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 411章 时隔八年再相见
    人生在世,有些事情是无法逃避的,大到生老病死,小到分手离婚。

    秦风曾想过,万一李雪雁真的来到东海发动一场属于女人的战争,自己该如何处理,但时至今日,他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从某种程度来说,这对他而言,是一个无解的题。

    十二点四十分,秦风被站岗的武警例行检查后,驱车驶入苏园,将车停到了停车场,然后径直走向主建筑。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想再多都是无用,兵来将挡,土来水淹。”

    秦风想了好几套解决方案,但最终全部放弃了,准备见机行事。

    嗯?

    片刻后,秦风尚未进入大厅,便听到餐厅里传出了欢快的笑声,其中张欣然的笑声最大。

    什么情况?

    不应该是火星撞地球么?

    为什么感觉她们在谈笑风生??

    突如其来的笑声,让秦风有些发懵,他带着疑惑步入大厅,然后凭借出色的听力,清晰地听到李雪雁在讲他小时候的糗事,逗得众人一个劲的笑,气氛显得很和谐,很愉悦。

    “看来情况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秦风暗自想着,然后加快脚步,很快便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唰唰唰唰唰唰……

    秦风刚一出现,笑声便停了下来,众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他。

    “唔……路上有些堵车。”

    秦风解释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然后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向了李雪雁。

    对秦风而言,他的脑海里存下的还是李雪雁八年前的样子。

    八年后的今天,李雪雁少了几分青涩、稚嫩,多了几分成熟、优雅。

    她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标准的鹅蛋脸上没有涂抹任何化妆用品,也没有佩戴假睫毛、描眉和涂口红。

    那是一张纯素颜的容颜,美丽而干净,让人看了很舒服。

    她的瞳孔乌黑发亮,仿佛两个磁场一样,带着莫名的吸引力,能够瞬间吸引你的目光,然后淡定地与你对视,那目光仿佛润物细无声一般要将你看透。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针织衫搭配牛仔裤和休闲鞋子,一点也不失品味。

    这一切,只因为她的气质实在太出众了。

    她只是简单地坐在那里,便散发着无形的气场,宛如一朵雪上之巅的雪莲,让人只敢远观,不敢登山去摘取。

    她强大的气场,以至于会让人忽略她的绝美容颜和魔鬼身材。

    就在秦风一边走一边打量李雪雁的同时,李雪雁同样在看秦风。

    虽然她已经在照片里看过秦风很多次了,但见到秦风本人,她还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与恍惚。

    如同秦风一样,她对秦风的印象也停留在八年前。

    那时候的秦风,被誉为燕京大院里的混世魔王,嚣张跋扈,无视一切,轻狂而张扬。

    而如今的秦风,带给李雪雁的感觉是沉稳而内敛,那双深邃的眸子里仿佛诉说着一个又一个故事,让人不经意间会被吸引。

    “小风,就等你开饭了,快来!”

    就当秦风与李雪雁两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宛如两块磁铁互相吸引的同时,李淑琴站了起来,为秦风拉开了餐椅。

    秦风闻言收回目光,然后快步走到餐桌前入座,笑着道:“雪雁,八年未见,你长大了。”

    “——”

    愕然听到秦风的话,无论是张欣然、苏妙依和陈静,还是苏文、李淑琴夫妇,甚至是李雪雁本人,都是一脸懵~逼,一个个不解地看着秦风,不知道秦风说的是什么鬼。

    “我刚没进门呢,就听你给大家说我当年的糗事呢。”

    秦风本想活跃气氛,让气氛恢复到自己未来之前那般轻松、愉快,结果发现冷了场,连忙又补救道:“我觉得你这样做很不厚道啊,你这样揭我的老底,有损我的光辉形象啊。”

    “欣然,你觉得他有光辉形象吗?”

    李雪雁回过神,看穿秦风的心思,然后笑吟吟地冲秦风问道。

    张欣然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然后又觉得不对劲,补充说道:“可能我以前被蒙骗了。比如说,今天我才发现,这家伙的嘴这么贫。”

    “他以前的嘴可贫的很呢。”

    李雪雁说道,然后看向苏妙依,“而且,他不光是嘴贫,还很坏。妙依妹妹小时候北上进京,这家伙揪妙依妹妹的辫子玩不说,而且还故意偷偷将划炮丢在妙依妹妹的背后,故意惊吓妙依妹妹,结果把妙依妹妹吓哭了。”

    “是有这回事,那时候风哥确实很坏。”

    苏妙依苦笑着点点头,那是她第一次跟随父母去秦家拜年,便被秦风给欺负了。

    “——”

    秦风一阵无言,他觉得自己还是老老实实不要说话的好。

    “来,我们边吃边聊。”

    苏文见状,忍不住一笑,然后端起酒杯救场,“雪雁难得来一趟家里,你们也回来了,今天我们多喝几杯,好好热闹一下。”

    “苏叔说的对,今天多喝几杯。”秦风连忙点头,然后端起酒杯。

    “砰——”

