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 082章 在一起的机会
    ,一世兵王最新章节!

    082章 在一起的机会

    应该会成功。

    这是在场大多数人心中的答案。

    一方面,江家虽然无法和富有底蕴的苏家媲美,但其实力并不弱。

    江家老爷子当初也在朝中任职,最终以某部~委一把手的身份退休。

    而江老爷子有两儿两女,除去江开辉即将挤进南苏权力中枢之外,江涛的大伯江开光是南苏乃至长江三角洲有名的商人,资产近百亿,名列胡润榜之中,而且排名在中间。

    相比江开辉和江开光而言,江涛的两位姑姑稍显逊色,大姑在某部委是实权副厅,而小姑则在南苏某正厅~级的国企当副总。

    可以说,以江家的实力,放眼南苏乃至整个长江三角洲都算得上很有份量了。

    而苏家抛开底蕴不谈,随着苏老爷子退下,注定了要走下坡路,更为要命的是,苏家三兄妹中,除了苏文之外,其他人论前途很难超越江开辉,而苏文的心思都放在了研究学术上面,志不在官场。

    如此一来,在不谈底蕴的前提下,未来的江家还是有可能和苏家平起平坐的,甚至有望超越!

    另一方面,他们觉得,如果江开辉没有把握的话,应该不会贸然开口。

    而那些少部分认为江家不可能成功的人,也有自己的理由。

    第一,江家不及苏家,虽然有望追赶,但需要时间和江开辉的官运。

    第二,江涛配不上苏妙依。

    江南第一才女。

    北雪雁,南妙依。

    这两个评价,足以让江涛望而生畏。

    在他们看来,以苏妙依的个人资本,配上苏家的光环,完全可以配得上燕京城那些皇亲国戚的后代。

    何况,据他们通过小道消息得知,有不少皇亲国戚的大少们都对苏妙依很感兴趣?

    “黄书~记,您觉得苏老爷子会点头同意吗?”一名客人好奇地问道。

    “我可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黄建民笑着开了个玩笑,眉头却是不经意间皱了一下,看向问话之人的目光中带着几分不悦。

    因为,对方等于在给他挖坑——无论他回答会还是不会,都注定要得罪人。

    那人察觉到黄建民目光不悦,意识到了自己的愚昧,连忙将脖子缩了回去,嘴巴夹得比处女的双腿还紧。

    而其他人则没有自讨没趣,甚至还暗中取消问话之人说话不动脑子。

    “你们说苏老爷子会同意吗?”

    与此同时,小辈的阵营里,那十几名青年经历了起初的惊讶和羡慕之后,议论纷纷,其中有人更是问出来心中的疑惑。

    “你觉得江涛哪点能配得上妙依?”

    不等其他青年说出自己的看法,张欣然开口了,一副怼人的架势,“何况,退一万步讲,就算苏老爷子点头,你们觉得妙依会同意?江涛那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做梦!”

    “——”

    那十几名青年一阵无语。

    在他们看来,张欣然这也太直接了,说话完全毫无顾忌,但他们转念想到张欣然的身份后,又释然了。

    以张百雄在长江三角洲的身份地位,还真不用忌惮江家。

    就在客人们议论的同时,苏家古宅的堂屋里,以苏儒林为首,整个苏家,除了小辈,全部聚齐了。

    其中,苏儒林坐在上位,旁边空着一个位子——那是苏妙依奶奶的座位,老人家已经驾鹤归西好几年了。

    苏妙依的大伯和苏文分别坐在下方左右两侧,接着便是苏妙依的伯母和李淑琴,最后是苏莉和其丈夫。

    这样的排座,除了年龄,辈份的因素之外,也是家中地位的体现。

    苏妙依的大伯苏墨,如今是华夏经融领域某部门的实权司长,而且还不到五十岁,下一步很有希望迈过副部这道门槛,成为该部门的副部长,或去掌管某国有银行。

    苏文虽然一门心思都在学术研究上,但其在经济领域的造诣完全不逊色于苏儒林,甚至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在经融领域地位极高,而且东海大学是副~部级的大学,论行政级别也很高。

    苏莉虽然年不到四十便成为了南苏省~政~府的大管家,但刚提拔没多久,而且是在苏儒林没有退下来的时候提拔的,很大程度上是沾了苏儒林的光。

    如此一来,能力平平的苏莉,若想今后凭借自身能力,在仕途上有所作为,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也正是因为这样,苏莉才主动向江开辉示好,并且表明态度,同意江涛与苏妙依在一起,以便于日后得到江开辉照顾。

    片刻后,在苏儒林等人的等待中,生活秘书陈有成带着江开辉、江涛父子以及苏妙依来到了堂屋门口。

    客人带到,陈有成看了一眼苏儒林,见苏儒林没有指示,便悄然退了下去。

    而江开辉则带着江涛,迈入堂屋。

    与此同时,堂屋之中,除了苏儒林之外,其他人都站起来迎接。

    “老师,开辉祝您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江开辉对着苏儒林鞠躬,送上祝寿词。

    “苏爷爷,祝您生日快乐,健康长寿!”

