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643章 玄奧紋路
    第643章玄奧紋路

    幸府。

    整個幸家之中充斥了一種極其壓抑的氣氛。

    而在幸家大廳中,數道人影坐于其中,氣氛顯得有些凝重。

    “幸兄,這次叫我們過來,是有什麼急事吧?”

    在幸余歡旁邊,葉良辰面色有些凝重,雖然他一直在幸家的庇護下,並未出門,但是,稍微有點腦子之人,便不難想象,恐怕外界予了幸家相當大的壓力。

    “這次事情有些難纏,我想安排幾位暫時離開天龍皇城。”

    仿若是想到了什麼煩心事,幸余歡眉頭皺了皺,說道。

    “離開天龍皇城?”

    聞言,葉良辰眉頭一皺,幸余歡這般說,看來外界予的壓力,讓他都沒有能保全自己等人的把握了!

    “幸兄,如果太過牽強,不如將我交出去,只要我不說出配方,量他們也不會對我下死手。”頓了頓,葉良辰沉吟道。

    “葉兄,我幸某豈是忘恩負義之人?!”

    听到這話,幸余歡眉頭一皺,道︰“你們幾個只是暫時的離開而已,畢竟,現在有太多的勢力覬覦你們手中的配方。”

    “只要你們離開了天龍皇城,他們絕不敢冒然對我們幸家出手。”

    “幸兄,你的好意我們心領了……”

    雖然幸余歡說得那般輕巧,但是葉良辰也知道,現在的情況,定然不像幸余歡說得這般輕巧。

    雖然幸家底蘊深厚,但是,有四個完全不遜色于他們的皇朝頂級勢力,還有那麼多趁火打劫的一二流勢力,就算幸家實力再雄渾,恐怕也有些消受不了。

    “我們幸家傳承了多少歲月,就憑那些烏合之眾……”

    說到這里,望著葉良辰的目光,幸余歡突然有語滯了,最後,他也是輕嘆一聲,道︰“我答應過秦逸塵,他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

    “我相信他會回來的!”葉良辰眸中有著堅定之色閃爍。

    幸余歡同樣是點了點頭,道︰“我也相信他會回來。不過,現在你們還是暫時離開天龍皇城吧。”

    “離開?哼,誰都不準離開!”

    而幸余歡話語剛一落音,一道帶著怒意的聲音陡然響起。

    旋即,從大廳外,四道略顯蒼老的身影徑直走了進來,站在門口的護衛,見到這四個老者時,都是彎腰行禮。

    這四名老者,赫然是幸家的四位元老!

    “幸余歡,事到如今,難道你真的要搭上我們整個幸家,才甘心嗎?”

    在進入大廳後,一個元老皺著眉頭,對著首位上的幸余歡大聲質問道,語氣中的不滿,畢露無疑。

    “余歡,趕緊把飛樂商會的那幾人交出去吧,你已經盡力了!”

    在這個老者身旁,另外一個元老也是苦口婆心的說道。

    兩人一個唱紅臉一人唱白臉,話語中皆是讓幸余歡將葉良辰等人交出去的意思。

    面對四名元老這般咄咄逼人,幸余歡面色也是逐漸的陰沉了下來,他知道,雖然他已經成為了幸家的掌權人,但是,這些老家伙可從來沒正眼看過他。

    甚至,他們還在暗中散播消息說自己的修為完全是靠丹藥支撐而來的。

    “我若是說不呢!”

    幸余歡緩緩的從凳椅上站了起來,隨著他聲音的響徹而起,一股恐怖的氣息,隱隱的從其身軀中散發而出。

    “你若是執迷不悟,那我們身為長老,有職責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帶領幸家走向滅亡!”

    面對這股氣息,四個元老面色微微一變,但是,僅憑這點氣息,可不足以嚇到他們!

    一種濃濃的火藥味散發而開,一時間,大廳中的氣氛變得極其壓抑了起來。

    “夠了!”

    而就在大廳中氣氛緊繃到極點時,一道蒼老的聲音突然在大廳中響徹而起。

    不知何時,一個滿頭白發的老者,已經出現在了大廳之中。

    “大元老……”

    見到這個老者,原本緊繃的氣氛陡然消散,四個元老和幸余歡,都是對著這個老者微微彎腰行禮道。

    這個老者,便是幸家的大元老……幸天雄!

    沒有人敢小覷這位老者。

    據傳,在其年輕之時,皇朝內無人能擋其鋒芒,雖然現在他已經退居幕後,但是,在幸家的地位,卻依舊無人可及。

    “召集所有力量,我倒要看看誰敢硬闖我幸家!”

    幸天雄目光掃視過全場,淡淡的說道︰“沉寂太久,讓人家都認為我們幸家是好欺負的了。”

    听得他的表態,四個元老面色皆是一變,但是對于這個幸家的精神支柱,他們可不敢有半點懷疑其決定!

    ……

    而在天龍皇城局勢緊張至極時,另外一邊,隕神深淵之中,秦逸塵卻還在為心中的那抹希翼而努力。

    在黑暗的隕神深淵中,靠著護身符那微弱的光澤,他一步一步的向前走著。

    有著護身符的庇護,一路行來,雖然有些艱難,但是倒也並未遇見什麼致命的威脅。

    不知道行走了多久,秦逸塵的身形陡然一滯,眼瞳陡然一縮,死死的望著前方。

    在這種黑暗之中,即便是有護身符的照亮,他的視線範圍不過數丈左右。

    此時,在他身前約莫兩丈開外,有著一條條碗口粗細的鎖鏈。這些鎖鏈,與橫跨隕神深淵上方那頂鐵索橋上的鐵鏈差不多。

    “這些鎖鏈……”

    秦逸塵皺著眉頭,上前幾步,在看到這碗口粗細的鎖鏈上時,他的眼中升起了一抹凝重之色。

    因為,在這些鎖鏈之上,不時的有著一道道玄奧的紋路浮現。

    這些紋路,很陌生。

    是秦逸塵從來沒有見到過的。

    這些玄奧的紋路,被刻畫在這些鎖鏈之上,每當鎖鏈動蕩的時候,這些紋路就會亮起,然後,動蕩就沉寂了下去。

    “難道隕神深淵是封印了什麼東西嗎?”

    秦逸塵面色凝重的望著這些鎖鏈,一只手掌,忍不住緊緊的握了握在進來之前,那個無名老者給他的護身符。

    隨即,他深吸了一口氣,腳步一提,沿著這鎖鏈蔓延之處行去,哪怕明知前方可能有莫大的危險,他也沒有絲毫的猶豫。

    因為,現在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若是再慢上幾天,哪怕是得到了大衍菩提果,恐怕也無力回天。

    再者,那個無名老人送給他的玉佩,他根本不知道這東西能夠幫得了他多久。

    萬一這護身符失效了,他絲毫不懷疑,那被隔絕開來的詛咒之力,能讓其身體在極短的時間中化為灰燼!而且,在自己頭頂上方,那無盡的黑雲中,還有著一道道隱晦的黑影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