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 405章 主动来电
    “先燕京机关,后贫困山区挂职,再到百强县做出成绩,如今调到东海来,他的路很顺,路线规划很好,完全是按照秦家接班人来培养的。”

    眼看秦风不说话,苏文若有所思道:“按理说,如果他是一个心眼小的人,那么根本无法当秦家的接班人,也不值得秦家这班大力去栽培。但若要说他心眼不小的话,他来东海,甚至是在来东海之前应该跟你联系才对。”

    “过去八年,我和他从未谋面,不知道他变成什么样了。”

    秦风自嘲一笑,“而我惹了那么多人,现在被那么多人盯着,可谓是瘟神,大家避之不及,他不见我也正常。”

    “除了秦老爷子开了一次口,真正意义上帮你之外,秦家人对你不闻不问。在这种情况下,你惹了那么多事,却安然无恙,这才是本事。”

    苏文由衷地说道,虽然秦风的一切所作所谓未必符合他的理念,但从结果来看,连他都有些佩服秦风的手段。

    “嗡~”

    下一刻,不等秦风再说什么,苏文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苏文拿起一看,发现是一个外地的号码,但号码很特殊,便接通了。

    “您好,苏叔叔,我是小智。”

    电话接通,听筒中传出的一个声音,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秦风的堂哥秦智。

    “小智,你好。”

    苏文闻言,先是微微一怔,然后苦笑着看了秦风一眼。

    秦风笑了笑,然后起身去给苏文的茶杯添水。

    “苏叔,您好,我调到东海任职了,昨天刚上任,本想去拜访您,但因为宣布任命等一系列事情耽误了。”

    与此同时,秦智再次开口,先是为没有第一时间拜访苏文解释。

    “工作要紧,我这边不用拜访。”

    苏文知道秦智昨天在任命宣布完毕后,除了跟组织部门的人吃饭之外,肯定也去拜访东海的封疆大吏了,顾不上自己。

    虽然明白这一切,但苏文一点也不在意,甚至,如果不是看在老秦家的面子上,他都懒得搭理秦智。

    “苏叔,我来东海了肯定是要拜访您的,您看你什么时候方便?”秦智笑着问道。

    “我最近手头有些事,恐怕抽不出时间,等过段时间吧。”

    耳畔响起秦智的话,看到秦风将茶杯重新放到自己的面前,苏文委婉地拒绝了秦智的拜访请求。

    “苏叔,您不会是生气了吧?”秦智闻言,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忍不住问道。

    “没有,最近有个学术研究到攻坚阶段了。”苏文说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苏叔您先忙,等回头您有空了,我再去拜访您。”听到苏文这么说,秦智只能放弃,心中很是郁闷,同时也有些不爽。

    如同苏文所判断的一样,他昨天初来乍到,去拜访了东海的封疆大吏。

    那些封疆大吏不但同意了他的拜访,而且对他态度很好,寄予厚望,让他放开手脚,好好在东海开展工作。

    而到了苏文这里,他却吃了闭门羹!

    “苏叔,您为什么不见他?”

    秦风有些疑惑,陈静一直跟着苏文做学术研究,据他从陈静那里得知,苏文最近并没有什么学术研究。

    “等他什么时候见你了,我再见他。如果他真的那么小心眼,不见你,那我也没必要见他。”苏文说出了原因。

    “苏叔,您这又是何苦呢?”秦风哭笑不得。

    “我虽然没有太大的实权,但就是这么任性,呵呵……”

    苏文笑着打趣,他是一个浑身正气的人,十分讨厌官场上的一些邪气,为此,在过去一些年中,包括叶子菲在内,很多大家族的子弟要拜访他,都被他拒绝了,甚至他连一些封疆大吏的面子都不给,直接拒而不见。

    随后,苏文又与秦风闲聊了近一个小时才离开。

    苏文走后,秦风去冲了个澡,然后换了身衣服,等到上午的课程结束后,前往餐厅。

    因为中午要午休的缘故,秦风、张欣然、苏妙依和陈静四人中午是不开火的,只有晚上做饭。

    尽管昆山地下赛车场的事情已过去了十天,但秦风如今在东海大学实在太火了,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路上全是打招呼的,有人喊秦同学,有人喊秦大师,更多的人则喊民族英雄。

    对此,秦风每次都是微笑回应,一点也不摆架子。

    秦风来到餐厅的时候,张欣然、陈静和苏妙依三人已经到了,其中张欣然坐在座位上,而陈静和苏妙依则是去端饭菜。

    “你脸色看上去不太好,怎么了?”

    秦风见状,先是有些疑惑张欣然为什么不去端饭菜,然后敏锐地发现张欣然的表情有些憔悴,精神状态很不好,便上前问道。

    “昨天来大姨妈,嘴馋吃了一个冰淇淋,结果今天肚子疼得厉害。”张欣然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

    秦风一阵无语,然后又道:“下次长点记性,别拿自己的身体任性。”

    “知道啦!”

    听到秦风的话,张欣然一脸开心的笑容。

    她喜欢被秦风管着,那会让她觉得秦风在意她、关心她。

    “再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你有什么打算?”秦风想到苏文的叮嘱,开口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

    张欣然惊呼一声,然后脸上的笑容愈加灿烂了,心中像是吃了蜜一样甜。

    “你的生日又不是国家机密,我知道有什么奇怪的?”看到张欣然那雀跃的样子,秦风索性隐瞒事实。

    “你居然知道我生日,还要关心我生日怎么过,好开心!”张欣然满脸兴奋。

    “别顾着开心了,你还没告诉我,要怎么过生日呢?”秦风苦笑。

    “不怎么过啊,我们四个好好吃一顿,再买个蛋糕就可以了。”张欣然笑着说道。

    “我听说你以前都是要开生日party的。”秦风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说了出来,“怎么这次不办了?”

    “那是我爸张罗着给我办的。”

    张欣然如实说着,然后脸上的笑容一僵,轻轻叹了口气道:“如今,他不在了,也就不办了。”

    “今年是你二十岁生日,也算是个重要生日了,依我看,还是办吧。”

    秦风提议道:“回头我把王阿猛、叶虎都喊上,还有朱飞,你再叫一些同学和朋友。”

    “你要给我办的话,我就办。”

    再次听到秦风的话,张欣然脸上的悲伤很快消失,又恢复了开心的笑容。

    “好,我给你办。”秦风点头答应。

    “你有这个心就可以了,不用你来操办。”

    眼看秦风点头同意,张欣然笑成了一朵花,“我自己来操办,地点就定在紫园别墅吧,我这两天准备一下。”

    “好。”

    秦风轻轻应了一声,然后看到苏妙依和陈静端着饭菜走来,便起身迎接。

    随后,秦风四人如同往常一样,在餐厅学生的关注和议论中,倘若无事地用餐。

    “嗡~”

    半个小时后,当秦风与张欣然三女离开餐厅的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拿出一看,发现是个陌生电话。

    “我是秦智。”

    随着秦风摁下接听键,听筒里传出了一个声音,中气十足,声音透漏着主人的强势。

    “你好,堂哥。”

    听到秦智的话,秦风多少有些惊讶,但并未表现出来。

    “我被调到东海虹江区当书~记,等我这几天把手头工作理顺了,我们见一面。”

    秦智再次开口,开门见山地提出要与秦风见面,言语之中充斥着弄弄的优越感,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且不能拒绝的感觉。

    “好。”

    秦风沉吟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同时暗暗思索秦智见自己的目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