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671章 墨尋
    第671章墨尋

    “公輸一族?魯族?”

    听到這兩族之名,白衣青年輕喃一聲,不過,好像對于這兩族之名,他臉上並未有什麼忌憚的神色。

    “如果接待不周,的確是我族的失誤,今日是我族年輕一輩大比之日,也是我們墨族的盛會,還望你們能夠理解。”

    說到此處,白衣青年的面色陡然一冷,聲音也是變得冰冷了下來︰“但是,我墨族之人,還輪不到你來管教吧?”

    “我們不想惹事,不過,有人欺上門來,也怪不得我了。”對此,秦逸塵只是聳了聳肩,一副無奈的模樣。

    “呵呵,真是好大的口氣。”

    白衣青年眸子略微陰沉了起來,從秦逸塵的語氣中,他根本沒有察覺到外族對于墨族的敬意!

    “你們不是要找人嗎?與我比試一番,我帶你們去如何?”

    在頓了頓之後,白銀青年眼眸微微眯起,道。

    “比試什麼?”

    魯小官皺了皺眉頭,問道。

    “既然你們同為班門遺族,那就按照班門的規矩,自然比試工匠之道。”白衣青年笑道,那般模樣,極其自傲。

    听到這話,魯小官與公輸芷依的面色都是一變。

    若是這個家伙說比試精神力造詣,那他們根本就不在乎,畢竟,秦逸塵的精神力擺在那里,雖然這個青年已經突破到了地級,但是他們對秦逸塵有著足夠的信心。

    但是,若是要比工匠之道的話……

    在他們印象中,從出了公輸一族之後,秦逸塵並沒有刻畫過任何東西,如何能與在這種競爭激烈的壞境下長大的墨族之人相比!

    “就依你所說。”

    不過,還不待他們拒絕,秦逸塵的聲音,卻已經是響起。

    “好,有種!”

    听到秦逸塵應約,白衣青年面上閃過一抹意外的神色。

    “啪!啪!”

    隨著這個青年拍了拍手,從那黑壓壓的人群中,有著不少人,抬著兩塊巨木走了過來。同時,那黑壓壓的人群,也是看向了這邊。

    “咦?墨尋是要與他們比工匠之道嗎?”

    “切,不知道是哪支遺族中不懂規矩的小屁孩,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墨尋雖然並不是我族年輕一代第一人,但是,他的實力,絕對也能排進前五了!”

    “不知所謂!”

    一道道喧嘩之聲,也是不斷的從人海中響起,那眾多的墨族之人,都是帶著戲謔的目光,望著秦逸塵三人。

    “百年奎剛木?”

    待到那些抬著巨木的人靠近,魯小官眼瞳一縮,驚呼道。

    百年奎剛木,乃是工匠一族之人雕刻時最好的選擇之一!

    在他們魯族之中,有著專門種植奎剛樹木之地,但是,因為奎剛木生長的需求太過苛刻,而且,生長極其緩慢的緣故,所以他們一族生產的數量極少。

    只有一些老家伙和年輕一輩的翹楚,才有資格動用這些東西。

    可是在墨族,僅僅是一場他們看來是鬧劇的比試,便動用這等罕見材料,由此可見,這墨族的財大氣粗,可遠超他們兩族!

    而對于魯小官的反應,墨尋仿若早就料到了一半,他的目光,猶如看待幾個土包子一般,充滿了不屑。

    在黑壓壓人群的中央,有著一處高台。

    高台上,五名身穿黑袍的老者凌然而立,他們的眼眸,皆是深邃不已。他們就是靜靜的站在那里,一種隱晦的波動,卻不斷的從其周身蕩漾而開。

    這五名老者,都是墨族的長老!

    對于那邊發生的事情,通過族人的稟告,他們也是了解了。

    不過,他們也並沒有去阻止的意思。

    在他們看來,墨尋這般做法,很是符合他們的胃口,若不是擔心烙下欺負年輕人的丑名,恐怕他們自己都主動出手了。

    敢在墨族中撒野之人,千百年來,也難得遇見一個!

    “嗒!”

    很快,兩塊丈許長,一米多寬的百年奎剛木被放在了兩人左右側。

    “小子,你還有最後一次機會。若是現在給我磕頭認錯,我可以原諒之前的無禮!”

    墨尋嘴角勾起一抹獰笑,對著秦逸塵笑道。

    這態度之中,絲毫沒有將他們當成同為班門遺族的禮儀,有的,只是以自我為中心的傲意!

    “希望你工匠一道上的造詣,能有你口舌之利這般厲害。”

    秦逸塵瞥了他一眼,一句話便是讓得後者將剩下的嘲諷話語給生生咽了回去。

    “好!好!”

    身為墨族年輕一輩中最為耀眼的天才,何曾被人如此諷刺過,更何況,這個家伙,還只是一個外族之人。

    墨尋氣得渾身一顫,手指有些怒不可遏的點了點秦逸塵,眸中盡是陰沉之色。

    仿若,他已經在思考,等讓這個家伙知道什麼事坐井觀天後,該如何處置他了!

    畢竟是同為班門遺族之人,不好撕破臉面下死手,但是若是太過輕易的放過他們,又難泄心頭之恨。

    “那個家伙,是在找死嘛?”

    “他不知道墨尋的精神力已經晉入地級了嗎?他一個靈破境的家伙,拿什麼去和墨尋相比?”

    “真是可笑,竟然敢去和墨尋比,他可是進入人神合一狀態數次之人啊!”

    “呵呵,估計他們連什麼叫人神合一都不知道吧?”

    在一道道戲謔的目光中,嘲諷之聲沒有半點壓抑,轟然響起。

    “哼!”

    而後,墨尋也沒有再與秦逸塵率裁矗 蛭  鄭 笳叩淖焐嘀   揪筒皇且桓黽侗鸕模 肫淙?齦齷彝吠亮常 蝗緲斕憬 獬︿志紓 煤玫男呷杷且環 br />

    “唰唰!”

    一點寒芒在墨尋手中閃爍而起,隨後,他的手掌飛快的在百年奎剛木上舞動了起來,一絲絲木屑,飛快的掉落而下。

    “不愧是墨尋,看來在剛才的大比上,他還是有所保留了啊!”

    “嘶……看墨尋的模樣,似乎是想雕畫傀儡獸啊!”

    隨著墨尋的動作,人群中在響起兩道喧嘩聲之後,便是變得安靜了下來,一個個墨族族人,都是目不轉楮的盯著墨尋手上的動作,生怕打擾到後者,或者錯過什麼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