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662章 棒打鴛鴦
    第662章棒打鴛鴦

    “咳咳……那個,千雪……我、我找風前輩有點事……”

    一股尷尬的氣場充斥在房中,這時,秦逸塵也是忍不住干咳兩聲,老臉之上出現了一抹罕見的紅色,說完之後,如同做賊一般,小心翼翼的走出房中。

    “呼……真是色迷心竅了你!”

    在一走出房門,秦逸塵便是拍了拍自己的嘴巴,不過,手掌放在上面時,仿若還能聞到風千雪身上的幽香,頓時,他又沒忍住下手,反而是極為沉迷,意猶未盡的深吸了幾口。

    “咳咳……”

    在秦逸塵這般動作時,突然一道干咳聲響起。

    這個時候,他才發現,原本應該已經離開了的風問天,竟然坐在小院前,此時,眸中更是充滿了莫名之色望著他。

    “風……風前輩……”

    秦逸塵一頭的黑線,硬著頭皮上前打招呼道。

    “逸塵啊,你看咱們之間是不是該換個稱呼了?”

    風問天眯著一雙眼楮,猶如大灰狼看待一只小白兔一般,誘惑道。

    “呃……?”

    秦逸塵顯然還沒從先前的事情中回過神來。

    “你看,我女兒比你還小,你覺得你應該叫我什麼呢?”

    風問天聲音中充滿了誘惑,嘴角的笑意也很是濃郁。

    不過,接下來秦逸塵的兩個字眼,直接是讓得他表情呆滯了下來。

    “岳父?”

    秦逸塵吧眨了一下眼楮,有些茫然的輕呼道。

    “咳咳……”

    風問天頓時被嗆住,連續咳嗽不已。

    秦逸塵似乎也反應了過來,頓時,差點忍不住甩自己兩耳刮子。

    這說的是什麼混賬話啊!

    他也不知道當時自己怎麼,就連岳父都叫出來了。

    雖然……他心中就是這麼想的。

    “你這混……”

    風問天本來想要斥責他幾句,但是,這個時候,房門被打開了,俏臉上還帶著桃紅色的風千雪從里面走了出來。

    見風千雪臉上那種羞紅,風問天頓時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除非他眼瞎了,不然,很容易就能推測出,剛才在房間內發生了什麼事情。

    毫無疑問,這家伙肯定輕薄了自己女兒。

    頓時,他不由狠狠的瞪了秦逸塵幾眼。

    這家伙,還將不將自己放在眼里了?!

    不過,風問天還是有些意外。

    要知道,這些年來,風千雪雖然很依賴歐陽昊天,但是,從未和歐陽昊天有過任何親密的舉動。

    怎麼到秦逸塵這家伙這里,就這麼輕易的讓他得逞了呢?

    而我們的秦逸塵呢,此時的目光一直直愣愣的盯著從房間內走出來的風千雪,壓根沒有注意到身邊那臉色不斷變化的風問天。

    “咳咳!”

    風問天強忍著想要一巴掌拍死這家伙的沖動,用力的咳嗽了兩聲。

    “嘿嘿。”

    秦逸塵反應了過來,尷尬的摸了摸鼻梁,嘿嘿一笑。

    “爹爹。”

    風千雪走了過來,俏臉上紅色還沒有褪去,也不知為何,她竟然不敢去直視秦逸塵,而是來到了風問天身邊。

    看著眼前嬌羞的女兒,風問天心中哪還有什麼怒意。

    其實,在知道風千雪是被奪舍了武魂之後,他一直最擔心的就是風千雪會走不出被奪舍的陰影。

    而現在,他終于是放心了。

    雖然,風千雪和秦逸塵的事情,有些突兀,但是,他並不責怪秦逸塵,相反,有些感激。

    不管是秦逸塵戳破了歐陽昊天陰謀的事,還是為風千雪重塑武魂,甚至是現在,讓風千雪走出陰影。

    這些事情,都是他這個做父親的做不到的。

    女大不中留啊!

    看著眼前的女兒,不住偷偷的去偷瞄秦逸塵,風問天心中感慨,不知為什麼,竟然有一股酸味。

    “你怎麼還不走?”

    他將風千雪護在身後,然後,瞪著秦逸塵。

    “呃……”

    本來秦逸塵正和風千雪你儂我儂甜蜜的交流著,風問天的怒斥,頓時如若當頭一棒,將他從溫柔鄉中震醒。

    “那,小子告辭。”

    看著風問天那護犢子般的眼神和那防賊的姿態,秦逸塵戀戀不舍的看了風千雪一眼,然後,一步三回頭的朝著外面走去。

    這看的風問天是嘴角抽搐不已,最後,扇出一掌,直接將這家伙轟出院外。

    “爹爹,他……”

    听到院外秦逸塵的慘叫聲,風千雪有些急切的想要出去,卻被風問天攔住,“那小子,死不了!”

    或許,連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話語中充滿了醋意。

    養了十幾年的女兒啊,就這麼被這混小子給拐跑了,連心都偷走了!!!

    接下來幾天,風問天一直扮演著棒打鴛鴦的角色,除了讓秦逸塵給風千雪診斷有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之外,其他時間,都不準兩人在一起。

    這天,秦逸塵再也忍不住,找到了風問天。

    風問天正皺著眉頭坐在書房內。

    搜尋歐陽昊天和歐陽世家還在繼續,而且,風族還加大了力道搜尋,但是,卻依舊沒有查到任何的蛛絲馬跡。

    這讓這位風族族長,覺察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氣息。

    “咚咚!……”

    敲門聲,讓風問天將臉色的神色收了收,“進來。”

    “風前輩!”

    秦逸塵走了進來,對他拱手,但是臉上明顯寫著不滿。

    “怎麼了?”

    風問天斜眼看著他,一大一小,如若斗雞一般互相瞪著對方。

    裝什麼傻!

    秦逸塵心中怒吼,但是,卻不敢說出來,但是,手掌一翻,一株赤紅色的花草出現在他手上,“小子偶得一株靈藥,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還請風前輩鑒定鑒定……”

    這是一株綠意盈盈的靈藥,葉有三片,其上花開,通紅似火,而最惹人注意的,是那花的花蕾……

    花蕾並不是很大,但是,看上去卻如一只即將展翅欲飛的真鳳一般。

    “鳳血花!”

    頓時,原本淡然的風問天就瞪圓了眼楮,一把站了起來,手掌直接朝著秦逸塵手上的花草抓去。

    但是,秦逸塵意念一動,卻將鳳血花收入戒指內,然後,笑意盈盈的看著風問天。

    毫無疑問,這鳳血花,正是他從殞神深淵仙島上摘取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