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646章 摘取仙果
    第646章摘取仙果

    在將目光落在大衍菩提樹之上時,秦逸塵這才是看清這顆大樹的全貌。

    大衍菩提樹有著數不清的椏枝,在每一截椏枝上,都有著一道道隱晦而又玄奧無比的紋路不時的浮現著。

    這些紋路並不像是有人刻畫上去的,相反,像是與生俱來的。

    這兩者差別很大。

    秦逸塵也無法判斷,那些紋路究竟到底是不是大衍菩提樹與生俱來的。

    關于大衍菩提樹的來歷,古籍上記載的很模糊。

    有說是神界的仙樹。

    這個有些虛無縹緲了,根本無法考證。

    也有說,古時,有一位大帝,在大衍菩提樹下證道,在大衍菩提樹下烙印了他的大道足跡。

    這位古大帝,被後世之人稱之為……菩提老祖。

    這個,同樣也得不到考證。

    整棵大樹充滿了綠葉,一簇堆在另一簇上面,隨著微風拂動,樹葉閃爍著綠色的光芒,仿若每一片樹葉上,都有著一個新生命在顫動一般。

    而當秦逸塵的目光落在大衍菩提樹頂端的時候,眼瞳陡然一縮,在那蔥郁的綠葉間,有一點點桃紅色的光芒在閃爍。

    那桃紅色的光澤,來自兩顆充滿盎然生機的果實!

    秦逸塵深吸一口氣,身形對著大樹上方掠去,兩顆傳說擁有起死回生功效的大衍菩提果,浮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大衍菩提果……”

    望著眼前的果實,秦逸塵的心中一陣的激動,而後,他身形一動,便是摘取一顆。

    而就在他的手臂伸向另外一顆時,整棵大衍菩提數的樹枝猛的抖動了一下,讓得他的動作也是稍稍停頓。

    “罷了,一顆就夠了。”

    在思索一下,秦逸塵還是收回了手臂。

    而就在他剛一收回手臂時,突然感覺一陣虛弱之意傳來,當即,令得他面色大變。他知道,這是因為動用真龍武魂過長,消耗過大的緣故。

    這一次,真龍武魂使用了起碼有十分鐘的時間,比起以往無疑是要好了數倍!

    這當然,要歸功于當初在暮光之塔得到了玉清冰魄靈芝。

    不過,即便如此,如此長時間的使用真龍武魂,秦逸塵能感受到,天地靈珠,已經緩緩的變黯淡了。

    他清楚,若是無法運用真龍武魂,只怕是無法從這里走出去的,即便有護身符在,他也無法躍出深淵。

    “唰!”

    想到這里,秦逸塵不敢有半點猶豫,身形飛快的暴射退離,哪怕島上還有大半的藥王級別的靈藥沒有收取,他也顧及不得那麼多了。

    “嘩啦!”

    而隨著秦逸塵的身形剛一離開仙島,那下方的黑霧便是蔓延而開,猶如一只只惡魔的觸手一般,不斷的揮舞著。

    “這地方,究竟是有著什麼東西……”

    望著後方的黑霧,秦逸塵的身體都是不由的泛起了一陣雞皮疙瘩,在忌憚的望了望那些黑霧之後,他的身形便是飛快的遠遁而去。

    幸好他擁有真龍武魂,若不然,就算憑借那個無名老者給的護身符,進入這里絕對也只有死路一條!

    而現在,他能自保已經很是不錯了,至于這座仙島的秘密,尚不是他所能揣測的。

    在他剛經過鐵索橋,丹田內,天地靈珠就直接黯淡了下去,真龍武魂也陷入了沉寂。

    這直接嚇出了秦逸塵一身冷汗。

    若是在鐵索橋上,真龍武魂就沉寂了,那他肯定會再次掉落下去。

    幸虧他覺察到後,立即反應過來,不然,若是他再貪婪一點,想多摘取一些靈藥,後果不堪設想。

    “還好有護身符。”

    雖然真龍武魂沉寂了,但是,護身符依舊在庇護著秦逸塵,不被詛咒之力侵蝕。

    想到這里時,秦逸塵翻手從懷中取出那塊老者給的玉佩。

    此時,原本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玉佩,上面唯一的一些光華都是黯淡了下來,若不細看,甚至會讓人以為它就是一塊普通的石頭!

    “糟糕!”

    見到這塊玉佩的模樣,秦逸塵心中一緊,現在,小丹爐已經破損,也所幸他從仙島上收獲不少,有一定把握能夠修復丹爐,但是,在短時間中,小丹爐絕對無法再庇護他了。

    若是在隕神深淵的範圍中失去了庇護……

    想到這里,秦逸塵一咬牙,真元一動,身形猶如一道流光一般,飛速的對著隕神深淵外圍掠去。

    “啪!”

    最終,在距離隕神深淵幾十里處時,秦逸塵手中的玉佩終于是隨著一聲不堪的輕響,化為一堆碎石。而他也是憑借著一口氣,沖出了隕神深淵的死亡領域!

    剛一脫離隕神深淵的千里範圍,率先印入秦逸塵眼眸的,是幾張驚愕得近乎呆滯的面龐。

    他們看到了什麼?!

    竟然有人從殞神深淵中出來了?!

    這怎麼可能?

    對于這些人的驚愕,秦逸塵並未過多的搭理,感受著天地真元與身體間的呼應,他忍不住深吸了幾口新鮮的空氣。

    這一次隕神深淵之行,實在是太過于冒險了,若不是依仗小丹爐,還有無名老人給的玉佩和最終沒有讓他失望的真龍武魂,他恐怕連隕神深淵死亡領域的百里範圍都進不去,更別談登上那傳說中的仙島,獲得大衍菩提樹果了。

    “這次多虧了那塊護身符!”

    秦逸塵長呼一口氣,目光望向不遠處的木屋,面上帶著一抹感激的笑意,便是行了過去。

    “前輩……”

    走到木屋前,秦逸塵禮貌的敲了敲門,輕聲叫道。不過,有些出乎他意料的,從木屋中,並沒有傳來回答。

    “不在嗎?”

    秦逸塵皺了皺眉頭,在他記憶中,這個老者可是在幾萬年後,都在這里的,怎麼可能現在就離開了?

    “前輩,如果不方便的話,晚輩有時間再來拜訪你。”

    在又敲了幾下無果之後,秦逸塵開口道。

    隨後,他也沒有多想,騎乘著木鳥,化為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際之中。

    “我……我靠?!我沒看錯吧?有人從隕神深淵中出來了?”

    待到秦逸塵消失得毫無蹤影了,在遠處那一張張呆滯的面孔方才是緩緩恢復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