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 340章 真正的对决开始
    朱文墨被暗杀!

    这个消息在第一时间便传遍了华夏地下世界,而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向境外。

    这件事情传播速度如此之快,除了因为各地江湖大佬都在现场之外,还因为长江三角洲和东海地下世界的格局将决定华夏地下世界的格局走向。

    就在朱文墨的死讯在地下世界迅速传播的同时,东海大学校园一片幽静,一辆布加迪威龙驶入东海大学,直奔家属院而来。

    汽车里,热衷于飙车的朱飞,没有像往常一样,将车开得飞快,相反,他开得很慢。

    因为,当汽车驶入东海大学后,他的脑海里便浮现出了两天前跟随父亲朱文墨来东海大学找秦风时的点点滴滴。

    两天前,他们父子二人因为秦风而破冰。

    他开始原谅父亲,而且不再掩饰内心的情感,甚至在今天还破天荒地买了蛋糕,准备给父亲过生日。

    然而——

    命运捉弄人,他不能给朱文墨过生日了。

    永远不能!

    片刻后,当家属院的保安将车拦下后,朱飞才从回忆中回过神。

    他打开车窗,听到保安的话,默默地将车倒了回去,然后停在了家属院门口的停车场里。

    做完这一切,他下车,走进家属院,敲响了1号校长楼苏文那栋房子的房门。

    客厅里,秦风独自坐在沙发上思索着朱文墨被杀一事,听到敲门声,起身打开了房门。

    “风哥,我爸死了。”

    房门打开,朱飞望着秦风那张还不算熟悉的脸庞,心中的悲伤如同火山喷发一般涌现,他红着眼,声音嘶哑地说道。

    话音落下,他的身体狠狠地颤抖了起来,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下。

    “我已经知道这件事了。”秦风轻轻拍了拍朱飞的肩膀,“进来说吧。”

    朱飞抹了把泪,进入房间,与秦风一同走到沙发旁边坐下。

    “风……风哥,你知道吗?因为我爸从小不管我和我妈,而且连我奶奶去世都没有回去送终,我对他意见很大,甚至怨恨他,认为他不是一个称职的爸爸。”

    或许是因为内心的情感压抑太久,或许是父亲的死对朱飞打击太大,朱飞入座后,情不自禁地说道:“我妈去世之后,我爸通过各种方式想弥补当年的过错,增进我们父子感情,试图获得我的原谅。我能感受到他的爱,也能感受到他的内疚,但就是过不了心里那关,一直不肯原谅他,也没有喊过他爸。”

    “两天前,他带我来见你,我开始从心里原谅他。”

    朱飞说到这里,泪流满面,浑身颤抖不止,“今……今天是他的生日,我买了蛋糕,本想给他过生日,跟他喝两杯,结果给他打电话打不接,然后问了他的助理,才知道他去南港了。”

    “他死之前,接到了我的电话,我第一次喊他爸,并且祝他生日快乐。他很开心,可是我这辈子再也没有喊他爸爸的机会了,也没有机会告诉他,我已经原谅他了!”

    说到最后,朱飞的掩面痛哭,泣不成声,“风……风哥,我好难受!”

    “小飞,是我太大意了,让你爸自己去了南港,而且没有安排最好的保镖保护他。”

    看到眼前的朱飞再也没有半点朝气和桀骜不驯,有的只是悲伤和痛苦,秦风心中颇为自责,他起身,径直走到朱飞身前,半蹲着,轻轻拍着朱飞的肩膀。

    “风哥,这不怪你。我听我爸说过,你保护欣然,为百雄集团做事,不求任何回报,只为一个承诺!”

    朱飞摇摇头,道:“我给你说这些,不是想让你对我爸的死负责,而是我心里难受,却又找不到一个说话的人,便想起了你。”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风哥,我希望你能为我爸报仇!”

    说到最后,朱飞一脸恳请地看着秦风。

    “放心吧,小飞,就算凶手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让他血债血还!”

