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663章 完全沒有抵抗力啊
    第663章完全沒有抵抗力啊

    鳳血花,雖然只是藥王,但是,對于火屬性的人來說,那簡直堪比聖藥,所以,風問天才會失態。

    鳳血花,風問天也不是沒有見過,但是,秦逸塵手中那朵卻不一樣。

    外界,鳳血花的花蕾一直都處于含苞待放的姿態,因為據說,要達到展翅高飛的程度,那至少需要萬年時間!

    而秦逸塵手中的鳳血花,毫無疑問,已經遠超萬年!

    “你這混小子!”

    見秦逸塵竟然將鳳血花收了起來,風問天頓時瞪著眼楮,怒視著他。

    竟然敢調侃自己這位風族族長?!

    但是,他雖然心急,卻也找不到什麼理由讓秦逸塵拿出來啊。

    萬年的鳳血花,這根本無法用價值來衡量!

    “其實像這樣的,我很多……”

    然後,秦逸塵手掌一攤,幾朵幾乎一模一樣的鳳血花出現在他手上。

    “嘶!……”

    看到這一幕,即便是風問天,也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他簡直無法想象,秦逸塵到底是怎麼得到這麼多萬年鳳血花的!

    “嘿嘿!”

    看著動容的風問天,秦逸塵笑的很開心。

    你個老不死的,竟然不準我見我家千雪,看我不饞死你!

    “哼!”

    似乎也是明白了秦逸塵的心思,風問天冷哼一聲,一拂袖,轉過身去,但是,臉頰卻狠狠的抽了抽。

    擁有火屬性體質的人,對鳳血花,完全沒有抵抗力啊!!!

    想著,他眼眶內出現了淚花。

    難道他風問天注定要成為賣女求榮的人嗎?!!!

    “唉,看來是沒人要了……”

    見他轉過身去,秦逸塵故意嘆息一聲,口中說道,“本來,我可以練成鳳血丹,效果是涅?化生丹的……十倍!可惜啊,竟然沒人要……”

    “夠了!!!”

    風問天面目猙獰的轉過身來,看著秦逸塵那張笑臉,他恨不得狠狠的放在腳下踩幾下,然後惡狠狠的道,“小子,我告訴你,想見千雪,別說門,窗戶都沒有!”

    “哦,這樣啊。”

    秦逸塵吧眨了一下眼楮,站起身來,然後朝著門外走去,邊走,手中又多出一個赤紅的果實在把玩著,“看來,這玩意也沒人要了。”

    “極炎天火果!”

    風問天再也忍耐不住,一個閃身,出現在秦逸塵身邊,一把就將那赤紅的果實抓了過去。

    “風前輩,你這是啥意思?”

    秦逸塵一臉無害的轉向他,吧眨著眼楮問到。

    “鳳血花呢,拿出來!”

    風問天嘴角抽了抽,呵斥道。

    “這麼說,風前輩是答應了嗎?”

    秦逸塵眼楮一亮,笑嘻嘻的把鳳血花拿了出來,雙手給他奉上。

    “唰!”

    風問天一拂袖,將他手中的東西全部搶光,然後轉過身,走想書桌,“我答應什麼了?我什麼也沒有答應,哼!”

    “是是是,那小子先告退了。”

    秦逸塵口上服軟,退出了門外,然後,就朝著風千雪住處走去。

    “這混小子!”

    門關上後,風問天笑罵出聲,然後,把鳳血花,極炎天火果拿了出來,美滋滋的觀賞了起來,那小心翼翼的模樣,似乎生怕弄壞了一樣。

    “族長……族長……”

    連續好幾聲,風問天才回過神來,然後就看到書桌前站著,同樣一雙眼楮赤紅,流露出貪婪之色的一個風族長老,頓時,也一把將那些東西護住,然後冷冷的問到,“什麼事?”

    “呃……”

    這個長老似乎也發現了自己是失態,輕咳了兩聲,才說道,“那小子又去千雪那了,要不要攔住他?”

    “千雪也老大不小了,這種事情,你們就別去干涉她了!”

    風問天一瞪眼楮,劈頭就是一頓訓斥。

    “……?!!!”

    這風族長老一臉懵逼的看著他。

    這特麼誰想去干涉了啊,分明就是你自己要我守在院子外面不準那小子接近的好不好?!

    這特麼叫什麼事啊?!

    “你還站在這里做什麼,你很閑嗎?”

    在他還沒有回過神來的時候,風問天那嚴厲的斥責又來了,就差沒有將他直接從書房趕出來了。

    直到從書房出來,這風族長老還是一頭霧水,壓根就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怎麼這事情還變成是自己在多事了啊?

    ……

    秦逸塵終于是再次見到了風千雪。

    是在沒有風問天這個電燈泡的情況下見到的。

    他的內心是激動的。

    推開門,他看到,風千雪正坐在窗邊,捧著下巴,靜靜的看著窗外出神。

    她今日換了一身白裙,坐在那里,雙眸迷離,不知道在想著些什麼,神情有些落寞,微微的清風從窗口吹拂了進來,長發飄動,似那神女降臨,風姿卓越,洗盡鉛華。

    終于,她檀口微動,絳唇輕顫,形成了一個好看的弧線,那絕色的容顏便如那平靜的一江春水,微風輕蕩,便又如那層層綻放的曇花,兀那一現……帶著一絲羞澀,也有一些不自然,卻像看冰雪融化那一瞬間般動人心魄。

    一笑萬古春,

    一啼萬古愁。

    此景非你莫有,

    此貌非你莫屬。

    秦逸塵靜靜的站在那里,專注,而有些痴迷的看著眼前如若畫面一般的景象,生怕打攪到她。

    不知道為什麼,他真想這一刻就此停滯下來。

    只是看著她,他的心,就覺得非常滿足。

    “呀,你怎麼來了?”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風千雪微微轉頭,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秦逸塵,頓時,眼楮一亮,站起身來。

    “啊?”

    秦逸塵回過神來,然後撓了撓腦袋,青澀的笑了笑,“剛來,剛進來。”

    “你……”

    風千雪想說話,卻左右看了看,然後疑惑的道,“我爹呢?”

    要知道,自從上次之後,只要秦逸塵出現,風問天肯定跟隨在一旁的。

    “你爹啊,在忙,嘿嘿。”

    秦逸塵一笑,朝著她走了過去。

    近了。

    兩人的心跳,都有些加速。

    風千雪甚至低下頭去,不敢去看他那雙深情的眼楮,似乎,害怕自己沉溺進去。

    秦逸塵走了過來,牽住她那柔弱無骨的玉手,然後,坐在她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