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 289章 必有一战
    柳宗盛急眼了。

    对他而言,雷绝的存在就如同悬在头顶的一把钢刀,让他吃不好、睡不好,他不希望看到再有人死在雷绝手中。

    为了避免这一点,他第二天一大早便乘高铁前往东海。

    中午的时候,他抵达了东海,但没有直接去找秦风,而是按照王虎成的建议,先去了东海医院。

    东海医院住院部骨科所在楼层的一间病房里,柳伟打着石膏绷带,靠在床头,手里拿着手机,看着华夏武学界这几日的动态。

    “该死的,这个雷绝到底哪里冒出来的?早不出来,晚不出来,眼看刑风要来东海教训那个姓秦的王八蛋了,他出现了,而且将刑风打死了,实在太可恨了!”

    看着,看着,柳伟忍不住骂了起来。

    几天前,当他从刑兵嘴中听说,刑风要来东海教训秦风后,他很兴奋,也很期待。

    结果,他没等到刑风,而是等到了刑风的死讯……

    这让他很是郁闷,同时也在物色其他人选,结果发现雷绝在华夏武学界掀起了血雨腥风,连续击杀多名暗劲巅峰的高手。

    这让他差点没气吐血!因为,他很清楚,如今整个华夏武学界的目光都被雷绝和洪门吸引了,无论是他扯着虎皮做大旗去忽悠其他武学天才,还是去找其爷爷柳宗盛告状,都无济于事——在这个节骨眼上,绝对没有人愿意为他

    出头!

    “小伟,没事,等这个风头过去了,我带你亲自去找你爷爷,让他找人帮你教训那个姓秦的。那个姓秦的敢打断你的手,我看他的武功是练到头了!”

    随着柳伟的话音落下,距离病床不远处,柳伟的母亲张春兰忍不住开口,语气中怨气冲天。

    在她看来,柳伟身为华夏武术协会会长的亲孙子,被人打成这样,简直是整个柳家的耻辱!

    “砰——”

    张春华的话音刚落,伴随着一声闷响,病房的门被人推开,柳宗盛黑着脸走了进来。

    “爸,您怎么来了?”

    张春兰回头,看到柳宗盛后,惊得直接站了起来。

    “爷爷……”

    与此同时,柳伟见到柳宗盛来了,以为柳宗盛是为了给自己出头而来,心中大喜,连忙放下手机,跳下床,一脸痛苦、委屈地看着柳宗盛。

    他在用这种无声的方式,告诉柳宗盛,自己有多么悲惨,希望柳宗盛能够早点去教训秦风,教训的时候下手狠一点!

    “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成天不好好学习,仗着一点三脚猫功夫惹是生非,我看都是你们惯出来的!”

    下一刻,在柳伟一脸期待的表情中,柳宗盛快步走到张春兰身前,手指着张春兰,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爸……”

    张春兰直接懵~逼了!

    她虽然不像柳伟那样主观地认为柳宗盛来到这里是为留我出头,但也认为柳宗盛是心疼孙子,特地来医院看望柳伟,哪里想过柳宗盛进门便训斥自己?

    何况,自从她嫁入柳家之后,这还是柳宗盛第一次训斥她!

    “爷……爷爷……”

    柳伟同样一脸懵~逼,然后下意识地开口,试图辩解什么。

    “你给我闭嘴!”

    耳畔响起“爷爷”两字,柳宗盛将目光投向柳伟,恨铁不成钢地怒斥道:“你还知道我是你爷爷?我怎么会有你这种不争气的孙子?”

    “爸,您这是怎么了?”

    再次听到柳宗盛的训斥,张春兰从懵~逼中回过神,一脸不解地看着柳宗盛。

    “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你儿子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你心里没点数吗?”柳宗盛黑着脸,继续训斥道。

    “爸,小伟虽然也有不对的地方,但那个人下手也太狠了……”张春兰弱弱地辩解道。

    “下手狠?你应该庆幸,他没有打死你儿子!”

    柳宗盛没好气地说着,他虽然和秦风从未谋面,但也听说过秦风的事迹,知道秦风的行事风格。

    除此之外,他在王虎成昨晚离开后,又给王虎成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了秦风的住处,同时好奇秦风为何在东海大学当保安,结果得知了其中的缘由——秦风在保护战友的妹妹陈静!

    而……柳伟可是曾在与陈静的比试之中动手动脚、耍流氓,事后更是叫嚣着将陈静的初夜当成赌注!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柳宗盛很清楚,秦风只是打了柳伟几个耳光,打断柳伟的右手,已经给足了他和整个柳家面子。

    “——”

    张春兰再次傻眼了,在她看来,柳伟纵然再不对,怎么也是柳宗盛的孙子,柳宗盛这话说得也太过分了。

    “不争气的东西,披上衣服,跟我走!”柳宗盛再次开口,语气毋庸置疑。

    “爷……爷爷,我的伤害没好呢,不能出院……”柳伟弱弱地说道,他以为柳宗盛要带他回家。

    “谁让你出院了?我要带你去找秦风!”柳宗盛道。

    “找秦风?爷爷,我就知道你最心疼我了……”

    柳伟闻言,先是一怔,而后狂喜,那感觉像是瞬间从地狱回到了天堂。

    然而——

    下一刻。

    柳宗盛的话,直接让他再次跌入了地狱。

    “心疼你?我是带你去给他道歉,你最好祈祷秦风会原谅你,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

    病房里,张春兰和柳伟母子目瞪口呆地看着柳宗盛,一动不动,宛如两尊活灵活现的雕塑。

    这一刻,他们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一个假的柳宗盛?

    ……

    四十分钟后,柳宗盛带着柳伟抵达了东海大学,直奔家属院1号校长楼,在苏文的房子里见到了秦风,张欣然、陈静和苏妙依三人也在场。

    “小风,我特地从燕京赶到这里,是专程带这个不争气的孙子来给你道歉的!”

    进入房间后,柳宗盛没有入座,而是直接做出一个武者惯用的拱手姿势,开门见山地说出来意,向秦风致歉。

    “呃……”

    耳畔响起柳宗盛的话,看着柳宗盛那歉意而真诚的模样,陈静、张欣然和苏妙依三人都呆住了!

    要知道,柳宗盛可是华夏武术协会的会长,属于整个华夏武学界的泰山北斗!

    这样一个牛叉的大人物,在自己孙子被秦风狂扇十个耳光,打断手臂后,还专程登门,诚恳地给秦风道歉……

    这……让她们觉得很不真实!

    “爷爷为什么要这样做?”

    与此同时,柳伟已经被惊得麻木了,他心中只有这样一个疑问。

    他实在很好奇,这个秦风到底是何方神圣,以至于让自己的爷爷这般低声下气?

    “柳会长,你若想道歉,早就来了,不会等到今天。”

    秦风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惊讶,而是如同没有涟漪的湖面一样平静,当他看到柳宗盛带着柳伟登门后,便猜到了柳宗盛的真正目的!

    “小风,原本我在事发当天就应该来的,但最近事务缠身……”

    柳宗盛有些尴尬,他没有想到,秦风竟然这般直接地戳破了他的谎言,同时试图解释什么。

    然而——

    不等他的话说完,秦风便再次开口打断。

    “柳会长,你放心,我与雷绝之间必有一战,我不会让他活着离开华夏!”

    秦风缓缓开口,声音不大,却让柳宗盛浑身一震。

    “小风,希望你能早日出手,拜托了!”

    柳宗盛不再虚伪地客套,而是再次拱手,一脸恳求。

    “他……他能击杀雷绝?”

    柳伟彻底傻眼,他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秦风,那感觉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冷的笑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