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 337章 军师
    清晨,天麻麻亮的时候,朱文墨便起床洗漱,准备进行晨跑。

    晨跑是他这几年养成的一个习惯,除非遇到特别重大的事情,否则每天都会进行。

    一方面,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和许多人一样开始注重养生,更为重要的是,这是他自从妻子离世之后每天和儿子难得的相处时间。

    他的妻子是一个农村姑娘,与他在东海滩打拼之前结婚。

    说是打拼,实则对当时的他而言,是到东海打工,只是后来阴差阳错地结识了张百雄,跟随张百雄一步步从底层厮杀打拼,最终成为了名震华夏地下世界的军师。

    这个世界,有得到便有失去。

    他追随张百雄行走在地下世界里,一路攀爬,最终站在了东海之巅,拥有了让男人渴望拥有的身份、地位、权力和金钱,但同样他也失去了很多。

    在他四十岁之前,他几乎很少回家,准确地说,每年最多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家。

    因为,那个时候,他与张百雄还未彻底在东海滩站稳脚跟,每天要做很多事情,忙得不可开交。

    除此之外,他因为害怕仇敌伤及家人,迟迟不敢将家人接到东海。

    甚至,在他三十五岁的时候,母亲离世,他都没有赶回去送终。

    那一天,他和张百雄被仇敌截杀,他身中九刀,九死一生,逃出生天,在重症监护室里呆了足足二十一天。

    而他母亲便是在那二十一天期间去世的。

    他的妻子带着他的儿子,为他母亲举办了葬礼,送了老人最后一程。

    那是他这辈子最内疚的事情。

    而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情,他心里很感激妻子,以至于哪怕妻子是一个农村的村妇,他也没有遗弃,而是接到东海,给了那个村妇妻子无法想象的荣华富贵。

    然而——

    这世上,有些事情不是金钱物质可以弥补的。

    他在追随张百雄打拼期间,对家中事情不管不问,都是他妻子自己负责,更是一把屎一把尿将孩子拉扯大。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无论是妻子,还是儿子,心里都对他意见很大。

    他的妻子直到离世的时候,才彻底原谅她,在死去的那一瞬间,紧紧地抓着他的手,哭着求他,今后多陪一陪儿子,修复父子感情。

    从那之后,朱文墨开始有意地修复与儿子的感情,增加与儿子相处的时间,但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儿子已经长大,有了自己的生活,而且因为对他有意见,几乎不愿和他交流。

    后来,他发现儿子喜欢飙车,而且为了增强身体素质,不但会去健身房,每天都会晨跑,他便开始晨跑,利用晨跑和儿子交流。

    今天,也不例外。

    “要不要换个环境,到集团总部来做事?”

    紫园富人区中,朱文墨穿着一身运动服,与儿子朱飞一边慢跑,一边试探性地问道。

    朱飞因为酷爱飙车,目前负责着一个地下飙车场,定期与不定期组织地下赛车比赛,然后通过客人押注赚钱,算是百雄集团灰色产业里比较赚钱的一个项目。

    “暂时没兴趣,也做不来。”

    朱飞摇摇头,他因为从小缺乏父爱,青春期叛逆很严重,学习成绩从那时候一落千丈,后面虽然通过关系进入了知名的大学,但上课基本属于听天书,后面直接辍学了。

    “你还年轻,很多东西都可以学。”朱文墨提醒了一句,然后又鼓励道:“以你的智商、情商并不难。”

    “等我想学的时候,我会告诉你。”

    朱飞淡淡地回应着,然后突然问道:“对了,你答应我给我引荐秦风,这都很久了,什么时候兑现?”

    “我今早要去找小风谈事,你跟我一起去吧。”

    朱飞对于秦风仰慕已久,一直想认识秦风,甚至罕见地开口请求他介绍。

    因为儿子从来未求过自己,朱文墨未经秦风允许,便答应了下来,后来又觉得答应得太唐突,不知道怎么带朱飞与秦风认识,便一直搁浅。

    如今儿子旧事重提,朱文墨虽然依然觉得为难,但也不想让儿子失望,便答应了下来。

    “好!”

