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 432章 太岁头上动土
    丹江市是东龙省省辖地级市,是该省第三大城市,也是华夏东北地区重要的风景旅游城市和重要的区域中心城市、重要开放门户。

    丹江市因东龙省松花江上最大支流之一的牡丹江横跨市区因而得名,主要风景名胜古迹及人文景点有火山口国家森林公园、牡丹峰国家森林公园和牡国家自然保护区、雪乡滑雪场、牡丹峰滑雪场、八女投江纪念群雕、横道河子东北虎林园及冬季在牡丹江江面上建设的雪堡等。

    丹江是陈静的家乡——陈家寨属于丹江市管辖。

    去年夏天,苏妙依正是到丹江旅游,遇到了陈静,亲眼目睹陈静制服两名歹徒,从而与陈静结识。

    因为丹江是东龙之重要的区域中心城市外加风景旅游城市,拥有机场。

    二月十四日这天,也是农历的大年二十九,秦风与陈静、张欣然两人乘坐中午十一点十五的航班飞往丹江。

    该航班在东岛市经停后,于当天下午三点四十分准时降落在丹江海浪机场。

    “好冷,幸亏我穿了羽绒服和雪绒靴,要不冻死个人。”

    张欣然下了飞机之后,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冻得浑身直打哆嗦。

    “往年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冷的,差不多零下二十度的样子,今年连着下雪,气温低,将近零下三十度了。”

    陈静跟在张欣然身后说道:“不过,北方的冷和南方的冷不同,北方是干冷,只要穿得多,就不会冷了,南方是湿冷,冷起来比北方还要难受。”

    “好像是这个样子的。”

    张欣然闻言,发现自己适应了飞机通道的温度后,没有之前那么冷了,然后她看了一眼只穿着单薄夹克的秦风,忍不住道:“秦风,你不冷吗?”

    “不冷。”

    秦风摇摇头,他曾经在龙牙的时候,在极寒之地进行过雪地作战训练,也在东北最北边击退过境外雇佣兵,早已适应了寒冷的气候。

    何况,他如今已是暗劲巅峰高手,浑身血气旺盛,自身就能御寒。

    “嗡~”

    随着秦风的话音落下,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拿出一看是一个燕京的号码,当下摁下接听键。

    “您好,秦先生,王总让我前来接机,我在机场大厅出口等您。”电话接通,听筒中传出一个声音,语气极为恭敬。

    “王阿猛?”秦风闻言,微微一怔。

    “是的,秦先生。王总知道您今天到丹江,而我老家正好也在丹江,就安排我来接机。”电话那头的主人回道。

    “知道了,麻烦你了。”

    秦风客气地感谢着,心中却是暗暗感叹王阿猛考虑周到。

    陈家寨并不在丹江市区,而是在局里丹江将近二百公里的大山里,没有车的话很不方便。

    王阿猛昨天给秦风打了电话,本想与他年前聚一聚,被他拒绝,而后得知他的行程后,便特地安排了司机和车辆接机。

    几分钟后,秦风与陈静、张欣然走出机场大厅,赫然看到一名穿着羽绒服的中年男子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秦先生三个大字。

    看到这一幕,秦风带着陈静与张欣然走上前道:“你好,我是秦风。”

    “您好,秦先生,我是王总公司的员工,我叫李志。”

    中年男子认出了秦风,但没敢直接确认,听到秦风的话,连忙弯着腰,伸出手,双手与秦风握手,一脸恭敬的姿态。

    “明天就过年了,你不用送我们了,把车留下,我们自己开着去。”秦风握着李志的手说道。

    “没事,秦先生,我送你们过去吧。”

    或许没有想到秦风会这么说,李志闻言,先是一怔,然后笑着摇摇头。

    “按我说的办吧,阿猛那边我给他打电话,他不会怪你的。”

    秦风见状,深知李志是担心被王阿猛怪罪,便笑着说道:“何况,我过年期间要用车,你去了以后怎么回来?”

    “那就听秦先生您的,谢谢您。”

    再次听到秦风的话,秦智连忙鞠躬道谢。

    如同秦风所想的一样,李志内心深处是想在过年期间陪伴家人过年的,但他也知道秦风的身份,知道秦风与王阿猛的关系,清楚这个工作任务的重要性,所以中午便跑到机场等待了。

    而如今,既然秦风执意要自己开车前往陈家寨,而且要给王阿猛打电话,那他也就不再客套了。

    因为深知山路不好走,李志给秦风准备的是一辆兰德酷路泽5700顶配,是最适合走山路的越野车之一。

    除此之外,他还按照王阿猛的吩咐,为秦风买了一堆年货,足足塞了一后备箱。

    几分钟后,李志带着秦风三人来到地下停车场,将钥匙交给秦风。

    秦风与李志告别后,便与陈静和张欣然上车,亲自开车,按照导航显示前往陈家寨。

    “没想到王阿猛人胖心细,考虑得这么周到。”秦风驱车驶出机场停车场后,张欣然忍不住感叹道。

    “阿猛能够将生意做到现在这般地步,除了他父亲和身边的朋友支持之外,与他的个人能力也是分不开的。单从商人的角度而言,他是一个精明的商人。”

