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 297章 暗劲战化劲!
    随着秦风的话音落下,东海武术协会的大院里再次陷入了安静,几乎所有人都懵了!

    “他疯了吗?”

    包括柳宗盛在内,所有人华夏武学界的武者,均是一脸活见鬼地看着秦风。

    虽然秦风刚才表现得很强大,甚至完全超出了他们对暗劲武者的认知,但他们依然无法相信,秦风可以开先河,以暗劲巅峰的实力击杀已突破化劲的雷绝。

    甚至,在他们看来,秦风想保证不败,都很难!

    暗劲,化劲。

    一字之差,但如隔天堑,自古至今,无人能够开这个先河!

    就在几乎整个华夏武学界的宗师、天才震惊不已的同时,王梦楠、陈静、张欣然、苏妙依和朱文墨五人,却一脸的坚信。

    身为武学门外汉的他们,并不知道暗劲和化劲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么大,但他们坚信秦风能够做到刚才所说的一切。

    因为,秦风从没有让他们失望过。

    从未有过!

    “他……他真的可以开先河么?”

    洛青珂和郭俊珉两人的表情有些复杂。

    一方面,他们都了解秦风,知道秦风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但另一方面,他们都很清楚,暗劲武者与化劲武者的实力差距有多么大,暗劲武者想越级击杀化劲武者,无异于天方夜谭。

    “兄……兄弟……”

    与此同时,赵龙感动得双眼发红,视线模糊。

    曾几何时,当他得知自己的老婆红杏出墙,而且不止一个人,甚至在自己孩子生病高烧期间出去,他没有哭。

    当他得知自己的女儿得了重病,需要大量金钱去治病的时候,他也没有哭,而是用男人的肩膀,扛着责任,与命运抗争,最终将自己的女儿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胜天半子!

    然而——

    此时此刻,泪水却从他的眼眶中夺眶而出,宛如断线的珠子一般,沿着他那坚毅的脸庞滑落。

    这一切,只因为秦风那一句话——我答应过我兄弟,会让你后悔这辈子投胎做人!

    他从未想过,秦风会将他当成兄弟。

    他也从不敢奢望,秦风会为了他去与人拼命。

    男儿有泪不轻弹。

    秦风的所作所为,瞬间击中了这个坚强汉子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哈哈……哈哈哈……”

    突然,一阵笑声响起,打破了原有的安静。

    空地上,雷绝像是听到了这个世上最冷的笑话,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很不屑。

    虽然秦风的实力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以至于让他以暗劲巅峰的实力,压根无法抗衡,完全被碾压!

    但……他现在已经突破了化劲!化劲宗师,不但可以彻底化解体内的‘阻碍’,不让气劲外泄,而且可以用意控劲,对于劲力的控制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念头一动,便可瞬间调动体内劲力,涌至身体某个部位——进攻、防御,只在一

    念间!

    除此之外,化劲的威力,远非暗劲可比!

    笑话么?

    “啪!”

    “啪!”

    “啪!”

    ……

    下一刻,沉闷的脚步声响起,打断了雷绝的笑声。

    夕阳下,秦风迈步走向雷绝。

    面对突破化劲的雷绝,秦风非但没有畏惧,反倒是要主动攻伐!

    他的步伐沉稳有力,每踏一步,地面都会炸裂,同时引发空气共振,仿佛千军万马在冲锋,大地都在颤动!

    “化劲之下皆蝼蚁,无知的小畜生,我会让你知道化劲与暗劲的差距是何等的悬殊!”

    看到秦风竟然要主动攻伐,感受着秦风那依旧无敌的气势,雷绝怒不可遏,只觉得属于化劲宗师的尊严被践踏了,当下冷喝道。

    嗖!

    回应雷绝的是一道破空声。

    行走之中的秦风,脚下陡然一蹬,借助反弹之力,瞬间蹿出,宛如一支离弦的箭,急速射向雷绝。

    这一次,秦风将肉身力量与暗劲结合,速度比起之前而言,要快上不少,几乎一瞬间,便来到了雷绝身前。

    呼!

    破空声响起,秦风右手顺势挥出,大拇指和食指微微弯曲,呈钳子状,迅猛地抓向雷绝的喉咙。

    鹰爪,锁喉!

    这一击,秦风动用了类似形意的鹰形攻击,但实则已脱离了形意的范畴,出手速度更快,声势更猛。

    唰!

    面对秦风凌厉的一抓,雷绝不躲不闪,右手顺势扬起,一掌拍向秦风,欲要一巴掌将秦风的右手拍碎。

    秦风面不改色,瞬间变招,五指攥在一起,宛如鹰嘴,又如蛇头,猛然戳向雷绝拍来的手掌。

    砰!

    闷响传出,秦风五指攥在一起,戳中了雷绝的掌心,暗劲迸发,但瞬间被雷绝手掌所蕴含的化劲抵消、化解,右手被弹开。

    之前,他能够随意碾压雷绝,除了战斗经验、战斗本能占优之外,很大程度上也是依仗体内暗劲远比雷绝体内的暗劲更为精纯,威力更猛。

    而此时此刻,雷绝突破化劲之后,劲力的本质已经改变,比他的暗劲更为强大了,一下就震开了他的手掌不说,还令得他的手掌发麻。

    硬拼之下,秦风落入下风,但劣势很微弱!

    这个结果,再次令得包括柳宗盛在内的武学宗师和武学天才震惊不已。

    如果不是看到秦风的右手毫发无损,他们几乎不敢相信秦风可以只凭暗劲与雷绝硬拼!

