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638章 無名之人
    第638章無名之人

    仿若是覺察到了秦逸塵在注意自己,老人的目光也看向他。

    那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目光,落在了秦逸塵身上,但是,卻讓秦逸塵無由的心中一倏,這感覺就好像,在這個老人的注視下,他沒有任何秘密了一樣。

    “咦?”

    只是那麼簡單的一眼,老人那萬古不變的老臉上,出乎意料的出現了第二種神色,甚至,口中發出一道輕呼。

    他的視線,落在了秦逸塵丹田所在的位置,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一樣,那渾濁的眼眸內,閃過一抹懾人的精芒。

    那抹精芒雖然是一閃而過,但是,卻依舊被秦逸塵撲捉到了。

    在那一瞬間,他有種自己的生命,不在自己的掌握中的錯覺。

    “難道……”

    秦逸塵心中一顫。

    或許,自己的秘密,在這位老人面前,不再是秘密。

    “小家伙,過來陪陪老頭子……”

    在他惶惶之際,那老人竟然朝他招了招手,臉上,帶著與普通老人一樣的和藹笑容,就好像,真的只是無聊,想要找個人嘮嘮嗑一樣。

    秦逸塵只猶豫了一秒,然後,就朝著老人走去。

    “坐。”

    老人拍了拍身邊的木墩。

    秦逸塵聞言坐下。

    “小伙子,你來這里做什麼?”

    老人似乎是好奇的發問。

    “我需要大衍菩提果!”

    想到來這里的目的,秦逸塵的神色有些復雜,悲痛,寫在臉上。

    “你……要進去?”

    老人遲疑了少許,臉上似乎有少許愕然。

    “我沒得選擇。”

    秦逸塵臉上寫著堅定。

    哪怕,他知道以他現在的境界,進入殞神深淵,九死一生,但是,他還是要試試!

    即便,只有不到萬分之一的機會!

    “咦……小伙子,你的氣息,好像很弱啊……”

    老人似乎又發現了什麼,那渾濁的眸子內閃過一抹疑惑,口中喃喃,“不對啊,怎麼會這麼弱……難道……”

    仿若想到了什麼,老人愕然的看著他。

    “我與她同生共死!”

    秦逸塵嘴角,有著一抹奇特的柔情。

    “呵呵,年輕真好……”

    老人將目光又移到了天際,微微感慨。

    一老一小,在這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也沒有人注意到他們,或許,他們兩個都太普通了吧。

    直到,暗夜降臨。

    夜深人靜,除了秦逸塵和那位老人,這里,再無其他人。

    在黑幕之下,殞神深淵顯得更為可怖。

    那里黑影森森,似乎,連月光都照射不進去,漆黑的深淵之下,不斷的傳出嚎叫之聲,還有特殊的撞擊聲,在這黑夜當中尤為讓人驚秫,仿若,那里就是地獄的入口一樣。

    “該動身了!”

    在天上月亮的位置,移到了殞神深淵上空的時候,秦逸塵站起身來。

    他研究過,每天這個時候,是殞神深淵那詛咒之力最為薄弱的時刻。

    “唉,可惜了啊。”

    老人不知道為何,發出一聲輕微的嘆息。

    沒有人懂他是為何而嘆息。

    或許,只有他自己知道。

    “小伙子,你等等。”

    在秦逸塵動身的時候,老人叫住了他,然後轉身回到木屋,拿出了一樣東西,遞給了秦逸塵,“希望這護身符,能給你帶來好運。”

    這是一塊顏色黯淡的圓形玉佩。

    雖是玉佩,但是,看起來卻也頗為老舊,絕對是那種掉在地上也沒有人會撿起來的那種。

    但是,在這個玉佩上,卻刻畫一副奇特的紋路。

    連秦逸塵都沒有見過這種紋路。

    不是因為它復雜,繁瑣,而是因為,它太簡單了。

    圖的形狀,如若兩條魚,首尾相交。

    看上去,這就是一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東西。

    “多謝老人家。”

    秦逸塵伸出雙手接過這枚玉佩,然後,滿懷敬意的朝老人行了一禮。

    他不知道這位老人是誰。

    也不知道這位老人為什麼會在這里。

    兩人這算是第一次見面,沒有什麼交集,對方,對自己不但毫無惡意,相反,還相贈護身符,這樣的人,絕對是值得他去尊敬的。

    接著,他將那塊其他的護身符貼身帶好。

    剛好走,秦逸塵又轉過身,對老人問到,“不知老人家怎麼稱呼?”

    “呵呵。”

    老人笑了笑,說道,“無名之人而已,不足掛齒。”

    秦逸塵深深的看了老人一眼,才轉身,大步走向殞神深淵。

    直到秦逸塵已經遠去,老人口中才輕聲喃喃道,“龍魂降世,是幸,還是不幸……”

    ……

    不知不覺,秦逸塵已經走到了殞神深淵千里範圍之內。

    在接近這區域後,秦逸塵立即就覺察到,一股可怕的氣息,朝著他侵蝕而來。

    這是……詛咒之力!

    “靠你了。”

    秦逸塵臉上並不見慌亂,而是將小丹爐拿了出來,頂在頭頂上。

    “嗡!……”

    隨著他精神力滲入,小丹爐發出一陣顫聲,垂落絲絲光澤,如若光幕一樣,將秦逸塵籠罩在內。

    秦逸塵之所以孤身一人來到這里,並不是因為他莽撞,而是因為,他有準備。

    小丹爐,就是他最大的依仗!

    這尊小丹爐,直到秦逸塵巔峰時期,也未能將其修復,可見,其有多麼特殊。

    秦逸塵能走到那一步,其實,絕大部分的功勞是來自這尊小丹爐。

    現在,在要踏入絕地的時刻,秦逸塵又祭出了他最大的依仗!

    就這樣,頂著小丹爐,秦逸塵大步的踏入了殞神深淵範圍內。

    “唰!”

    進來的一剎那,即便是有小丹爐護體,秦逸塵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在這範圍內,他的精神力被完全遏制,根本蔓延不出去,一身修為也得不到任何施展,所有真元都退回到了丹田之內。

    此時此刻,他除了有小丹爐,再無其他任何依仗。

    “嗡……”

    似乎是因為受到了外力的干擾,還是其他原因,小丹爐一震,其內,紋路亮起了許多道,垂落的光澤,更加鮮明了。

    在這種情況下,秦逸塵很快就走過了那安青被風化的地方,走得更遠。

    不過,雖然有小丹爐庇護,詛咒之力侵蝕不到他,但是,越往里面走,壓力就越大,感覺就好像有一座山朝著他壓過來一樣,又似乎,整個天地都朝著他壓擠而來,讓他寸步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