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 330章 没那么容易
    游轮夜总会的一间包厢里,龙家父子提前到了,等待着秦风、苏文和王志国、王阿猛父子的到来。

    包厢里,龙昌运眉头紧皱,眉目指间充斥着忧愁。

    而龙世成则是脸蛋惨白,惊恐缠绕在他的心头,让他坐立不安。

    得知秦风的真实身份后,他吓得两腿发软,连路都走不稳,若非龙昌运几次搀扶他,他要摔好几跤。

    “爸,我们该怎么办?”

    龙世成开口了,打破了包厢的暗劲,声音有些发颤。

    “事到如今,不是我们决定怎么办,而是看那个秦风想怎么解决。”龙昌运叹了口气。

    “我回国后听说过他的事迹,据说他是一个有仇必报,手段狠辣的人,他会不会宰了我??”龙世成想起了秦风那些事迹,吓得浑身哆嗦了起来。

    身为龙家大少的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离死亡这么近!

    下一刻,不等龙昌运开口,包厢外传来了脚步声。

    呼啦!

    龙昌运、龙世成父子二人听到脚步声,二话不说,直接站了起来,那惊恐不安的模样,像是罪犯要等待法官审判似的。

    “秦先生!”

    “秦……秦少!”

    很快,包厢门被推开,秦风率先出现在龙家父子两人的面前,两人不约而同地开口,龙昌运还算镇定,龙世成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秦风面无表情,沉默不语,走向包厢的一角。

    咯噔!

    秦风的反应,顿时让龙家父子二人心头一颤,其中龙世成的脸蛋更白了,连话都不敢说了,龙昌运则是不安地向苏文、王志国和王阿猛父子二人打招呼。

    “嘿,龙世成,你不是很牛~逼吗?你不是要让疯子跳江吗?你不是要让保镖把疯子丢进江里喂鱼吗?怎么现在不牛逼~了?”

    看到龙世成那副惊恐不安的模样,王阿猛冷笑了起来,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愿意吃亏的主,更喜欢痛打落水狗。

    “——”

    龙世成无言以对,那表情都快哭了。

    如果他知道,秦风是燕京秦家的人,给他十个狗胆,他也不敢那么做啊?!

    龙昌运欲言又止,他想阻止王阿猛,但看到苏文和王志国都没有开口的意思,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跟你说你摊上大事了,你不信,执意要把疯子丢进黄浦江才甘心——现在信了么??”王阿猛再次开口,一脸幸灾乐祸。

    没有回答,龙世成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了秦风。

    秦风还是那个秦风,但却不是他眼中那个无法无天的莽夫,而是让他仰望、忌惮的秦家少爷!

    这种身份的改变,令得他出现了一丝恍惚。

    直到现在,他都很难接受这个可怕的现实!

    “秦先生,犬子有眼不识泰山惹到了您,请您高抬贵手,给他一条生路。”

    就在龙世成恍惚的同时,龙昌运看到苏文和王家父子都入座了,连忙关上包厢门,几步上前,率先开口,对秦风认错。

    “龙先生,你我并无过节,你犯不着跟我道歉。”秦风淡淡回应。

    咯噔!

    耳畔响起秦风的话,龙昌运心头一震,心中更加不安,不好的预感呈直线上升——这件事情没那么容易解决!

    “啪——”

    下一刻,龙昌运二话不说,再次给了龙世成一记耳光,声音清脆,力度依旧很大。

    这一次,龙世成没有被打懵,也没有感到憋屈和委屈,相反,对他而言,如果被自己父亲打耳光就能解决这件事的话,他愿意被打成猪头!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向秦先生认错?!”

    一巴掌过后,龙昌运拽着龙世成的衣服领子,低吼着提醒道。

    “龙先生,你在酒会现场演苦肉计,来这里还演苦肉计,有意思吗?”

    秦风再一次开口了,语气依旧平静,但言语犀利,一针见血,让龙家父子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与此同时,苏文有些诧异。

    虽然苏文在过去三个月中与秦风见面次数不少,也知道秦风的一些事迹,但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目睹秦风处理事情,秦风看似一脸平静的坐在那里,但气势惊人。

    尚且连苏文都如此,何况对秦风离开部队后一无所知的王志国?