    他们也无法想象,秦风的暗劲到底要精纯到何种地步,对暗劲的运用到底要精妙到何种程度,才可以做到这样!

    没有答案!

    另外一边,洪天霸的瞳孔陡然放大!

    尽管秦风之前所展现出了超强的实力,而且拥有一颗无敌之心,但在他看来,只要自己的大弟子雷绝突破化劲,击杀秦风易如反掌。

    但结果,根本不像他所想象中的那样!

    “这……这怎么可能?”

    与此同时,雷绝心中巨震,再次懵~逼了!

    原本,他以为自己突破化劲之后,可杀秦风如屠狗,却没有想到,秦风仅仅凭借暗劲便可硬抗他的攻击。

    可能么?

    呼!

    一击不中,秦风继续攻击,右手化爪,抓向雷绝的心脏。

    黑虎掏心!

    这一击,依然是借助形意的虎形,但出招更为凌厉,暗劲遍布五指。

    呼!

    这一次,雷绝没有再去化解秦风的攻击,而是任由秦风抓向他的心脏,他猛然化手为刀,一记手刀劈向秦风的脑袋。

    虽然秦风可以硬抗他的暗劲,让他很震惊,但也仅仅只是震惊,突破暗劲后的他,还是占优的!

    更为重要的是,他可以用意控劲!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可以在秦风抓中他心脏的瞬间,将劲力集中在心脏处,抵挡秦风的攻击。

    而后,他可以在秦风无法做出任何躲闪动作的时候,意念控制劲力至手刀,劈碎秦风的脑袋——秦风单靠暗劲防御,根本无法抵挡他的手刀!

    雷绝知道化劲宗师的优势,并且充分利用了这一点,秦风怎能不知?

    唰!

    手刀劈来,秦风连忙抽手,脚下一晃,抽身爆退。

    “嘿,小畜生,你不是很狂么?你不是要开创先河,暗劲杀化劲么?躲什么?继续硬拼啊?”

    一击逼退秦风,雷绝没有转守为攻,他像是小人得志一般,一脸讥讽地说道。

    “比武开始至今,你似乎还未伤到我一根汗毛!”秦风冷笑回应。

    “你找死!”

    愕然听到秦风的话,感受到脸部的伤势,雷绝瞬间暴怒,身形一闪,直接冲着秦风扑杀而来!

    “砰!”

    “砰!”

    “砰!”

    ……

    前方的空地上,秦风和雷绝两人,身影交错,速度极快,宛如两道幻影,互相追击、扑杀,拳脚不断碰撞在一起,响声刺耳。

    一招,两招,三招……

    在众人不敢置信的注视下,秦风以暗劲巅峰的实力与雷绝激战了数十招。

    砰!

    又是一次硬碰之后,秦风与雷绝两人的身影分开。

    此时已到了黄昏,但众人依然清晰地看到,秦风嘴角溢出了血丝,而雷绝则是没有再添任何新伤,体内气血旺盛,滚滚如潮。

    秦风受伤了!

    看到这一幕,包括柳宗盛在内的众多武者心如明镜。

    秦风虽然没有被雷绝击中,但和雷绝激战数十招,每一次撞击,因为劲力不如,都会处于下风,次数一多,内脏难免会被震伤。

    “以暗劲巅峰实力与化劲宗师激战数十招,未曾落败,甚至没有被击中,这个秦风的武学造诣称得上冠绝古今,同境之中,绝对无人是他的对手!”

    一直沉默不语的少林主持空冥大师开口了,语气之中带着深深的遗憾,“但很可惜,化劲与暗劲的差距无法逾越,他想越级击杀化劲宗师,毫无可能。”

    “小畜生,就算你是古往今来第一天才,又能怎样?我迈入化劲之后,你的攻击无法伤到我分毫,我立于不败之地,你怎么跟我打?”

    耳畔响起空冥大师的话,雷绝冷笑不已。

    没法打!

    包括柳宗盛在内,所有武学宗师,都知道,雷绝说的是事实。

    雷绝可以利用意控劲,轻易化解秦风的攻击,而且可以做到无缝衔接发动攻击,利用秦风出招与变招、出招与收招之间的空档,攻击秦风。

    虽然秦风在刚才的激战中,凭借丰富的战斗经验和可怕的战斗本能,每次都能在危险之际及时收招、躲闪,但秦风能够躲一次,不可能每次都躲掉!

    只要秦风有一次无法及时躲闪,便会被雷绝重创,乃至一招击杀!

    退一万步讲,就算秦风每次都能够成功躲掉雷绝的绝杀,接连的硬碰硬,最终也会彻底伤到秦风的五脏六腑,影响秦风的战力。

    时间一长,秦风必败无疑。

    而落败,意味着死亡!

    “怎么办?”

    接连听到空冥大师和雷绝的话,看到柳宗盛等人沉默,洛青珂与郭俊珉两人心急如焚,望向秦风的目光充斥着担忧。

    与此同时,王梦楠、陈静、张欣然、苏妙依和朱文墨五人,则是眼巴巴地盯着秦风!

    因为内心那份无条件的信任,他们不相信,秦风刚才喊出的那句话是信口开河,但秦风和雷绝刚才的交手的结果,以及众人的反应,开始让他们对秦风的信心有了那么一丝动摇。

    他们在等,等秦风开口,再次坚定他们的信心!

    “如果我告诉你,刚才我是故意借机与你以战代练,从而寻找突破化劲的契机,你信么?”

    下一刻。秦风擦掉嘴角的血迹,再次开口,声音不大,却如同惊雷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