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 387章 阴毒
    耳畔传来以松井川为首的日本车手们的欢呼,无论是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华夏车手,还是今晚特地前来观看比赛的观众,纷纷像是吃饭的时候吞下一只苍蝇似的,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不光是他们,朱飞和陈风的脸色也难看。

    “嘿,没想到,你竟然还有勇气出现啊?我以为你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了!”

    下一刻,伊东青看到了秦风三人,当下主动走了过来,一脸讥讽地看着朱飞,“我师傅松井川少爷说要带人横扫华夏地下赛车界,你当初不信,现在信了么??”

    “比赛还没有结束!”

    望着伊东青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听着伊东青冷热嘲讽的话语,朱飞咬牙切齿地说道。

    “有区别吗?你认为你能赢我,还是你师傅能赢我师傅松井川少爷?”伊东青冷笑道。

    “事实会告诉你答案!”朱飞冷冷道。

    “嘿,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么我们赌刺激一点——除了之前的赌注之外,你若是输了,当场自杀谢罪,我若输了,任你处置,如何?”

    伊东青一脸阴狠地说道,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

    当朱飞在机场不给松井川面子时,伊东青就决定好好教训朱飞一番,而当刚才朱飞派人打断那名日本车手的腿,让松井川丢尽面子后,他心中的杀意更浓,要与朱飞赌命。

    “呃……”

    愕然听到伊东青森冷的话语,无论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华夏车手,还是周围的一些观众都愣住了。

    他们都没有想到,伊东青竟然要和朱飞赌命!

    因为,无论是何种赌博方式,赌命是最刺激,也是最凶险的,除非有深仇大恨,否则没有赌徒愿意这么干。

    不光是他们,陈风和朱飞本人也没有想到,一时征在了原地,唯有秦风面色平静,他已经不止一次察觉到伊东青隐藏的杀意了!

    “你不是很有种吗?你不是告诉我,在比赛中绝对不会当懦夫、软蛋么?怎么不敢答应?如果你害怕了,那你直接认输,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伊东青之所以主动过来刺激、挑衅朱飞,只为能够激怒朱飞,让朱飞同意赌命,然后赢得比赛,弄死朱飞,给松井川出气。

    为此,当他看到朱飞一时愣在原地,没有回应时,当下添了把火。

    “赌就赌……”

    果不其然,朱飞接连被伊东青刺激,脱口就要应战。

    然而——

    不等他将后面的话说出口,便被秦风打断了:“小飞,不要冲动。”

    “风哥,我……”

    朱飞想解释什么,他觉得伊东青实在太气人了,而且他也不怕死。

    “听我的。”

    秦风轻轻摇头,声音不大,但语气毋庸置疑。

    他早就在伊东青的眼中察觉了杀意,也看出伊东青刚才的所作所为完全是为了激怒朱飞。

    如此一来,他相信,伊东青肯定对接下来的比赛有着十足把握,否则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何况,通过前面四场比赛,秦风已经看出,日本车手这是知己知彼,摆明了要坑华夏地下赛车界?

    “嘿,果然被我猜中了,你就是一个懦夫,你们华夏人都是懦夫,就如同当年我们大日本军队进攻你们的东三省一样,你们连抵抗都不敢,就直接投降了!”

    眼看朱飞要应战被秦风阻止,伊东青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秦风,然后继续刺激朱飞,“另外,你竟然会因为属下的一句话,而改变自己的决定,还真是让人失望啊……”

    “你他~妈说什么?”

    “草拟吗,你有种再说一遍?”

    ……

    这一次,不等朱飞回话,周围那些华夏车手和观众们急眼了,他们嘶吼着,朝着伊东青冲来。

    因为,他们当中有人懂日语,当众翻译了伊东青的话。

    嗯?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得伊东青脸色微微一变,但他没有退缩,而是一脸冷笑地盯着朱飞:“难道你们华夏地下赛车界输不起吗?输了比赛,要仗着在你们的地盘欺负人?你们就不怕这件事传出去会被其他国家的同行笑话么??”

    “不要动!”

