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 313章 你是谁,不重要!(补)
    吓住了。

    客厅里,荣翔和王雪两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住了,呆若木雕,以至于当秦风带着朱文墨几人走进房间后,依然没有回过神。

    他们只是呆呆地看着那四五分裂的木门,那感觉仿佛在问:到底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一脚将门踹成那样?

    “你们几个出去堵住门。”

    回应他们的是秦风的声音。

    秦风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地对几名百雄集团的成员说道,语气毋庸置疑。

    “是,秦先生!”

    几名百雄集团的成员第一时间鞠躬领命,转身走向门口,唯有朱文墨留了下来。

    “你……你们这是私闯民宅,知道吗?”

    耳畔响起秦风的话,看到那几名身材魁梧的大汉离开,荣翔如梦惊醒,大吼一声。

    身为荣家公子哥,他经常踩人,也经常与人发生冲突,知道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的。

    虽然他看出秦风几人是硬茬子,而且属于那种武力值变态的硬茬子,但在他看来,如果直接被吓到的话,今天多半无法安然无恙地离开这里,不如强硬一点,然后搬出家世吓退秦风几人。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

    就当荣翔故作强硬之后,秦风动了,他迈起脚步,走向荣翔。

    “你……你想干什么?”

    荣翔故意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但疯狂跳动的眼角肌肉出卖了他内心最真实的心情——恐惧!

    “啪——”

    回应他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秦风二话不说,直接甩给了荣翔一巴掌!

    这一巴掌,秦风没有动用暗劲,而且刻意地控制了力道,但即便如此,依然将荣翔抽翻在地。

    灯光下,荣翔的左脸瞬间红肿、鼓起,留下了五道清晰的手指印,嘴角破裂,溢出了血丝,且左边的牙齿几乎全部脱落。

    “如果你想公了的话,我可以给你打电话报警的机会。”秦风开口了,语气平静,看似并不生气。

    然而——

    偏偏这样的秦风,让朱文墨觉得更加恐怖,以至于他都无法预料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

    “——”

    荣翔张开嘴,想说什么,结果吐出一口染着血水的牙齿,掉在木地板上,触目惊心。

    “你那双靴子多少钱?”

    秦风不再去看荣翔,将目光投向只穿着睡裙的王雪,目光没有在白雪胸前的雪白和两条嫩白的大长腿上停留,只是看着那张充斥着惊恐的脸蛋。

    “两万八……”

    王雪下意识地给出回答,她那双靴子是某知名品牌的,而且是今年的新款。

    “楚楚的狗狗抓了一下你的靴子,我给你赔三十万,够吗?”秦风面色平静地问道。

    “——”

    王雪的瞳孔瞬间放大,嘴巴张得老大,足以塞进一个鸡蛋,但却无法说出一个字,只是呆呆地看着秦风。

    “你那双靴子两万八,我赔你三十万,足够你买十双,这应该够了。”

    眼看王雪不说话,秦风再次开口了,语气依旧平静,却让王雪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接下来,我们谈一谈你踹楚楚的狗狗和吓到楚楚的账。”

    “你……你要怎样?”王雪吓得情不自禁地后退。

    “楚楚那条狗血统昂贵,价值二百亿,你那一脚踹伤了它,你说赔多少钱合适?”

    说到这里,秦风的语气冷了下来,“至于楚楚,他可是我兄弟的宝贝疙瘩,堪称无价,你把她吓得精神恍惚,这又该赔多少钱?”

    “——”

    王雪吓得面无血色。

    之前,秦风提到赔三十万的时候,她都有些惊讶,此刻秦风张嘴就是二百亿、无价这样的字眼,简直让她傻眼。

    她虽然靠着自己年轻美貌的身子和勾搭男人的本事,这几年也弄到了几千万,并且在东海购置了房产,但与二百亿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你这是讹诈!”

    王雪被秦风吓住了,另外一边,荣翔却是突然嘶吼了起来。

    “讹诈?这是她的幸运,因为她没有对楚楚动手。”秦风冷冷扫了荣翔一眼,语气低沉,“至于你,就不是钱能解决的了。”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荣翔捂着红肿的左脸,怒目瞪着秦风。

    “你是谁,这不重要。”秦风面无表情道:“如果你想让我先跟你算账,我不介意满足你的要求。”

    “我是荣家人!”

    荣翔急眼了,他直接搬出了自己的家世,然后发现秦风依旧面无表情,以为秦风没有听过荣家,便继续说道:“荣氏集团是我们家族的企业,在南港上市,市值几百亿,我爸是荣氏集团的副总裁!”

    话音落下,荣翔心中的恐惧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怒意!

    身为荣家公子哥,他在长江三角洲嚣张跋扈多年,尚未被人这么教训过!

    而在他看来,秦风身为那个‘乡巴佬’小孩的叔叔,不可能是什么大人物,面对荣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只有跪地求饶的份。

    不光是荣翔因为搬出家世后,变得有恃无恐,就连一旁的王雪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恐惧,而是怒斥道:“你骗谁呢?就那条流浪狗值二百亿?我还说我的靴子值一千亿呢!”

    作死!

    接连听到荣翔和王雪的话,朱文墨心中不由冒出这两个字。

    “既然你选择私了,那我也可以给你打电话搬靠山的机会。”

    仿佛为了印证朱文墨的猜测似的,秦风再一次开口了,语气森冷无比,“你现在打电话喊你能够喊的所有大人物过来,我倒要看看,今天谁能保得了你!”

    “呃……”

    再次听到秦风的话,荣翔和王雪两人刚刚恢复的几分气势,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灯光下,两人再次傻眼了!

    荣家与苏家、龙家一样,在江南有着悠久的历史,底蕴深厚,已存在几百年了。

    虽然荣家因为建国之后,开始走下坡路,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放眼整个长江三角洲,能够与其相提并论的家族并不多。

    而如今,当荣翔自报家门之后,秦风非但没有被吓到,还主动给他打电话的机会,让他搬靠山……

    这怎能不让他震惊?

    “你……你到底是谁?”

    震惊之余,荣翔忍不住开口问道。

    在这个世界上,嚣张的人有两种。

    一种是没有嚣张的资本,只因一时意气之争,无脑嚣张。

    另外一种则是有嚣张的资本,有能力承担一切后果!

    事到如今,荣翔突然觉得,自己想当然地将‘乡巴佬小女孩’的叔叔当成第一种,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