    “虎父无犬子,这八年的部队磨炼,让秦家又出了一头小老虎啊!”

    耳畔响起秦风的话,感受着秦风那份看似平静,实则充满压迫感的样子,王志国忍不住在心中暗暗感叹。

    “mmp,我怎么感觉疯子比以前更狂了呢?难道这是内敛的狂??”

    王阿猛也是暗暗心惊,秦风看上去没有表现出一点狂妄的样子,反倒是很平静,而且话语也不难听,但却像是暴风雨的降临的前夕,没人知道暴风雨什么时候会降临。

    “秦……秦少,对不起……”

    龙世成终于开口了,他兢兢战战地看着秦风,脸上再无半点张狂,有的只是惊慌。

    “如果对不起有用的话,还要法律做什么?”

    秦风直接打断了龙世成的话,“我这人心眼小,爱记仇,你之前一而再再而三要逼着我跳江,还喊来了保镖,要对我动手,若非我身手好了一些,恶名大了点,恐怕现在正在江里游泳呢吧?而如果我水性差一点,这会可能已经淹死喂鱼了,对吧??”

    没有回答。

    灯光下,龙世成那张脸上已经看不到一点血色了,豆子大的冷汗仿佛雨后春笋一般涌现,几乎浸透了他的衣服。

    不光是他,就连龙昌运的额头也是涌出了细密的汗珠,看上去颇为紧张。

    通过秦风的表现,龙昌运更加坚信了自己的判断——这件事不好处理!

    “秦……秦先生,那您看这事?”

    紧张之余,龙昌运故作镇定,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开口问着,但眼角肌肉却是跳个不停。

    “你儿子既然热衷于跳江游泳,那我不介意让他演示一番。”

    秦风开口了,语气依旧平静,但却给人一种毋庸置疑的感觉。

    唰!

    刹那间,龙昌运、龙世成父子二人的脸色变了!

    一方面,龙世成若是跳江的话,将会成为人生最大的耻辱,也会成为龙家的耻辱!

    更为重要的是,龙世成虽然会游泳,但水性很一般,若是真的跳了江,多半小命不保!

    “这很疯子!”

    与此同时,王阿猛却是龇牙咧嘴地笑了起来。

    因为,在他的记忆中,曾经那个被称为京城大魔王的大院疯子,一向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而苏文和王志国两人则是对视一眼,苦笑不已。

    这一刻,他们才在秦风身上看到了当年那个混世魔王的一些影子。

    “噗通——”

    下一刻,龙世成直接跪倒在了地上,不知是被吓的,还是主动跪的。

    “秦……秦少,我错了,求求您大人有大量,放我一条活路!”

    龙世成跪倒在地,头朝下、脸朝地,做出磕头的姿态求饶,那感觉比祭祖的时候还要虔诚。

    这一跪,跪掉了他身为龙家大少的骄傲!

    这一跪,也跪掉了龙家的荣耀!

    看到这一幕,龙昌运心中很憋屈,但除了憋屈之外,别无他法。

    此刻的他,和龙世成一样,只希望能够获得秦风的原谅。

    “小风,跳江就算了吧,容易闹出人命。”

    苏文开口了,虽然他认为龙家父子是自作自受,但也担心龙世成跳江丧命,这样一来,事情就闹大了,对秦风会有负面影响。

    “既然苏叔开口了,那我就不追究了。”

    耳畔响起苏文的话,秦风再一次开口,声音虽然不大,但落在龙家父子二人耳中,宛如仙乐一般动听。

    “谢……谢谢秦少!”

    “谢谢秦先生!”

    旋即,龙家父子二人不约而同地开口道谢,感谢秦风网开一面,同时都长长松了一口气。

    然而——

    下一刻。

    秦风一句话,让他们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我不追究,不代表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你不要忘了,当时你逼着跳江的人,除了我之外,还有我的朋友潘蓉,而且她还被你的人打了一巴掌。”

    秦风俯视着前方跪倒在地的龙世成,一字一句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她道歉,我只要一个结果,如果游轮靠岸之前,你没有获得她的原谅,这件事情没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