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 338章 生日,忌日(补)
    南港机场在过去七年中,一直是全球货运量最大的机场,也是全球客运量第二大机场,多次被评价为全球最佳机场,连接全球约190个航点,超过100家航空公司在机场营运,每天提供逾1100班航班。

    傍晚时分,一架由东海飞往南港的客机,准时降落在南港机场。

    “先生,您可以下机了。”

    飞机停稳,机舱门打开,空姐微笑着冲坐在头等舱的朱文墨说道。

    “谢谢。”

    朱文墨微笑着道谢,然后站起身,在四名保镖的陪同下,走下了飞机。

    二十分钟后,朱文墨在四名保镖的保护下,走出机场,赫然看到一名中年男子带人在等候。

    蒋刚。

    蒋正义的大儿子,继承了蒋正义的衣钵,已被内定为蒋家未来的接班人,是南港地下世界的太子。

    而蒋正义的小儿子蒋飞,则是不学无术,整天混迹在女人堆之中,被他威逼利诱潜规则的女星足以组成一个加强连。

    “朱总,欢迎您来到南港。”蒋刚主动迎了上来。

    “欣然这两天身体不舒服,未能前来给你爸祝寿,希望你们不要在意。”朱文墨握着蒋刚的手说道。

    “朱总,我爸已经跟我说过了。”蒋刚笑了笑,道:“除了沈天祥之外,其他人都到齐了,就等您了。车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走吧?”

    “好。”

    朱文墨微微颔首,然后再四名保镖的保护下,走向停车场。

    几分钟后,朱墨乘坐一辆迈巴赫前往南港半岛酒店。

    南港半岛酒店是南港现存历史最悠久的酒店,也是南港以至全球最豪华、最著名的酒店之一,位于九龙尖沙咀梳士巴利道22号,面对维多利亚港,中高层享有海景。

    蒋正义六十六岁的生日晚宴,将于明晚在浅水湾的别墅举行,前来祝寿的客人则住在半岛酒店——整个酒店都被蒋正义包下来了!

    如同所有的大城市一样,下午六点的时候都是堵车的高峰期,南港也不例外。

    因为堵车,朱文墨等人用了一个小时才赶到半岛酒店。

    此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酒店灯光璀璨,远远望去,宛如一座美轮美奂的城堡。

    汽车停稳,四名保镖第一时间下车,确定周围没有危险后,才拉开朱文墨的车门。

    “嗡~”

    朱文墨走下车,赫然听到手机震动了起来,边走边拿出手机,发现是儿子朱飞打来的电话,便直接接通。

    “我给你打电话打不通,然后打电话给你助理,你助理说你出差了?”电话接通,电话那头的朱飞坐在紫园别墅的大厅沙发上,率先开口问道。

    “嗯,我到南港办点事,怎么了?”朱文墨边走边问。

    “今天是你生日,我给你买了蛋糕,准备跟你喝两杯,既然你不在,那就算了。”

    朱飞看了一眼茶几上摆着的蛋糕和红酒,深感遗憾,然后犹豫了一下,道:“爸,祝你生日快乐。”

    “呃……”

    愕然听到儿子的话,朱文墨浑身一震,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脸上流露出了深深的震惊!

    震惊么?

    因为当年他没有管那个家,没有时间陪伴妻子和儿子,与两人感情很淡,关系很差。

    后来,随着妻子离世,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开始弥补,但儿子始终不给他机会,不愿与他交流,甚至不愿喊他爸。

    是的。

    在过去五年中,朱文墨再也没有听到过一声“爸”!

    而就在今天,连他都忘记是自己生日的时候,儿子喊出了爸这个称呼,并且祝他生日快乐,甚至还特地买了蛋糕,要给他过生日!

    这种截然的反差,带给他的震惊,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小……小飞,你刚才说什么?”