    朱飞闻言,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激动。

    “你为什么那么想认识他?”朱文墨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想知道,一个什么样的人才可以让你心甘情愿卖命,同时让长江三角洲乃至整个南半国的权贵闻之色变!”朱飞一脸神往道。

    “如果有机会,你可以多和小风接触,多跟他学习,会让你受益一生。”

    朱文墨闻言,先是一怔,而后决定,无论如何也要介绍秦风跟儿子认识,同时要厚着脸皮让秦风多教导教导儿子。

    ……

    十一点的时候,朱飞驱车带着朱文墨来到了东海大学。

    这是朱文墨第一次坐儿子的车,饶是他有一颗冷静的心,也是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儿子开车实在太快了!

    但同时,当他看到儿子专注驾驶汽车的时候,又不忍打扰,所以任由朱飞飙了一路。

    “以后在市里开车不要开这么快,扣分都是小事,容易出事。”待朱飞将车停稳后,朱文墨提醒道。

    “扣分?出事?不存在的!你可能不知道,偌大的华夏,地下赛车比我强的不到十个!”朱飞一脸自傲。

    “那也不行。”朱文墨皱眉。

    “好吧,看在你介绍我跟秦风认识的前提下,我听你一次。”朱飞说着,便打开车门下车,朝着教学大楼走去。

    教学大楼楼下,秦风已等候多时,看到朱文墨带了一个年轻人,忍不住看了一眼,然后发现与朱文墨长得有些相像,当下判断出了年轻人的身份。

    “小风,这是我儿子朱飞,跟你一年的,月份比你小。”朱文墨主动介绍道。

    “你好,小飞。”秦风闻言,主动对朱飞伸手。

    “风哥,久闻你大名,老早就想见你,奈何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总算见到了!”朱飞双手握住秦风的手,表情十分激动,那感觉仿佛见到了自己的偶像一般。

    看到这一幕,朱飞苦笑不已。

    因为,在他的记忆中,朱飞哪怕见到张百雄,也未曾像这般激动!

    “我基本就在学校,你有时间可以过来找我。”秦风笑了笑,他虽然好奇朱文墨为何会带着儿子来找自己,但并没有多问。

    “好嘞!”朱飞激动地点点头,然后问道:“风哥,你会飙车吗?”

    “会开车,但没飙过。”

    秦风笑着摇摇头,作为华夏近些年来唯一一颗龙牙,他会驾驶直升机、装甲车、坦克、战斗机,甚至连军舰、核潜艇都会,开车对他而言,简直如同小孩子过家家一般容易。

    “那改天你到赛车场去一趟吧,体验一下飙车,很刺激的。”朱飞极力邀请。

    “你小子,我让你来跟你风哥认识,是想让你跟你风哥学习,你倒好,要拉着你风哥去飙车。”

    听到儿子的话,朱文墨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地说道:“去车里等着,我跟你风哥谈点事。”

    “风哥,改天我来找你!”

    或许因为见到秦风太高兴了,朱飞难得地没有怼朱文墨,而是笑着冲秦风挥了挥手。

    “好。”

    秦风挥手示意。

    “小风,你别管他,他除了飙车,什么都不会。说起来,也是我对他管教不严,才让他变成今天这样。”

    朱文墨说着叹了口气,然后想到今日来的目的,话锋一转,道:“小风,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朱哥,你说。”

    秦风点点头,也印证了自己的猜测——朱文墨每当遇到重要的事情的时候,都会找自己面谈,而且每次都是主动来东海大学找自己。

    “三天后是南港蒋正义六十六岁生日,他准备大办一场,几乎邀请了各地的老大,也给我们发了邀请函,你看是欣然去,还是我过去?”朱文墨开门见山地问道。

    “欣然不太适合那种场合,而且这两天情绪不佳,还是朱哥你去吧。”秦风想了想道:“这样吧,我让赵龙跟你去”

    “不用,赵龙的女儿刚出院,需要陪伴,让他陪女儿吧,我多带几个人好了。”

    朱文墨摇摇头,笑着说道:“何况,目前秋风行动还没结束,南青洪应该不敢做什么!”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需要小心。”秦风提醒道。

    “我知道。”

    朱文点点头,笑道:“好了,小风,我走了。你有空的话,帮我教导教导小飞,让他早日走上正路。”

    “嗯。”

    秦风郑重点头,虽然只有简单的一个字,却是一个承诺。

    朱文墨在张百雄死后,不但竭尽全力地辅佐张欣然,而且对自己敬重有加,每次有重大事情都主动前来找自己面谈,几乎将东海大学当成了百雄集团董事长的办公室。

    这一切,秦风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朱文墨对他如此,他也亦然!

    ……

    ……

    ps:第二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