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668章 傲慢的墨族
    第668章傲慢的墨族

    雖然公輸一族與魯族傳承不如墨族那麼完善,整體實力也比不上墨族,但是,總體而言,都是共出班門!

    而墨族有遺訓,對同為班門遺族之人,當以禮相待。

    雖然,班門遺族的現狀,墨族隱約有著以班門掌權者的身份自恃,但是,對于遠道而來的兩族之人,他們還是不會拒之門外。

    不過是片刻時間,那個老村長再次出現在兩人面前,手中,也是多了一塊木符。

    在老者的指引下,三人來到了村落的後山前。

    “唰!”

    來到這里後,老村長將木符拋起。

    “嗡……”

    木牌飛射而起,在他前方丈許處的半空中消失,而隨著木牌的消失,那處空間猶如被投入一顆石子的湖水一般,圈圈漣漪蕩漾而開。

    而後,隨著空間的波動,一閃光門出現在了半空中。

    “走吧。”

    秦逸塵對著公輸芷依與魯小官微微一笑,腳下一踏,邁了過去。

    “唰!”

    在進入這扇光門後,秦逸塵只感覺眼前一花,一陣耀眼的光芒閃現而出,讓其眼楮都忍不住微微閉上。

    待他再度睜開眼時,原本眼前普通大山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片遼闊無盡的大地!

    在這片大地上方的空間,呈現一種扭曲之色,不時的有著銀光在其中閃爍。

    從上方的空間中,秦逸塵能夠察覺到一種來自精神力方面的威壓,那種威壓極其的隱晦,甚至為不可查,但是秦逸塵還是清楚的感受到了。

    “不愧是墨族,這種手筆,可遠超公輸一族了。”秦逸塵面色變得嚴肅了不少,心中也是輕喃道。

    “嗡……”

    很快,在秦逸塵身後,公輸芷依和魯小官的身影也是浮現出來。

    “嘶……”

    當看到眼前這一片仿若寬饒得沒有邊際的大地時,他們倆人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咦?怎麼沒人接待我們?”

    在短暫的驚愕後,魯小官皺了皺眉頭,疑惑道。

    秦逸塵笑了笑,目光望向遠處,隱隱間,能夠在他們實現的盡頭,看見一座極為龐大的城市輪廓,如同一只趴伏在平原上的遠古凶獸一般!

    “走吧。”

    秦逸塵搖了搖頭,身影一動,便是對著遙遠之處的城市輪廓飛掠而去。公輸芷依與魯小官也是連忙跟上。

    平原雖然極其的遼闊,不過對于秦逸塵三人而言,卻並不算什麼,短短十分鐘左右的時間,那座龐大的城市輪廓,便是清晰的出現在了三人的視線之中。

    第一眼見到這座巨大的城市時,秦逸塵有些驚愕,這座城市並非想象中那般充滿霸氣,城市的圍牆,根本不是用什麼巨大的石塊,而是一根根巨大的木頭堆砌而成!

    不知道這座城市已經存在了多少歲月,但是那些木頭,卻沒有一絲的腐朽,一種異常古老的氣息,自城市之中彌漫而出,讓人略微領略到那來自遠古的味道。

    隨著越發的接近,秦逸塵驚愕的發現,在這個城市的上空,不時的有著一道道騎乘著木制坐騎的身影掠過,整個城市,顯得熱鬧非凡。

    “這便是墨族嗎?”

    望著那一只只堪比公輸芷依那只小黃的木制坐騎,秦逸塵的眼眸微微眯起,心中不由的一陣感慨。

    難怪墨族隱約的以班門掌門的身份自居,單單是眼前所看到的景象,便可窺視一二。

    墨族,比起公輸一族和魯族而言,底蘊的確是要強悍不少啊。

    小黃,還是公輸玉山賜給公輸芷依的,而在這里,這種坐騎仿若是尋常得不得了一般,雖然做工上稍微略遜于小黃,但是卻是隨處可見。

    這時,公輸芷依與魯小官也是出現在了秦逸塵的身後,兩者見到眼前這幕時,面色頓時變得有些罕見的凝重了起來。

    這些東西,就算是他們想要制造,都得耗費不小的心神,沒想到,在這里,竟然如同普通的貨色一般!

    “都附靈了,這墨族,看來真不簡單啊。”秦逸塵輕笑道。

    “咻!”

    就在這時,一道破風之聲響起,一道騎乘在木鳥上的身影從巨大城市的一顆巨木上掠起,落在三人前方。

    這時,秦逸塵才是看清,坐在木鳥上的,乃是一個約莫二十四五歲的青年。

    “你們幾個就是公輸一族和那個什麼魯族的?”

    這個青年目光掃視了三人一眼,眉頭微微皺了皺,仿若是有些不耐一般,叫道。

    秦逸塵點了點頭,心中卻是有些不滿,這個家伙,肯定就是接待他們的人了,沒想到還得自己跑到這城市前來了,他才露臉。

    此時,公輸芷依與魯小官也是揮了揮手上那代表兩族的信物。

    “行了,你兩跟我來吧。”

    這個青年瞥了那兩塊信物一眼,淡淡的說道。

    “我們兩?那他呢?”

    公輸芷依當場就有些不樂意了,身為公輸一族的掌上明珠,哪怕是跟在秦逸塵身旁,後者也是好吃好喝好玩的供著,何曾被人如此隨意的對待過。

    “廢話,我們墨城,豈是什麼人都有資格進來的?”

    本來準備掉頭就走的青年,听到公輸芷依銀鈴般的聲音,忍不住多看了後者幾眼,眼中閃過一抹驚艷之色,不過,在看到秦逸塵時,他當即眉頭一皺,呵斥道︰“那小子,你沒有信物,就趕緊出去吧,免得等下巡邏的發現了,將你當成什麼偷潛進來之人,可就麻煩了啊。”

    “呵呵……”

    對此,秦逸塵心中冷笑一聲。

    開玩笑,哪怕是公輸一族,都從來沒有外人潛入進去過的例子,何況還是底蘊更深的墨族呢?

    這個青年這番話語,無非就是看不起人罷了!

    若是放在平時,秦逸塵多半會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也就作罷。但是,這里,可是他特意尋過來的,而且,他還有事要找墨族,怎麼可能被這麼一兩句嘲諷的話語給勸退?

    更何況,眼前這個青年,看上去二十四五的年紀了,精神力也不過是靈動境的樣子,還真沒資格在他面前指手畫腳,狐假虎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