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 300章 领军人物
    “小畜生,你够狠!”

    洪天霸气得脸色铁青,浑身杀意宛如三月的春色,弥漫而出,锁定秦风,宛如一把利剑架在了秦风的脖颈上。

    这一刻,洪天霸对秦风动了浓烈的杀机!

    因为,秦风不但击杀了他的二弟子、三弟子,而且废掉了大弟子雷绝,让雷绝生不如死,甚至还出言威胁他!

    更为重要的是,秦风今日所做的一切,不但彻底挽回了华夏武学界的颜面,而且还羞辱了他和整个洪门!

    可以说,他与秦风的仇简直不共戴天!

    “洪天霸,你是不是手痒了,想比划比划?”

    眼看洪天霸杀意凛然,一副要对秦风出手的姿态,柳宗盛上前一步,冷冷道:“若你有这个想法,老夫可以满足你的愿望。”

    耳畔响起柳宗盛强势的话语,洪天霸双拳紧握,骨骼“咔咔”作响,杀意更浓烈了。

    “柳宗盛,我现在要救治我徒弟,比武之事,可以推后。”几秒钟后,洪天霸强行压制杀意,没有应战。

    一方面,柳宗盛身为华夏武术协会的会长,是整个华夏武学界的泰山北斗,踏入化劲三十余年,实力深不可测,即便是洪天霸也没有把握可以战胜。

    另一方面,今日整个华夏武学界的武学宗师都来了,即便洪天霸能够击败柳宗盛,还有其他武学宗师会出手,施行车轮战的话,洪天霸必死无疑!

    “既然不敢一战,那你乘早离开华夏,不要再兴风作浪,否则后果自负!”

    柳宗盛再次开口,态度极为强势,如今,秦风已经击杀了雷绝,只剩下一个洪天霸,翻不起大浪,他要借此机会彻底压制洪天霸和洪门,扬华夏武学界之威。

    “把雷绝抬走!”

    洪天霸皱着眉,没有再回答柳宗盛,而是扭头冲不远处那名南青洪的成员说道。

    “是……是,洪掌门!”

    那名南青洪的成员原本一脸懵~逼状态,听到洪天霸的话,如梦惊醒,先是第一时间回应,然后招呼司机与他一起,将雷绝抬起,同时还将洪天霸的四肢带走了。

    “师……师傅,对不起,我丢了您和洪门的脸……”

    当那名南青洪的成员与司机一同将雷绝抬上车后,雷绝一脸痛苦地说道。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只是那个小畜生太邪乎,竟然可以暗劲杀化劲。”

    洪天霸脸色铁青,盯着远处的秦风,头也未回地说道:“等离开这里,我会给你一个痛快。”

    “谢……谢谢师傅……”

    雷绝颤声说着,事到如今,他已生无可恋,只求能够早点死去。

    唰!

    耳畔响起洪天霸、雷绝师徒二人的对话,那名南青洪的成员和司机,脸色纷纷一变。

    置身事外的他们,无法理解雷绝的心态,只觉得洪天霸要亲手击杀雷绝,实在太过残忍!

    “视频没有上传吧?”

    汽车启动,洪天霸冲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那名南青洪成员问道。

    之前秦风与雷绝比武的时候,他曾几次看到那名南青洪的成员拿起了手机。

    “没……没有,不……不过……”

    那名南青洪的成员闻言,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上,表情极为紧张,以至于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不过什么?”洪天霸眉头一挑,冷声打断。

    “不……不过,当雷绝大师突破化劲之后,我将后面的比赛进行了现场直播,直到雷绝大师被一拳击飞,才停止直播……”那名南青洪的成员屏住呼吸,颤声说道。

    “白痴!”

    洪天霸闻言,差点没气晕过去,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那名南青洪的成员。

    秦风以暗劲巅峰境击杀化劲宗师,开创了历史先河,缔造了传说,势必会震动全球武学界,而雷绝、洪天霸和洪门都会成为秦风陪衬!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直播比武的过程中,无异于在他和洪门的伤口上撒盐,让他和整个洪门更加丢脸!

    ……

    正所谓有人欢喜有人忧。

    就在洪天霸憋屈、郁闷,如同一条丧家之犬,被赶走的同时,院子里,以柳宗盛为首的华夏武学界的武学大师、武学天才们纷纷将秦风包围,如同众星捧月一般。

    “那雷绝怕是早已摸到了化劲的门槛,迟迟没有突破,故意重返华夏,羞辱我等,若非秦风小兄弟横空出世,这次华夏武学界可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暗劲巅峰战败化劲宗师,开创历史之先河,秦风小兄弟真是让人惊叹!”

    “是啊,真是长江前浪推后浪,我们这些老家伙要归隐喽,这个世界属于他们年轻人。”

    “我一直以为自己实力不差,配得上武学天才之名,今日见证了秦兄的传奇后,真是羞愧难当!”

    ……

    人群中,不断有恭维、赞誉的话响起,无论是那些武学宗师,还是武学天才,都纷纷惊叹秦风今日所作所为。

    “不敢当,不敢当。”

    秦风谦虚地拱拱手,道:“如我对那雷绝所说,这世上高人很多,只是很多人不愿与那雷绝一般见识罢了!”

    “秦兄,此言差矣,即便真的有高人在,那些人不站出来为华夏武学界而战,跟没有一样!”

    “是啊,秦风小兄弟,你就不要谦虚了,华夏武学界,年轻一代领军人物非你莫属!”

