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667章 墨族幸秘
    第667章墨族幸秘

    從魯小官口中,秦逸塵得知了一些關于墨族的很多事情。

    班門最後一任掌門!

    墨族之人,能當上班門掌門,可見,墨族之強。

    “你不會……是要去墨族吧?”

    說完之後,魯小官看向秦逸塵,神色有些復雜。

    秦逸塵擁有巨匠之錘,這是事實!

    擁有巨匠之錘者,為班門掌門。

    但是,墨族承不承認秦逸塵這班門掌門的身份,這就很難說了。

    除非,秦逸塵能展露出能讓墨族信服的實力!

    魯小官的確有些佩服秦逸塵,對他是心悅誠服,但是,就目前為止,秦逸塵表現出來的天賦,都是在煉丹上。

    雖然,秦逸塵的精神力造詣的確很高,但是,這若是想要墨族信服,還是遠遠不夠的。

    其實,說起來,在班門領域當中,秦逸塵,只能算是個門外漢而已,最多,勉強算是入門。

    “嗯。”

    秦逸塵堅定了點了點頭。

    墨族,他必須去。

    雖然,他已經獲得了公輸一族與魯族的認可,但是,這兩只遺族加起來,也不能與墨族相比。

    若墨族不承認他這班門掌門人,那他也只不過是名存實亡的掌門而已。

    “芷依和逸塵哥哥一起去!”

    小妮子第一個站出來擁護秦逸塵,甚至對墨族之行,顯得有些躍躍欲試。

    “我……也去吧。”

    被兩個人盯著,魯小官也只能無奈的答應了下來,只不過,眸子內卻有些隱憂。

    事情確定下來之後,秦逸塵將大家齊聚一堂。

    “你又要出去?”

    呂伶菡是第一個站起身的,一雙粉拳,也被她拽緊。

    她身邊,風千雪和舒如嫣臉色也有些不好看,特別風千雪,想要跑到秦逸塵身邊去,但是,又似乎怕惹兩位姐姐不高興,所以,強忍了下來。

    秦逸塵當然也想帶著她們一起去,但是,墨族情況未知,他不敢冒這個風險。

    “我……”

    秦逸塵臉上盡是歉意與愧疚。

    很多事情,他埋在心里,並沒有說出來。

    壓力,只要他一個人承受就夠了。

    歐陽世家身後的那只幕後黑手,讓他不敢放松下來,因為,若他止步不前,很有可能,他們也會如歐陽世家那樣,無聲無息的被人湮滅。

    如風問天也是一樣。

    在知道風千雪有可能是被奪舍後,他就覺察到了什麼,但是,他並沒有說出來。

    甚至,到現在,對歐陽昊天,和歐陽世家的搜尋,也沒有停下!

    而此次,他對秦逸塵說的那句話,卻暴露了他的心聲。

    同樣的,風問天和秦逸塵一樣,一個人將壓力抗了下來。

    因為,這種事情宣揚出去,肯定會引起巨大的恐慌,一旦事情流露出去,那麼,很有可能會遭來那只幕後黑手的殺人滅口!

    “早去……早回。”

    見秦逸塵那一臉愧疚,呂伶菡心中也不由一痛,掩面而走。

    其實她很清楚,秦逸塵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們,但是,她想要替自己的夫君抗一點壓力啊!

    “自己太弱了嗎……”

    從大廳出來後,呂伶菡目光看向遠處。

    以她這個年齡,達到了近武王巔峰的層次,已經能與皇城中那些所謂的天才,天之驕子相提並論了。

    但是,武王巔峰,遠遠不夠。

    特別是在幸家被圍的那天,她深刻的意識到,自己的實力不足。

    她並不能幫上秦逸塵,她只是自己夫君的累贅……

    “傻瓜。”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溫柔的聲音在她耳邊出現,同時,她感覺自己的嬌軀被擁入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夫君,是伶菡沒用……”

    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她將頭埋進秦逸塵的懷中。

    “誰說你沒用的?”

    秦逸塵將她頭抬了起來,認真的看著她,說道,“你很強,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傻瓜。”

    當初玄陰祖師,那是何等的強大,他可是見識過的。

    而且,其實從呂伶菡身上也看的出,這天生陰脈的強大。

    距離呂伶菡修煉玄冥恆體決才兩三年時間,但是,呂伶菡已經從當初武師境界,到現在的武王巔峰,其中跨越了三個大境界!

    幾乎可以說是一年一個大境界,這樣的速度,能有幾個人與之相比?!

    即便是秦逸塵,經歷了種種機遇,若不是有風千雪鳳息相助,還會落後與她。

    足以可見,天生陰脈有多麼強橫。

    “要相信自己,你不比任何人弱!”

    秦逸塵愛憐的看著她,“只是,這次事情有些特殊,所以……”

    去墨族,可不是憑修武實力說話的。

    即便修武天賦再好,也入不了墨族之眼。

    “伶菡知道,只是,舍不得夫君……”

    呂伶菡垂淚,我見猶憐。

    “是夫君不好。”

    秦逸塵內心自責。

    兩人溫存許久,近中午,秦逸塵才帶著公輸芷依和魯小官出發。

    ……

    這是一個小村落。

    村落坐于山水之間,人們豐衣足食。

    看上去,這就是一個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小村子。

    但是,來到這個小村子前的秦逸塵,心中卻莫名的有些緊張。

    這個小村落,就是墨族入口。

    依照著風問天的指引,秦逸塵三人,來到了老村長家。

    年老的村長,發須皆白,穿著褪色的普通布衣,此時,正坐在院中的樹下抽著旱煙,顯得很悠閑。

    “老人家。”

    秦逸塵來到他身邊,輕聲叫道。

    連續叫了六七次,這個老村長似乎才听到了他的叫喚,微微睜開那渾濁的眼眸,打量著眼前的三個年輕人。

    秦逸塵三人,雖然穿著不是多麼的富貴,但是,卻和這里的村民格格不入。

    “小伙子,你們有什麼事嗎?”

    老村長放下煙斗,對他們問到。

    “在下秦逸塵,這兩位是,公輸一族的公輸芷依,魯族的魯小官,我們特來請見墨族!”

    秦逸塵一一為他介紹。

    原本還顯得有些漫不經心的老村長,在听到公輸芷依和魯小官的身份後,頓時,眸光陡然一凝。

    特別是看到,公輸芷依和魯小官手中拿出了兩族特有的憑證後,他似乎思索了良久,才說道,“請容我稟報族內!”

    若是其他人,其他勢力,他大可以裝傻,不理不問,但是,公輸一族和魯族,他卻不能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