……

    这一切的一切,让她用脚趾头也能想到,母亲与村长周炳权发生争执了!

    “是啊,阿姨,他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秦风也开口了,他基本已经判断出周炳权和陈狗剩两人对陈芳不怀好意,但想把事情问清楚再做处理。

    “没……没事啊,静,风,欣然,我们进去吧,饭菜都做好了。”

    接连听到陈静和秦风的问话,陈芳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将实情说出口。

    因为,她知道周炳权不好惹,同时也担心会给秦风带去麻烦。

    “阿姨,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剩下的交给我来处理。”秦风看出陈芳的担忧,再次开口道:“至于其他的事情,您不用担心。”

    “你特么的谁啊?也不怕风大扇了舌头?!”

    这一次,不等陈芳开口,一旁的陈狗剩听不下去了,作为陈家寨的村霸,他在陈家寨除了对周炳权唯命是从之外,还从来没有怕过谁。

    “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头,但我提醒你,这里是陈家寨,不是你一个外来人能撒野的地方!识趣的话,不要多管闲事,赶紧滚!”

    周炳权也开口了,一脸的嚣张跋扈,完全没有将秦风放在眼里。

    “阿姨,我和猛子是兄弟。您是猛子的妈,也是我秦风的妈,您有事,当儿子的肯定不能袖手旁观。您告诉我,他们是什么人?来家里要干什么?”秦风没有理会周炳权和陈狗剩的叫嚣,而是依旧看着陈芳。

    唰!

    愕然听到秦风的话,周炳权和陈狗剩两人脸色同时一变。

    他们虽然不认识秦风,但知道陈猛是个不怕死的主,秦风既是陈猛的兄弟,而且说出了这样的话,必然不是善茬,而且很有可能是陈猛的战友!

    “他……他是村长周炳权,带着他的打手陈狗剩闯入家中,目无王法,试图强行玷污我……”

    耳畔响起秦风的话,感受着秦风的真诚,陈芳心头一颤,情不自禁地开口,那张被岁月摧残的脸上充斥着愤怒,还有一丝后怕!

    她知道,如果不是秦风三人及时赶到,就算她以死相拼,为绝对不是陈狗剩的对手,必然会周炳权得手。

    “呃……”

    愕然听到陈芳的话,陈静和张欣然两人都是惊得征在了原地。

    “嗡~”

    秦风的脑袋一阵嗡鸣,像是要炸裂一般!

    没错……

    是炸裂!

    陈猛是他兄弟!

    陈猛也是保家卫国的华夏军人,更是让境外地下势力闻风丧胆的龙牙特战队员!

    陈猛为了保家卫国,壮烈牺牲,成为烈士,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如今,陈猛的母亲,却差点被人玷污?!

    这一切,让秦风直接热血冲顶!!

    嘎嘣!!

    下一刻,他情不自禁地握紧双拳,扭头看向周炳权和陈狗剩两人,眼中充斥着怒意和杀意,身上涌现着疯狂的杀意!

    “你……你要干什么??”

    迎上秦风的目光,感受到秦风身上涌现的疯狂杀意,周炳权只觉得像是死神来到了人间,感到了莫名的恐惧。

    “小杂种,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动我叔一根指头……”

    陈狗剩则是第一时间冲到周炳权身前,尽职尽责地发挥着狗腿子的作用,他看出秦风很愤怒,一副要动手的架势,试图警告、吓唬秦风。

    “啪——”

    下一刻。

    陈狗剩的话音戛然而止,被一声脆响所取代。

    他被秦风一巴掌抽中,像是被击中的棒球一般,腾飞而出。

    “噗——”

    夜幕下,他的面颊瞬间血肉模糊,鲜血四溅。

    “咚!”

    很快,陈狗剩的身体狠狠地撞在了墙壁上,坠落在地,宛如一只煮熟的虾米一般蜷缩在一起,浑身抽搐不止。

    “咕咚!”

    看到这一幕,周炳权吓得直接酒醒了,他咽了一口吐沫,艰难地收回目光,看向秦风,“你……”

    “砰!”

    一声闷响,直接打断了周炳权的话。

    秦风不再给周炳权开口的机会!

    他的右腿迅猛踢出,速度快若闪电,正中周炳权的两腿间。

    “嗷!!!”

    周炳权瞬间被踢翻在地,发出一声凌厉的惨叫,双手下意识地捂着两腿间,却无法阻止鲜血从两腿间流出。

    他被秦风一脚踢碎了卵蛋,从此沦为太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