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 416章 秦家大院 (补1/34)
    次日清晨,天尚未亮,秦风起床,发现父母都起来了,其中父亲换上了运动服和运动鞋,准备出门,而母亲则是准备做早餐。

    “小风,你跟你爸出去跑步吧,回来早餐就好了。”周玲见秦风下楼,笑着说道。

    “好。”

    秦风点点头,他知道父亲自从参军之后,每天都要跑步,以前是在基层与战士们一起出早操,后来到了机关,便由警卫员陪着跑,几十年如一日,早已成为一个不可更改的习惯。

    几分钟后,秦风与父亲秦卫国走路来到大院的操场,先是绕着操场走了两圈,待身子热了之后,才开始慢跑。

    虽然是慢跑,但秦卫国依然跑了几圈之后便气喘吁吁。

    “燕京的空气真差。”看到父亲喘气的样子,秦风说道。

    “比起东海是差点,但经过这几年的治理已经好很多了。”

    秦卫国笑了笑道:“我这喘气啊,跟空气质量不高关系不大,主要还是因为上年纪了,肺活量差了。”

    “爸,以后少抽点烟吧。”秦风建议道。

    “好!”

    秦卫国闻言,先是一怔,然后笑着点点头。

    虽然他的烟瘾不小,但儿子第一次给他提出建议,他无法拒绝,何况他知道儿子也是为了他好?

    “对了,小风,你老太爷不想自己的生日弄出负面影响,不但拒绝了所有前去祝寿的宾客,也拒绝了上面领导的慰问,而且让我们所有人下午再过去。”

    晨练结束后,秦卫国与秦风一同走向住处,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他想到了什么,提醒道:“你如果要出去的话,手机随时保持通畅,我和你妈提前给你打电话。你如果不出去的话,就在家里等我们。”

    “好。”

    秦风点点头,他本来想提前过去找老太爷聊聊天,但既然父亲都这么说了,他只好改变主意。

    他知道,自己如果想提前去的话,老太爷一定不会拒绝,相反还会很高兴。

    但他同样也知道,如果自己提前去的话,等于给了秦建国等人难堪。

    下午三点的时候,李雪雁乘车,拎着礼品来到了大院门口,秦风出去迎接,向站岗的士兵说明情况,才顺利将李雪雁带进大院。

    四点钟的时候,秦卫国和周玲夫妇准时回到家中,与李雪雁进行了简单的交谈。

    交谈的时候,周玲将一个翡翠镯子当作见面礼送给了李雪雁。

    那是她结婚的时候,秦风的奶奶送给她的,算是秦家的传家宝之一!

    李雪雁如获至宝,小心翼翼收起的同时,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因为,她知道,这个镯子,日后将成为她身份的象征。

    随后,秦风一家人加上李雪雁乘坐秦卫国那辆挂有军牌的红旗轿车,前往秦家大院。

    其中,秦卫国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秦风、李雪雁和周玲三人坐在后排。

    秦家大院位于二环以内,距离紫禁城不远,由三座四合院连在一起,打通后形成的,分为外院,内院和秦家老太爷的住处。

    外院一般是用来招待客人的,内院是秦家家族聚会的地方,而秦家老太爷的住处一般不让人进去。

    准确地说,放眼如今的华夏,能进入秦家老太爷住处的人,屈指可数。

    整个秦家,除了秦建国之外,只有秦风进过。

    就当秦风一家人乘车前往秦家大院的同时,秦建国率先抵达秦家大院,然后在秦家老太爷生活秘书的陪同下,一同来到秦家老太爷住处的书房。

    半个小时后,三辆汽车陆续抵达,停在了四合院门口的胡同里。

    三辆车是清一色的红旗,论价格和车子性能都很一般,但挂的车牌和置放在挡风玻璃处的通行证,一个比一个吓人。

    三辆车分别是秦风大伯、二叔和小姑的专车,其中秦风大伯身在军~方,挂的是军~牌,而二叔和小姑都在地方,挂的是官~牌。

    秦风大伯、二叔和小姑三家人抵达后,长辈们都前往内院,而小一辈则是留在了外院。

    这也是秦家的规矩之一。

    家族聚会之前,长辈们要聊一些事,小辈们不能打扰和旁听。

    “我听说风哥也回燕京了,今天要来,怎么还没来啊?”

    外院之中,一名穿着白色羽绒服搭配黑色打底裤和雪地靴的女孩,忍不住开口问道。

    她叫叶倩,是秦风小姑的女儿,只有二十岁,目前在清华大学读书。

    按照华夏古代的族谱规定,严格意义上来说,不光是叶倩,就连她的母亲秦卫芳都已不算秦家人了。

    这也是民间说,嫁出去的姑娘如同泼出去的水的原因。

    女人一旦出嫁,便是丈夫家的人了,要上丈夫家族的族谱,死后要埋在丈夫家的坟地。

    “人家架子大呗。”

    随着叶倩开口,秦智身边,一名身穿西装的青年开口了,语气中带着嘲弄,“毕竟,他可是我们这一代之中唯一被老太爷疼爱的,也是唯一一个有资格进老太爷住处的。”