    旋即,随着一声轻响,众人起身碰杯。

    一杯酒下肚,苏文不知是为了不让秦风尴尬,还是为了保护张欣然,不让张欣然一败涂地,身为主人的他,将话语权从李雪雁那里夺回,重新主持饭局。

    这一顿饭,吃了足足两个小时,喝了三瓶酒,气氛很好。

    午餐结束后,张欣然、陈静和苏妙依三人率先离开,返回学校,而秦风则是与李雪雁离开。

    “李家丫头了不得啊。”

    送走秦风和李雪雁后,苏文忍不住感叹道。

    “是啊。”

    李淑琴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她聪明地掌控饭局开始前的话语权,通过讲小风小时候的糗事来化解与欣然几人见面相处的尴尬,既在无声地告诉欣然几人,她和小风青梅竹马,而且有婚约在身,宣示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又不至于让欣然她们难堪。

    她这样做,里子面子都有了,而且目的也达到了,同时也让小风来了不尴尬,这般手腕,远非欣然可比。”

    “岂止是没法比,欣然现在估计还没醒悟过来呢。”苏文苦涩一笑。

    “没准傻人有傻福呢。”

    李淑琴笑了笑,然后有些心疼地叹了口气,道:“虽然我心疼欣然,但不得不承认,李家丫头和小风才是良配,两人无论各方面条件都很般配。”

    “算了,他们年轻人的事让他们年轻人处理去吧,我们就别操心了。”苏文摇摇头,然后端起茶杯,老神自在地喝茶。

    “你就不怕你家闺女也沦陷么?”李淑琴突然语出惊人。

    “噗——”

    苏文被惊得喷出一口茶水,不敢置信地看着李淑琴,“不会吧?”

    “我看啊,危险。”李淑琴面色复杂地说了一句,然后开始收拾碗筷。

    而苏文则是擦了擦嘴,将茶杯放下,陷入了沉思。

    与此同时。

    秦风和李雪雁没有急于离去,而是在苏园里漫步。

    “秦智调到东海了,你一大早不见人,应该是去见他了吧?”

    两人漫步在午后的阳光下,最终由李雪雁率先打破沉默,虽然是反问,但语气却给人一种自信的感觉。

    不得不说,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

    她在暗中宣示了自己的身份、地位和主权之后,在秦风面前绝口不提几女的事情,而且猜到了秦风今天是去见秦智。

    “你怎么知道?”秦风一怔。

    “我昨晚都和你约好今天要见面了,你却因为一个饭局没有去找我,整个东海也就只有秦智有这个面子了。”李雪雁说出自己的分析。

    “唉……我应该去找你的。”

    秦风叹了口气,既自责,又后悔,自责没有及时去找李雪雁,后悔去与秦智见面。

    “看来你们见面很不愉快。”李雪雁说道。

    “嗯。”

    秦风点点头,然后说道:“你知道的,我跟他从小就尿不到一个壶里。而那个家伙心眼小,从小就嫉妒老太爷嫉妒我,也嫉妒我身边有那么多人围着、捧着。现在呢,他凭借家族的全力支持,做出了成绩,爬到了一定位置。而我呢,被赶出部队,又惹出了一堆事,树立了一堆敌人。他从一见面开始,便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牛逼哄哄的样子训斥我,想愉快也愉快不起来啊。”

    “呵……他必然是被你怼回去了,而且有气也只能憋着。”李雪雁笑着打趣。

    “话说回来,不光是他,你如今也算是一飞冲天了,上了美国时代周刊,成为了华夏商界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甚至在全球商界都很有名气。”

    秦风同样笑着打趣道:“现在,我跟你在一起,压力山大啊。”

    “是么?我可一点也没看出来呢。”

    李雪雁给了秦风一个卫生眼,冷哼道:“你堂堂华夏龙王怕谁啊?别说我,哪怕你爷爷站在你面前,你也不知道怕字怎么写,还压力山大呢,你唬谁啊。”

    “说起他,我这次回去肯定要跟他见面,还要跟秦家其他长辈见面。”秦风说到这里,忍不住叹了口气,微微眯起了眼睛,“届时,又是一场批斗大会啊。”

    “那是他们没眼光,太肤浅。”李雪雁直言不讳道。

    “为什么这么说?”秦风扭头,看着李雪雁那张因为酒后而微微泛红的脸。

    “因为,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更相信你老太爷的眼光。”

    李雪雁停下脚步,那张微微泛红的脸上露出了李家大小姐独有的睿智,“老人戎马一生,几度沉浮,经历了太多的事,见过了太多的人。论阅历,论眼力,论智慧,偌大的华夏,有谁能出其左右?秦家这一代那么多人,他为什么只疼你?”

    “你意思我老太爷看好我?”秦风苦笑。

    “想不想听他对你的一句评价?”李雪雁突然说道。

    “什么?”

    秦风满脸好奇。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李雪雁缓缓开口,回想起当日老人用这句诗来评价秦风时的情形。

    那一天。

    老人身子笔直如枪,目光锋利如刀,站在四合院里,望着院子上空飘扬的五星红旗,眼中尽是期待。

    ……

    ……

    ps:有哥们发了张李雪雁的图,疯狂推送到微信公众号了,有兴趣的哥们、姐们可以去看看。微信登陆公众号,搜索我本疯狂,点击关注,然后查看历史信息,或者搜压寨夫人就能看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