    不得不说,伊东青是一个非常狡诈的人,他一下便找准了朱飞的死穴,当他的话音落下后,朱飞便开口阻止那些华夏车手和观众们动手。

    耳畔响起朱飞的话,那些华夏车手和观众都停下了脚步,但依然指着伊东青骂骂咧咧,那感觉伊东青再敢大放厥词,他们便要动手。

    “你最好管好你的嘴巴,不要用屁股说话,否则我不敢保证你会活着离开这里!”朱飞能够感受到众人的愤怒,他开口对伊东青做出警告。

    “嘿!”

    伊东青不屑地冷笑了一声,但没敢继续叫嚣,只是盯着朱飞,“懦夫,告诉我,你敢不敢赌命?如果不敢赌的话,那我们赌一条腿!你若输了,我打断你一条腿,你若赢了,打断我一条腿!”

    这一次,朱飞没有脱口回答,他强忍着答应的冲动,看向秦风,再次看到秦风摇头。

    “伊东君,你都说他是懦夫了,他怎么可能答应啊?”

    “伊东君,他会被吓尿的,你还是不要吓唬他了!”

    ……

    那些日本车手都知道伊东青的用意,听到伊东青退而求次,要赌一条腿后,纷纷冷嘲热讽。

    “也对,他已经彻底被吓到了,这种赌注是肯定不敢接的。”

    伊东青讥讽地说着,心中却是明白,朱飞之所以不答应,完全是因为秦风在一旁制止,心中对秦风颇为不爽,但没有冲着秦风去,而是继续对朱飞道:“这样吧,懦夫,既然你不敢赌命、赌腿,那就换个简单点的玩法。

    你若输了,跪在我们的面前,自打耳光道歉,你若赢了,我做同样的事情——你不会连这个都不敢赌吧?”

    “好!!”

    面对伊东青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朱飞终于还是忍不住答应了下来,然后歉意地对秦风说道:“对不起,风哥,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如果我今天最终什么也不敢答应,懦夫这两个字会伴随我一生,让我一辈子无法抬头做人!”

    “好吧。”

    秦风轻轻叹了口气,他看得出朱飞说的是真心话,便不再阻挠,而是提醒道:“比赛一定要冷静,切忌不要冲动,安全第一!”

    “嗯。”

    朱飞郑重地点了点头。

    “阿飞,加油!”

    “阿飞,一定要赢!”

    “阿飞,一定要让小鬼子磕头认错!”

    ……

    与此同时,周围那些华夏车手纷纷给朱飞加油打气。

    “一群小丑!今晚,你们华夏地下赛车界,注定要被我们羞辱,就是一个笑话!”

    伊东青一脸不屑地说着,然后大步走向松井川,一脸讨好道:“抱歉,师傅,我本来想让他当众自杀谢罪,未能如愿,赌腿他也不敢,只能让他一会给您磕头,自打耳光认错了。”

    “只能赢,不准败!”松井川沉声说道。

    “请师傅放心,赢他就和将华夏女人干~出高~潮一样容易!”

    伊东青一脸自信地说着,然后冷笑着扫了朱飞一眼,便大步走向了他的柯尼希塞尔跑车。

    嘎嘣!

    耳畔响起伊东青嚣张的话语,望着伊东青那不屑的模样,朱飞气得双拳紧握,然后像是一头被激怒的狮子一般,走向了自己那辆早已被工作人员开到路边的阿斯顿马丁。

    与此同时,伊东青钻进柯尼希塞尔,透过汽车玻璃,冷冷地盯着秦风,眼中尽是怨恨。

    在他看来,如果不是秦风三番五次阻挠,他至少可以赢下朱飞一条腿!

    “小飞,记得我的话。”

    没有在意伊东青的阴冷目光,秦风再次对着朱飞提醒。

    “知道了,风哥!”

    朱飞点头,然后钻进阿斯顿马丁里。

    “一条狗哪来那么多话?”

    不光是伊东青对秦风不满,松井川亦然,他看到秦风再次开口提醒,当下冷哼道。

    唰!

    没有回答,秦风眯起眼睛,看向松井川。

    就一眼,很短暂。

    但却宣判了松井川死刑!

    ……

    ……

    ps:第一更到,第二更会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