    或许因为太过震惊了,饶是朱文墨拥有一颗坚强的心脏和冷静的头脑,也是有些情绪失控,他站在原地,拿着手机,一脸不敢置信地问道。

    “你不要那么激动,我只是看在你介绍给我认识风哥的份上,心血来潮要给你过个生日……”

    电话那头,朱飞飞快地说着,不知在掩饰什么。

    “噗——”

    旋即,不等朱飞的话说完,鲜血迸溅的声音响起。

    一颗经过消音的狙击弹,划破空气的阻力,准确无比地击中了朱文墨的左胸,穿透了朱文墨的心脏,留下一个血红的窟窿,滚烫的鲜血飙射而出。

    “呃……”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得站在前方等待朱文墨的蒋刚和其手下,当下愣住了。

    而朱文墨随身带的四名保镖也是瞬间瞪圆眼睛,有些发懵。

    朱文墨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浑身剧烈一震,一头栽倒在地,但他却用尽最后的力气,死死地抓着手机。

    他知道自己中枪了,而且是心脏中枪,必死无疑,所以想在生命的最后时间能够听到自己儿子的声音。

    “你这会肯定在傻乐吧?不要傻乐了,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我这么做是有目的的,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风哥回头去赛车场飙车……”朱飞并没有察觉到朱文墨的异常,径自说着。

    “儿……儿子……”

    朱文墨努力地张开嘴,想喊出这两个字,结果鲜血从他嘴中狂涌,根本无法让朱飞听清他在说什么。

    “你说什么?”朱飞打断问道。

    “朱先生!”

    回应朱飞的是一声声惊呼。

    那四名负责保护朱文墨的保镖,如梦惊醒,纷纷冲到朱文墨身前,试图将朱文墨扶起。

    “啪——”

    没有回应,朱文墨的心脏彻底停止了跳动,浑身一阵剧烈抽搐,手机脱落掉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爸,爸?”

    “爸,你怎么了?”

    “爸,你说话啊??”

    紫园别墅中,朱飞意识到了什么,惊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先是小声呼唤,最后大声嘶吼。

    “朱少,朱先生中枪了,已经停止了呼吸。”

    两名保镖将朱文墨拖向酒店,而另外一名保镖则是捡起朱文墨的手机,自责而内疚地回应朱飞。

    “呃……”

    朱飞浑身一震,右手一抖,手机滑落。

    啪——

    旋即,刚面世不久的苹果x摔在木质地板上,声音清脆。

    然而——

    朱飞却没有弯腰去捡。

    “爸……爸……爸爸!!!”

    他无力地跪倒在蛋糕前,嘶声大吼,仿佛要将这辈子没有喊出的“爸”一次性喊个够。

    没有回应。

    灯火辉煌的南港半岛酒店门口前,朱文墨浑身染血地被保镖拖进酒店,身体逐渐失去温度,眼中完全失去了光泽,但脸上却洋溢着激动而开心的笑容。

    因为,一直对他有意见乃至怨恨他的儿子,祝他生日快乐。

    这是他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刻,也是他最后的时刻。

    ……

    与此同时,距离半岛酒店不远的一座大厦天台。

    一名黑衣人用狙击枪瞄准着半岛酒店,锁定着朱文墨,确定朱文墨已经死后,才收起狙击枪,快速离开了天台,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十分钟后,他乘坐一辆汽车,前往南港码头——他将从那里偷渡离开南港!

    汽车在飞驰,南港的夜景在后退,他的表情十分镇定,仿佛刚才不是进行了一场暗杀,而是宰了一只鸡。

    因为,在过去几年之中,他做了太多这种事情。

    他叫血手,是南青洪的王牌杀手!

    “沈爷,任务顺利完成。”

    汽车里,血手拿出手机,拨通了沈天祥的电话。

    “很好。”

    电话那头,未来给蒋正义祝寿,依旧待在南广二沙岛别墅的沈天祥,听到血手的汇报后,微微一笑道:“码头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你直接出国,等我通知。”

    “是,沈爷!”

    血手领命,结束通话。

    “姓秦的小杂种,你以为你头顶红色光环,拥有一身武功,便可以不用给我儿子赔命么?”

    沈天祥放下手机,走到窗边,看着北方的天际,阴冷地笑道:“我动不了你,不代表别人不行——华夏可不止你一个太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