    江涛跟着鞠躬,也送上了自己的祝福,这个祝福词是他琢磨很久决定用的,不华丽,不轻浮。

    “谢谢!”苏儒林微笑颔首,然后道:“坐吧。”

    江开辉闻言,点点头,然后冲苏家三兄妹及他们的爱人微笑示好,才坐在了椅子上。

    江涛则是拎着礼盒,站在江开辉的身后。

    而苏琉璃则是不动声色地走到了苏文、李淑琴夫妇的身后站定,秀眉依然皱着,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开辉,我已经吩咐下去了,不收礼。”苏儒林看到江涛手中的礼盒,开口提醒道。

    “老师,一点心意。”江开辉笑道。

    “规矩不能破。”苏儒林摇头。

    “老师,我哥偶然得到了这幅颜真卿的《刘中使帖》,据说是真迹,您还是收下吧。”江开辉说道。

    嗯?

    耳畔响起江开辉的话,苏文等人都是一怔。

    乱世黄金,盛世古董字画。

    颜真卿是继王羲之后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书法家,是华夏文人书法的重要里程碑。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颜真卿的真迹字帖,一旦现世,会让字画收藏家们为之疯狂,若是拍卖的话,会被炒成天价。

    江开辉送给苏儒林颜真卿的《刘中使帖》真迹,绝对可以算得上厚礼,而且是投苏儒林所好——苏儒林平生除了研究学术、做官之外,独爱书法。

    果不其然,苏儒林也是眼前一亮,然后笑了笑道:“开辉有心了,但这份厚礼,更不能收。”

    “老师……”

    江开辉还想坚持。

    “我一会过过眼瘾就好。”苏儒林打断。

    “好吧。”

    江开辉无奈叹气,他为了得到这幅颜真卿的《刘中使帖》可是没少花心思,而且让江涛的大伯砸了一笔大钱,却没有想到,苏儒林不收。

    “江省~长,老爷子虽然不收礼,但心意肯定是领了的。”苏莉见状,笑着圆场,不想让江开辉尴尬。

    “老师高风亮节,值得我学习。”

    江开辉闻言,只好将郁闷的情绪排除,不着痕迹地拍了个马屁。

    “倒不是高风亮节,而是我们党~员~干~部要控制自己的,守住自己的底线,而且上面明文规定不许收受贵重礼品。”苏儒林正色道。

    “开辉受教了。”

    江开辉连忙回应,然后想到今日来的目的,收起拍马屁的心思,定了定神道:“小涛,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苏伯伯和伯母。”

    “苏伯伯,伯母。”

    江涛心领神会,恭敬地对苏墨夫妇鞠躬行礼。

    苏墨夫妇微笑点头。

    “你苏叔叔和李阿姨。”

    江开辉再次介绍,然后见江涛鞠躬问好后,又责怪道:“按理说,你到你苏叔叔的学校上学,早就应该去拜访你叔叔和阿姨的!”

    “等十一假期结束就去拜访叔叔阿姨!”江涛很聪明地接话。

    “开辉,此言差矣,学校是国家的,我只是管理。”苏文纠正,然后客套道:“小涛啊,拜访就算了,有空可以去我们家玩。”

    “好的,叔叔。”江涛连忙点头。

    “小涛,苏莉阿姨你已经认识了,这是你刘叔。”江开辉又介绍苏莉和其爱人。

    “小涛啊,听说你是以南苏榜眼的身份考进东大的,回头有空多向小伟传授学习经验啊。”苏莉的爱人刘爱国,笑着说道。

    他已从苏莉那里得知了江家父子此次前来的目的,而且知道苏莉的态度,自然要说江涛的好话。

    “论学习,十个我也赶不上妙依,小伟只要学到妙依的经验,华夏的大学随便挑。”

    江涛贬低自己抬高苏妙依,一方面是表现自己谦逊的一面,获得苏家人的好印象,更为重要的是想让苏妙依消气。

    然而——

    让江涛郁闷的是,苏妙依连看也没看他一眼。

    嗯?

    江开辉也捕捉到了苏妙依的反应,隐隐觉得不妙,但考虑到苏老爷子才是关键后,又镇定下来,道:“老师,我有个提议,不知能不能讲。”

    “你说吧。”

    苏儒林心如明镜,但不动声色。

    “老师,是这样的,我家小涛自小就对妙依很是喜欢,曾不止一次跟我提想和妙依在一起,我跟他说,这个得要老师您点头才行。”

    江开辉斟酌了一下说辞,然后缓缓道:“今天,借着您大寿的日子,开辉冒昧向您申请,给小涛一个和妙依在一起的机会,您看行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