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622章 怎麼少得了我
    第622章怎麼少得了我

    “哼,雕蟲小技!”

    面對氣息暴漲數分的七國主帥,夏澤雷那布滿滄桑的臉龐上,卻沒有半點懼意,有的,只是一種睥睨四方的戰意!

    在話語落音,一股磅礡的氣息,也是自夏澤雷體內暴涌而出,這股氣息,猶如天幕一般,從天而將,仿若將其與整個戰場都融合在了一起。

    瞧得逍遙王這般聲勢,七國主帥眼瞳皆是一縮,不愧是戰無不勝的戰神逍遙王,這種氣場,他們都自愧不如,不過,今日他們可不是單獨面對!

    旋即,七國主帥相視一眼,七人幾乎是同意時間暴射而出,頃刻間爆發出來的驚天真元,令得無數人心驚不已。

    南河國主帥的動作極為迅猛,僅僅是兩個呼吸間,便是出現在了逍遙王身前,他手中的寬劍一擺,便是夾雜著厚重的劍氣,對著後者劈砍了過去。

    “哼!”

    面對這一道足以讓得武王強者重創的攻勢,夏澤雷面不改色,他的身形迎面而上,就在那柄寬劍即將轟在其身上時,他的身形才是猛的一側,寬劍夾雜著恐怖的氣勢險險的從其胸口前不過幾毫米之處揮了下去。

    旋即,夏澤雷雙手化拳,狠狠的對著南河國的主帥,那暴露在其身前的後背轟擊而去。

    “該死!”

    僅僅是一個照面便是落于下風,南河國主帥面色大變,在危機關頭,他身形猛的一番,手中寬劍一橫,擋在身前。

    “?v br />

    隨著一道脆響,逍遙王的一雙鐵拳狠狠的轟擊在寬劍之上,而後者的身形當即被震得倒飛出去。

    “咻!”

    而在剛一震退南河國主帥,六道寒意已經是從夏澤雷周身傳來,一柄柄寒芒閃爍的武器,對著他周身要害暴刺而來。

    感受著遍體的寒氣,逍遙王終于是抽出了伴他征戰幾十年歲月的長劍,隨著其手腕一抖,長劍化為一道道殘影,短短一瞬間,將其周身包裹在其中。

    “鏘!鏘!”

    隨著一道道金鐵交戈之聲響起,逍遙王悶哼一聲,身形暴退數丈,而對面對六國主帥僅僅是後退了一米。顯然,面對七人的聯手,逍遙王顯然是吃了一個暗虧!

    “卑鄙,七個打一個,還偷襲!”

    城牆之上,一道道怒斥之聲響起,滿是憤慨。

    “哈哈,逍遙王,你也不過如此啊,今日,我倒要看看你憑借什麼來阻攔我們!”

    瞧得逍遙王受創,七國主帥眼中頓時爆發出了一陣喜意,南河國主帥,更是猖狂的大笑道。

    夏澤雷面色陰沉,也沒有與之爭辯,在其功法運轉下,體內的真元如同洪水般奔涌著,而隨著其這般瘋狂的催動,整個戰場中,陡然彌漫起了一種凶煞無比的煞氣,看這情況,他顯然是打算真正的拼命了!

    瞧得他的舉動,七國主帥也是一愣,旋即冷笑一聲,都是將自身的真元瘋狂的驅動了起來。

    無數道目光皆是緊緊的盯著半空中那劇烈波動的天地能量,他們知道,一場慘烈的大戰,爆發在即!

    暮光之城城牆上,無數的將士也是暗嘆一聲,甚至有些鐵骨錚錚,流血都不曾眨過一下眼楮的漢子,在此時留下了憋屈的淚水。

    逍遙王就算再厲害,豈能以一己之力,擊敗七國主帥?更何況,在剛才他已經受了一點暗傷了!

    但是,如今暮光之城的局面,除了依靠逍遙王之外,還能依靠誰?

    而就在他們心中暗嘆間,天空中那種緊繃的氣場陡然到了一個極限,就在雙方即將暴動的一瞬,突然有著尖銳的破風之聲從遠處天際呼嘯而來,同時,一道長嘯之聲,也是響徹而起。

    “這種大事,怎麼少得了我秦逸塵!”

    一道宛如雷霆般的聲音猛的自天際響徹而起,而後如同怒雷一般滾滾而來,響徹在無數人的耳邊。

    暮光之城中,無數人听見這有些熟悉的聲音,先是一愣,旋即眼中都是涌起了一抹希翼。

    “是他,秦逸塵!”

    皇宮門前,一身戰裝打扮,正準備去支援城牆的夏紫靈听到這道聲音,心中突然被一種幸福給充滿。

    哪怕今日戰敗,她也無憾了!

    “這個家伙,他怎麼在這個時候回來了!”

    煉丹師公會上,海會長面色卻是陡然一變,別說秦逸塵了,就算是逍遙王,也無法憑借一己之力扭轉整個戰局啊!

    此時,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望向天際,旋即,一道流光在無數目光的注視下,從天際之邊暴射而來,短短的幾個呼吸間,便是閃現在了暮光之城的上空。

    這道身影,正是秦逸塵!

    望著這道在關鍵時刻趕來的身影,城牆上的眾人眼中閃過一抹激動之色,這個少年,以他的天賦,完全不局限于區區暮光公國,可是,為什麼在這個時候,他竟然不懼生死趕回來?

    “秦逸塵……”

    望著這道熟悉的身影,夏澤雷緊繃的身軀並沒有放松,不過,他的一雙眼楮,緊緊的盯著後者。

    以他的實力,竟然有些看不出秦逸塵的深淺了!

    “受傷了?”

    秦逸塵微笑著點了點頭,輕聲道。

    “小傷而已。”

    夏澤雷語氣很是隨意,他的目光瞥向那七大主帥,道︰“有把握攔下幾個?看看咱們還能不能拼上一次!”

    聞言,秦逸塵淡淡一笑,漆黑的眸子在七國主帥身上掃了掃,笑道︰“王爺回城牆休息便是,這種小雜魚交給我來便可。”

    “哼,毛都未長齊的小子,口氣倒是不小!”

    听到這話,七國主帥面色皆是一變,南河國主帥更是面色陰沉的冷哼道。

    “你……行嗎?那七人可不是普通武王強者!”

    夏澤雷眼中閃過一抹詫異之色,卻還是有些遲疑。

    對于他的擔憂,秦逸塵卻是笑著擺了擺手,道︰“放心,區區幾個武王高階的雜魚罷了。”

    見到秦逸塵如此自信,夏澤雷也是無奈的點了點頭,身形向後退了一段距離。

    他走以後,面向七國聯軍之時,秦逸塵臉龐驟然變冷了下來,一股森森之氣,從其身軀擴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