    秦风再次拍了拍朱飞的肩膀,缓缓开口,声音不大,语气格外坚定。

    这……是他对朱飞的承诺!

    ……

    与此同时。

    红鼎俱乐部燕京总部顶楼,一间比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还要富丽堂皇的办公室里,刚刚沐浴过后的叶子菲,穿着睡袍,光着脚丫,踩在柔软的纯羊毛地毯上,用座机拨通了杨琨的座机。

    一直以来,她与杨琨商量重要事情,都是打座机。

    这是杨琨要求的,这个要求对全体红鼎俱乐部的成员有效,目的是为了防止窃听——他们所用的座机是专门拉的专线!

    “这会不忙吧?”

    电话很快接通,叶子菲率先开口问道。

    “今晚没事,刚准备下棋。”

    杨琨开口回应,他每天晚上都会下围棋,没有对手——自己跟自己下。

    这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继承于杨家老家主,也就是他的老太爷。

    “自己跟自己下棋,能分出胜负才算真正学会博弈。”

    这是杨家老太爷曾经教诲他的一句话,他一直铭记在心,但从未做到过,目前依旧还在探索、领悟阶段。

    “在模拟这盘棋吗?”叶子菲笑着问。

    “注定获胜的棋局,没有模拟的必要。”杨琨淡淡回应,言语之间充斥着自信乃至自负。

    “也是。”

    叶子菲脸上笑容不减,道:“第二步棋,已经顺利走出。你说那个莽夫会不会冲冠一怒直接弄死沈天祥?”

    “如果是那样的话,这盘棋就实在太无聊了,我倒希望他能长点脑子,不要这么快缴械投降。”

    杨琨如是说着,轻轻将一枚白色的围棋棋子放在棋盘上,然后问道:“后面几步,你都准备好了吧?”

    “放心吧,保证万无一失。”叶子菲胸有成竹。

    “那就好,前几步,你来执子吧,若他能坚持过去,我再出手。”杨琨说道。

    “好。”

    叶子菲闻言,心中有些激动,在她看来,杨琨愿意让她在这盘棋局的开局阶段执子,是对她极大的信任和认可,“等我手中的棋子全部落下,去找你庆功,然后陪你一段时间。”

    “嗯。”

    杨琨轻轻应了一声,便结束了通话。

    叶子菲放下手机,想到上次与杨琨激~情的画面,体内一阵燥热,那感觉恨不得立刻去找杨琨。

    因为,她与杨琨一样,认为这盘棋局毫无悬念,而且认为秦风很有可能连前几步都挡不住!

    ……

    纽约,华尔街。

    李雪雁如同往常一样,在这一天,准时地坐在办公室里,手中拿着助理收集有关秦风的动向,仔细地浏览着。

    资料收集了秦风在过往一周的动态,包括游轮盛宴和百雄集团ceo朱文墨被杀一事。

    “王阿猛那胖子竟然与他见面了。”

    当看到游轮盛宴的资料时,李雪雁轻轻一笑,感到有趣。

    而当她看到朱文墨被杀的资料时,脸上的笑容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冷静。

    她放下手中的资料,微微眯着眼,眼中精光闪烁,似乎在思索着这件事情可能引发的一系列变故。

    “嘿,真没有想到,杨琨竟然会主动出击,提前开始这场真正的对决!”

    几分钟后,李雪雁回过神,冷笑道:“如果不出我所料,叶子菲那个花瓶会参与进来,我要不要一巴掌拍碎这个花瓶?!”

    “——”

    耳畔响起李雪雁的话,女助理惊得目瞪口呆,不敢吭声,心中却是期待自己仰慕的李家大小姐能够出手一次。

    ……

    ……

    ps:两更完毕,说一件事:为了避免兄弟姐妹们苦等,疯狂以后凡是更新不准时或者很晚的话,会在微信公众号上提前通知。兄弟姐妹们微信公众号搜索我本疯狂,点击关注即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