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661章 龍鳳呈祥
    第661章龍鳳呈祥

    “啊!”

    被如此霸氣的抱了起來,風千雪只感覺腦子空白了一瞬,旋即,她便是有些嬌羞的想要推開秦逸塵。

    “別動,不好好在床上呆著,誰讓你起來的!”

    “身體都沒養好,萬一落下什麼毛病怎麼辦?”

    而在風千雪正準備掙扎間,略微有著一絲怒意的關切聲音傳來,讓得風千雪嬌軀微僵,這一瞬,她終于是不再反抗,螓首依偎在那張堅實的臂膀上,一種濃濃的安全感,當即充斥了她的整個心中。

    望著這一張比起兩年前成熟堅毅了許多的年輕面龐,風千雪眸中不知不覺的升起了一絲心痛之色。

    她知道,想要從一個小王國,進入風族的視線,是有多麼的困難,而且,听風問天所說,他為了救自己,還簽訂了共生契,甚至,進入了傳說中無人能夠生還的隕神深淵!

    想著秦逸塵為自己所做的一切,不知不覺中,一行心疼的清淚,從那雙琉璃般的眸子中流淌而出,浸濕了秦逸塵身上的衣裳。

    “傻瓜……”

    感受到懷中微微抽搐哭泣的風千雪,秦逸塵輕聲叫道。

    此時,已經走到了床前,他才是有些戀戀不舍的將其放在床榻之上。手掌,輕輕拂過遮住眉頭的青絲,替自己心愛的人,擦拭著眼角的淚水。

    “秦逸塵……”

    感受到秦逸塵手掌的觸摸,風千雪的嬌軀一顫,在頓了頓後,一句帶有無限委屈,卻又讓後者心里極為滿足的話語,猶如細蚊一般響起︰“我……想你了……”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的心中多了一個人的影子。

    或許,是在極炎之域當中,那道擋在她身前背影吸引了她,又或許,是他那磅礡霸氣的身姿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她自小生活在風族,對于關心她的人,都有一種特殊的依賴。

    比如,當初歐陽昊天……

    但是,自從上次極炎之域之後,歐陽昊天的身影,慢慢的退出了她的視線,她甚至,不想與之相處。

    或許,一直以來,她都是將歐陽昊天當成一個大哥哥,沒有情,也沒有愛。

    但是秦逸塵不同。

    他一直在為自己遮風擋雨,為了自己,可以犧牲自己的一切!

    甚至,連鳳卵那種神物,他都可以眼楮都不眨一下就送給自己。

    望著那柔情似水的眸子,秦逸塵的眼神被徹底的吸引住了,這一刻,他等得太久了!

    兩人靜靜的相視著,這一刻,仿若是天地間的時間都停止了運轉,兩人之間的世界,定格在了這一秒中。

    在下一瞬,風千雪只感覺一雙火熱的雙唇,覆蓋在了自己的嬌嫩的唇瓣之上,當即,她的腦袋又是陷入了一陣的短路,長這麼大,她還是第一次跟異性這麼親密的接觸,接吻也是第一次。

    在秦逸塵一吻上來時,風千雪只感覺嬌軀一顫,一種異樣的陽剛氣息從前者嘴中吐出,當即,她渾身酸麻得厲害,身子很快火燙了起來,呼吸,也是變得急促。

    這種熱吻,尚未經人事的風千雪如何受得了,不過片刻,便已經是全身癱軟,分不清東西了。

    對于秦逸塵的認知,從第一次見面的厭惡,到在得到鳳卵中的感動,回到風族之後,不知何時,他的身影,已經深深的種在了自己心底。

    隨著時光的流逝,風千雪對于秦逸塵的這份思念也是與日俱增,此刻,她實在是拒絕不了秦逸塵,當然,她也不想拒絕……

    在這種忘我的熱吻中,秦逸塵與風千雪兩人都沒察覺到,他們身軀所散發出來的真元,隱隱有著相溶的趨勢。

    在他們頭頂上方,似乎有著兩道真元虛影浮現,隱約間,一龍一鳳交融在一起。

    秦逸塵此時心神全部放在了風千雪身上,自然沒有注意到這一幕,但是,他隱約還是覺得,自己的身體,仿佛被玉露洗禮了一般,全身的毛孔都舒暢的張開而來。

    秦逸塵身上成千上萬個毛孔,都在貪婪的吸允著風千雪身上流露而出的火鳳氣息,這股氣息,在秦逸塵體內流轉,有著千萬種變化一般,無窮無盡。

    兩人的真元交融間,在風族之中,天地都是有些色變,無數的真元,仿若是被什麼所牽引一般,都是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對著風問天的小院中匯聚而去。

    這個時刻,而始作俑者的兩人卻是渾然不覺,依舊沉迷在愛河之中。

    而他們的身體,卻是在這種交融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在秦逸塵的丹田之中,天地靈珠之上,真龍之影緩緩浮現,在風千雪丹田之中,真鳳之影也是緩緩浮現而出。

    而此刻,在忘我熱吻的兩人,周身充斥的真元,已經形成了一個肉眼可見的真元漩渦,而且,這個真元漩渦,還在不斷的增長著。

    而在漩渦的中心,一道虛龍之影與一道虛鳳之影交纏在一起,一古奇奧的波動,如同漣漪一般,不斷的蕩漾而開,從兩人的身體中穿過,就如同在洗滌著兩者的身體一般。

    在外界,這種異動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不過,在察覺到異動的來源之處時,眾人眼中都是閃過一抹濃濃的敬意,並未深究。

    在小院之外,原本準備放松去釣下魚的風問天,察覺到這般異動,立即又回到了院子,如同護法一般,直接盤坐在小院前方。

    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但是看這般動靜,顯然不會對風千雪有什麼害處。

    只不過,若是他知道,自己未經人事的女兒,此時正與秦逸塵那小子在熱吻,不知道他會做何感想。

    這一次,異動並未持續太長的時間,約莫是茶盞功夫,便是緩緩消散。

    而此時,在小院房中,熱吻的兩人仿若是因為呼吸都是有些困難,才是戀戀不舍的松開,一絲晶瑩的涎沫掉落而下。

    “啊!”

    這個時候,風千雪方才是慢知慢覺的回過神來,頓時,一陣羞意襲來,她的俏臉如同一個紅隻果一般,腦袋微微垂下,不敢直視秦逸塵,一雙小手不斷的互相糾纏著,心中,卻是充滿了甜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