    秦风的谦虚赢得了在场很多武学宗师和武学天才的好感,其中有人再次开口,直接认定秦风是华夏武学界年轻一代领军人物。

    对此,全场所有武学宗师和武学天才,无一人反对!

    毕竟,秦风的实力摆在那里!

    三十岁下无宗师。

    秦风虽不是宗师,但可以击杀化劲初期的宗师,比三十岁之前成为宗师更加传奇!

    “秦风小兄弟,你最后一拳有点武当剑法的影子,不知是什么武功?师承何门?”武当掌门张天师突然开口了。

    “老牛鼻子,你这是要拉关系吗?秦风小兄弟那一拳看似有点像武当剑法,但并非武当剑法。”少林寺主持空冥大师笑道。

    “老秃驴,我只是好奇而已,哪有什么拉近关系?”

    耳畔响起少林主持空冥大师的话,武当掌门张天师故作淡定地做出解释,心中却是颇为尴尬。

    因为,正如少林主持空冥大师所说,他确实在拉关系。

    武当派第一天才死在了雷绝手中,其他弟子实力平平,虽不至于断了传承,但若这样下去,势必会没落一段时间。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拉近与秦风的关系,若秦风真的与武当有瓜葛,便拉拢秦风加入武当派。

    以秦风的实力,若是加入武当派的话,武当不但不会没落,反倒会压制少林寺一头,成为华夏武学界的龙头。

    也正是因为如此,少林寺主持空冥大师才会故意点破武当掌门张天师的心思。

    “张大师,我师承军中,最后一拳是军中的杀招,确实借鉴武当剑法改编而成。”

    秦风如实说道,他在创出龙刺的时候,融合百家之长,加入军体拳的勇猛、刚烈,其中重点参考了武当剑法。

    “军中竟然有如此强大的武功?”秦风的话,顿时引起了众人惊呼。

    “秦风小兄弟,既然你与武当如此有渊源,有没有兴趣到武当派当长老?”武当掌门张天师心中一动,厚着脸皮问道。

    “谢谢张大师好意,我这人自由散漫惯了,可能不适合。”秦风婉言拒绝。

    “无妨,你只要……”张天师不愿放弃,试图继续劝说。

    “老牛鼻子,你还要不要脸了?拉了关系也就罢了,竟然还要让秦风小兄弟去你武当当长老?你怎么不让他当掌门?”少林寺主持空冥大师当下不干了。

    “老秃驴,你……”

    武当掌门张天师气得脸色发红,却无言以对。

    看到两位华夏武学界的泰山北斗为了与秦风拉关系红脸,无论是峨眉派掌门尘仪师太,还是峨眉派第一天才曹霞,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比武之前,两人都不曾看好秦风可以取胜,其中尘仪师太质疑过柳宗盛,而曹霞直接登门找洛青珂讨要说法。

    “尘仪师太,不知我有没有资格到峨眉派担任长老?”

    看到两人脸色难看,秦风不禁想到从洛青珂那里得知的一切,当下冲尘仪师太不冷不热地问道。

    “呃……”

    愕然听到秦风的话,所有人都是一怔,不知道秦风什么意思。

    要知道,武当派可比峨眉派强大多了,名声更大、地位更高,而秦风都不愿意去当长老,此刻却想要去峨眉派当长老?

    “你这是何意?故意折辱我们峨眉么?”

    就在众人愣神的同时,尘仪师太的脸色却是变得极为难看,她知道,秦风这是故意要针对峨眉。

    “峨眉派势大,我可招惹不起。”秦风面色平静道:“不过,赛前,你的弟子跑到青珂那里,责怪青珂不该招惹洪门,我不该击杀洪门的人,否则雷绝就不会登临峨眉,你的大弟子也就不会死,同时也认定我不可能是雷绝的对手,只会沦为

    华夏武学界的笑柄!”

    “还有这等事?”

    柳宗盛闻言,当下有些不悦,冷冷道:“尘仪,你们峨眉派也太珍惜羽毛了吧?”

    “洛青珂师承峨眉,自然不能给峨眉招惹麻烦,要遵守峨眉的一些规定,这是我们门派内部的事情,与外人无关。”尘仪师太瞪了一眼洛青珂,然后冷声回应道。

    “呵,门派内部的事情?”秦风讥讽一笑,道:“那我问你,当初,青珂几番恳求,你却执意将她赶出峨眉,将她从峨眉派除名,这难道是儿戏?退一万步讲,就算你没有将她赶出门派,她遇到麻烦,乃至有性命之忧的时候,你和峨

    眉派在哪里?你们无人问津,却在雷绝登临峨眉之后,怪罪她,这是哪门子道理?”

    “——”

    尘仪师太自知理亏,无言以对。

    “我们峨眉派做什么,还需要向你解释吗?”曹霞只觉得被秦风当众打脸,满脸怒意地怼道。

    “你们自然无需向我解释,但你曾认为是我害得你们峨眉派大弟子死在雷绝手中,甚至要找我算账。我现在给你一个算账的机会。”

    秦风冷笑看着曹霞,竖起一根手指头道:“我只用一根指头,你若能击败我,我便为峨眉派大弟子的死负责,如何?”

    “你……你……”

    曹霞闻言,只觉得那份属于峨眉派大弟子的骄傲被秦风一脚跺得粉碎,脸蛋涨得通红,愤怒不已。

    然而——

    纵然她再愤怒,也不敢应战。

    因为,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她:哪怕秦风只用一个指头,也能击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