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615章 談妥
    第615章談妥

    秦逸塵將‘個人’兩個字咬的微重。

    這讓龍澤嘯眼眸微微一凝。

    “沒問題!”

    在沉吟少許,權衡了一下利弊之後,龍澤嘯豁然站了起來,眼眸中閃過一抹駭人的精光。

    只是調查而已,又不是要對付歐陽世家,僅僅這樣,便可得到一枚皇極化羽丹,龍澤嘯自然不會拒絕。

    “既然如此,那我就等親王的消息了。”

    秦逸塵點了點頭,輕笑著說道。而後,他將皇極化羽丹的材料清單交給了龍澤嘯,在閑聊一番後,便是離開。

    待到秦逸塵消失在親王府後,一個妙曼動人的身影,方才是從內院大廳的一側走了出來。

    這道身影,乃是一個約莫十七八歲的少女,一襲尊貴黃色的衣裙,將其窈窕縴細的嬌軀勾勒出來,那雪白修長的脖頸,猶如天鵝一般優雅,那一張甚至還要比申靈要俏上幾分的容顏,更是讓人一眼就沉迷其中。

    若是一些大勢力的高層在這,定然會大吃一驚,因為這個少女,乃是皇室九公主,也是皇朝國主最為寵溺的公主……龍清瑤!

    “四叔,你說他要調查歐陽昊天干嘛?”

    此時,龍清瑤黛眉微蹙,有些疑惑的對著龍澤嘯問道。

    “或許是因為那風千雪的緣故吧,年輕人的世界,我是越來越看不懂了,本以為他擔心他會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來,沒想到,竟然僅僅是這個一個要求。”

    龍澤嘯搖了搖頭,苦笑著說道。

    似乎,他的青春,都是在浴血奮戰,這種談情說愛,真是讓他有些無法理解。

    “咦,九公主,你對他這麼感興趣?莫非,你看上他了不成?”

    見到龍清瑤的態度,龍澤嘯頓時面露古怪之色,在前者俏臉上掃了掃,突然打趣道。

    “四叔,你胡說什麼呢!”

    听到龍澤嘯的話語,龍清瑤的俏臉上浮現了一抹緋紅,當即她小腳一跺,嬌嗔道。

    “那小子在煉丹方面的天賦,恐怕整個皇朝中都無人能及,而且,他長相也不差,你若是真喜歡,四叔可以幫你去提提,若是能與他喜結連理,對于我們皇室而言,也是平添一尊助力啊!”

    見到龍清瑤俏臉緋紅,龍澤嘯自顧自的說道。

    “四叔,別亂說了,那家伙身旁可不缺少女人,而且,情報不是說,他與風千雪都有著一種說不清的關系嗎?就算你想將我強塞給他,恐怕人家還未必會要呢!”

    龍清瑤對著龍澤嘯翻了個可愛的白眼,嘟囔道。

    雖說,她對于秦逸塵也極為欣賞,不過身為皇室公主,心高氣傲的她,可不能容忍與別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

    聞言,龍澤嘯也是皺了皺眉頭,只得暫時打消這個念頭,似乎那小子身邊,是真的不缺少女人啊,從跟他水月晶坊露臉的申靈與公輸芷依,便可窺視一二,而且,風千雪,不論是容顏還是身份,都並不遜色龍清瑤多少啊。

    “算了,我得趕緊去準備材料了,晚點要是有空的話,你幫我把材料送過去吧。”

    龍澤嘯搖了搖頭,站起身來,緩步對著外面行去,邊走邊道。

    “我才不要去!”

    龍清瑤聞言,俏臉一紅,小腳連動,飛快的逃離開來。

    ……

    從親王府出來後,秦逸塵也是借助著龍澤嘯安排的馬車,一路暢通無阻的進入了申府。

    從馬車中下來,感受著外面的吵雜之聲,秦逸塵也是頗為的無奈。

    在申府之外,不知道有多少權貴勢力,帶著厚禮,不惜自降身份,在門口排著長長的隊伍,只為求見秦逸塵一眼。

    這便是丹府大會冠軍與皇極化羽丹所帶來的影響力。

    不過,對此,秦逸塵也是頭疼萬分,那麼多前來尋求皇極化羽丹的,他總不可能花費巨大的精力,給每個勢力都煉制一枚吧。

    其實,現在的他,想要煉制皇極羽化丹,還是頗為困難的。

    “是時候將葉良辰他們叫過來了……”

    在頭疼之余,秦逸塵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笑意,這種事情,還是要交給專業人士來做才比較好,而且,以他現在的身份,飛樂商會也足以在這天龍皇城中立足了。

    “逸塵,風長老在客廳等你。”

    在秦逸塵思索著飛樂商會該如何發展時,申凡古的聲音已經在門外響起。

    “風長老?風凌尊?”

    听到這道聲音,秦逸塵眼眸之中迸發出了驚喜之色。

    風凌尊與他分開才多長的時間,後者這麼急趕過來,恐怕是帶了令他期盼已久的答復吧?

    想到這里,秦逸塵連忙是應了一聲,而後飛快的對著客廳邁了過去。

    “哈哈,逸塵,咱又不是第一次見面了,不用這麼著急。”

    剛一踏入客廳,風凌尊的笑聲便是響了起來。

    听到這話,秦逸塵面色也是一陣尷尬,他輕笑一聲,道︰“這不是怕怠慢了風長老嗎?”

    “怠慢?”

    听到這話,申凡古嘴角一抽。

    雖然這些時日,他們申家不知道真正的怠慢了多少前來拜見的勢力,但是,對于這個風族煉丹閣的長老,他們豈敢有半點怠慢?

    這恐怕是你自己太心急了,故意找的借口吧?

    申凡古心中嘀咕道。

    “風老,可是有什麼消息?”

    這個時候,秦逸塵也沒有理會申凡古的尷尬,盡管在盡力克制,但是在一想到風千雪時,他的面色就忍不住有些激動。

    “這小子……”

    望著這個在丹府大會最中央平台上,面對無數人目光也面不改色的少年,此時竟然一副拘謹的模樣,風凌尊心中就忍不住一陣感慨,這小子,究竟是怎麼認識風千雪的?

    最主要的是,這情愫從何而來。

    他看的出,秦逸塵眼中那濃濃的眷念與化不開的情意。

    甚至,在歐陽昊天眼中,他都沒有看到過。

    可見,秦逸塵用情至深。

    不過,在一想到自己此次前來的目的時,風凌尊還是干咳一聲,道︰“咳咳,那個,逸塵啊,你看丹玄那老頭啥都沒做,平白無故的得到了那些東西,我可是給你鞍前馬後,跑了不少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