    “二哥,风哥不是那种人啊。何况,按照你所说,风哥与老太爷关系好,应该提前到这里陪老太爷才对。”叶倩说道。

    她口中的二哥秦兵,是秦风二叔秦卫军的儿子,今年二十八岁,毕业于华夏国~防~大~学,如今在部~队机~关工作,正营级别,但军衔是少校,不如秦风被部队开除之前。

    当时,身为龙牙的秦风,军衔是中校。

    “小倩,你风哥以前是什么样的人,你很清楚。虽然你八年没见他了,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狗改不了吃屎。”

    秦智冷笑道:“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在离开部队之后,捅出那么多篓子了。”

    “说实话,智哥,我一直很好奇,他是怎么成为龙牙的?”秦兵一脸的不解。

    “他从小学习了老太爷教给他的呼吸法,身体素质远超常人。”秦智做出解释。

    “原来如此!”

    秦兵恍然大悟,然后有些酸溜溜地说道:“老太爷对他简直太好了,不但传授那套神秘的呼吸法,而且处处护着他,否则的话,他怎么可能成为中校?”

    “二哥,看来你对风哥还是有成见啊。”叶倩闻言,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很清楚,秦兵小时候和叶虎是同学,当初上学的时候,发生了矛盾冲突,干了一架,恰好被秦风看到了,但秦风并没有帮着秦兵一起收拾叶虎。

    相反,秦风得知错在秦兵后,任由叶虎动手把秦兵揍得鼻青脸肿。

    那次的事情过后,秦兵便对秦风有意见,与秦智走得很近。

    “不是有意见,是实事求是啊,你想啊,现在都是科技兴国、科技兴军,他一个高中文凭的提到中校,这正常吗?”秦兵酸溜溜道。

    “二哥,你不要忘了,风哥可是龙牙,是华夏三军兵王中的兵王,是最危险的特战队员。”

    叶倩虽然年纪不大,但出身于这样的豪门之家,懂的东西自然很多,“依我看啊,风哥的中校那可是真刀实枪、流汗流血拼出来的!”

    “你个小丫头懂什么,不跟你说了。”

    秦兵被说的有些没面子,然后开始恭维秦智,“说起这个,我倒是佩服智哥,有学历,有能力,有成绩,如今已经是一方大员了。”

    “我还需要进步。”

    秦智笑笑,看似谦虚,但脸上的倨傲难以掩饰。

    叶倩闻言,不再多说,而是将目光投向院门口,等待着秦风出现。

    与此同时,内院之中,秦风的大伯秦卫政、二叔秦伟军、小姑秦卫芳及他们的爱人也在聊天,而且聊的也是秦风。

    “你们说,爸今天会不会当众训斥小风?”秦卫芳率先提及这个话题。

    “这还用说什么?你看他都干了些什么,不敲打敲打能行?”秦卫军一脸的不悦。

    “以前他小,未成年,胡作非为也就罢了,如今他已经成年了,而且又是从部~队出去的,仗着在部~队学的本事乱来,外加有爷爷溺爱、撑腰,简直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这样下去迟早要出大事。”

    秦卫政也表态了,他对于秦风的所作所为了如指掌,同样很不满,“依我看啊,爸不但要教训他,而且还要跟爷爷沟通,以后不能再惯着他了,否则真的等他闯了大祸,无论对他个人,还是对我们整个秦家都不是好事!”

    “我算看出来了,不光是爸要说,你们也要说啊。不过啊,你们当着三哥和嫂子的面,说话可要注意分寸啊,否则他们脸上不好看。”

    秦卫芳提醒道,她对于秦风的印象也不太好,但却很佩服、欣赏秦卫国、周玲夫妇,而且与夫妇两人的关系不错。

    听到秦卫芳的话,秦卫政、秦伟军两人都没有表态。

    秦卫芳见状,只好转移话题,开始聊其他的。

    他们在聊天的过程中,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秦建国还没有从秦家老太爷那里出来,而秦风一家人也没有到。

    五点钟的时候,秦风一家人和李雪雁乘坐那辆挂有军牌的红旗,来到了秦家大院所在的巷子。

    “我说你这个人古板、死脑筋,你一直不服气,现在服气了没?”

    当看到秦家大院门口的三辆汽车时,周玲一脸郁闷地说道:“你看看人家,有和你一样掐着点来的吗?小风原本可以先来的,结果你担心小风先来让他们脸上不好看,现在好了,他们都提前到了,就我们一家来晚了——你觉得他们担心我们脸上不好看么?”

    “这些话当着孩子的面就不要说了。”秦卫国皱了皱眉头,脸色很难看。

    周玲闻言,也知道不应该当着秦风和李雪雁的面说这些,便不再多说。

    秦风则是将目光投向了秦家大门,不禁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八年前的春节,他在前往部队前,最后一次来到这里,在年夜饭上被秦建国等人挨个训斥,最后秦家老太爷拍板,将自己送去了部队。

    八年后的今天,自己被开除了部队,再次来到这里,还要被教训,又将如何?!

    ……

    ……

    ps:三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