    秦风点头附和,然后对陈静说道:“小静,你给阿姨打个电话,你告诉他,我们差不多六点钟到你家。”

    “好的,风哥。”

    陈静连忙点头,摸出手机,拨通母亲的手机号。

    “妈,我们到丹江了,这会开车往家里走呢,六点左右能到。”电话很快接通,陈静率先开口道。

    “静啊,前两天下了雪,路上可能有冰,你让开车的师傅慢点,千万不要着急,安全第一。”陈静的母亲陈芳说道。

    “妈,风哥开车呢,他的车技很好,你放心吧。”

    陈静说道,在她看来,秦风可是碾压日本车王松井川的存在,即便道路真的结冰,也绝对不会有事。

    “那你也让小风慢点。”

    陈芳依旧在叮嘱,心中很是感动。

    她早已从女儿嘴中得知了儿子陈猛牺牲的事情。

    当时,她悲伤过、痛哭过,也为之骄傲过,如今,早已接受了这个事实。

    她对于秦风没有任何的责备和怨言,相反,她得知秦风要来陪她和女儿过年后,心中充斥着感动。

    结束通话后,陈芳放下电话,然后走出了卧室。

    说是卧室,实则是一间十几平米的房间,房间墙壁刷的白色涂料已变成了灰黑色,有些地方甚至露出了土砖。

    整个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和一张书桌、椅子,看上去十分的寒酸。

    不光是这间房间,其他两间房间和堂屋也是如此,家具、家电很少。

    陈猛在世的时候,工资不算低,但陈母除了日常开销和供陈静读书之外,其他钱都存了起来,准备给陈猛娶媳妇用。

    陈猛死后,她拿到了陈猛的抚恤金,但也没有舍得花,准备留着供女儿上大学,其他的留下给女儿当嫁妆钱。

    而陈静前往百雄集团任职之后,不但占有股份,而且还有很高的薪水,她将钱打进了陈芳的卡里,陈芳依然没舍得花,只是得知秦风要来家里过年之后,托人帮着买了新彩电、饭桌和新的被褥,铺盖,除此之外就是买了一些年货。

    这一切,只因为她穷怕了,也习惯贫穷了。

    当那个负心汉一去不复返之后,她独自一人一把屎一把尿地将陈猛、陈静兄妹二人培养长大,其中的辛酸,只有她自己知道。

    有一年过年,因为大雪封山,她没法到山上摘草药、挖野菜去卖,外加当年的庄稼收成不行,一家人连温饱都难以解决。

    那一年大年三十,她蒸了一锅馒头,算是年夜饭。

    然而——

    即便是那样的年夜饭,也让陈猛、陈静兄妹二人吃得很开心。

    因为,那个冬天,只有那一天,他们吃饱了。

    “陈芳,周村长的老婆回城里了,他让你去他家帮忙包饺子!”

    稍后,就当陈芳拎着菜篮子,准备洗菜的时候,一名中年男子走进院子,掀开门帘,开口冲陈芳说道,看似是请求帮忙,实则更像是命令。

    话音落下,中年男子的目光落在了陈芳的脸上。

    岁月在陈芳的脸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眼角和额头的皱纹十分明显,皮肤也有些粗糙,但依稀可以看出当年的样子。

    陈芳年轻的时候是陈家寨有名的美人胚子,皮肤雪白,身材丰韵,一头青丝宛如瀑布一般洒落在肩头,提亲的人差点把门槛都踏破了,但她最终嫁给了一个外来人,也就是陈猛、陈静兄妹两人的父亲,让陈家寨的男人很是郁闷。

    后来,随着那个负心汉离去,村里对陈芳有邪~念和骚~扰的不在少数,若不是陈芳骨子里刚烈,外加陈猛从小习武、能打,以及后来陈静做出那件轰动陈家寨的事情,骚~扰会继续持续。

    中年男子口中的周村长,周炳权便是其中之一。

    周炳权年轻的时候便垂帘陈芳的美色,也曾在陈猛、陈静兄妹二人的父亲走后,骚~扰过陈芳,后来虽然因为种种原因停止了骚~扰,但一直对于陈芳念念不忘,以至于当陈猛死去的消息传出后,又开始骚~扰了。

    “不去,我女儿晚上要回来。”

    陈芳皱了皱眉头,自从邻居将儿子陈猛的死讯传出之后,周炳权便不间断地骚~扰自己,尤其是周炳德的老婆不在陈家寨期间,更是肆无忌惮。

    “周村长说,你要不帮他包饺子的话,他就来你家吃饺子。”

    中年男子邪恶地盯着陈芳高耸的胸~部,淫~笑着说道:“到时候,若是被你女儿撞见,可不是什么好事。”

    “你什么意思?”陈芳脸色一变,她听出了中年男子话中的弦外之音。

    “你懂得。”

    中年男子嘿嘿一笑,然后迈着八字步离开了,他是周炳权的狗腿子,一直帮着周炳权处理各种事务。

    他知道,周炳权已经打定主意,趁着老婆过年期间不在,要吃了陈芳,哪怕霸王硬上弓也在所不辞!

    他不知道的是,陈芳的儿子死了,但陈芳儿子的生死兄弟,今天要来陈家寨!

    ……

    ……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