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612章 皇室親王
    第612章皇室親王

    “天龍皇室,親王……龍澤嘯!”

    天龍皇室,作為天龍皇朝最為強大的勢力,尋常之時,他們並不會展現太過強大的實力,但是卻沒有任何人膽敢對其有絲毫的小覷!

    單單從這一只滿身煞氣的禁衛軍和統領他們的親王,皇境強者龍澤嘯身上,便可窺視一二。

    天龍皇室的底蘊,可不是他們能夠揣測的。

    “這位應該便是本屆丹府大會的冠軍,秦逸塵小兄弟吧?”走到秦逸塵身前,龍澤嘯沖著他微微一笑。

    “秦逸塵見過親王。”秦逸塵不卑不亢的點了點頭,而後抱拳道。

    龍澤嘯的目光仔細的端詳了秦逸塵一番,卻有些驚愕的發現,後者在他的氣息之下,竟然沒有半分懼色,片刻後,他方才是緩緩的收回目光,點了點頭道︰“自古英雄出少年,果然名不虛傳。”

    “親王過譽了。”

    秦逸塵再度抱拳道,後者看上去也不過四十歲左右,那一身修為卻已經到達了皇境,真不愧是王室的親王!

    “不知親王找我何事?”

    雖然對于後者這般大張旗鼓過來的目的已經有些猜測,但是秦逸塵還是裝成不知道的樣子問道。

    “皇極化羽丹!”

    對于秦逸塵的問題,龍澤嘯也沒有半點委婉,直接開口道。

    听到皇極化羽丹時,周圍的人群頓時耳朵都豎了起來。

    皇室派來親王龍嘯天,目的果然是皇極化羽丹!

    “不知道秦小兄弟能否將配方賣于我們皇室,金錢、地位、權利,只要不太過分,,我都可以答允你。”

    龍澤嘯顯然不是什麼喜歡拐彎抹角的人,他大手一揮,頗為豪氣的說道。

    听到他的承諾,周圍的人群中,頓時響起了一陣陣倒抽冷氣之聲,不少的眼瞳,都是變得赤紅了起來。

    龍澤嘯乃是天龍皇室的核心成員之一,他的這番話語,絕對是代表著皇室的意思,對此,沒有一人懷疑其這話中有半點參假。

    一道道羨慕甚至是嫉妒的目光,都是落在煉丹師總公會前,那一道修長的身影身上。

    只要他一點頭,天龍皇城的格局,絕對會因為他而發生巨大的變化,或許各大世家的地位,都會受到沖擊。

    畢竟,可沒有哪個世家身後,有天龍皇室的承諾!

    不過,在一道道目光中,面對唾手可得的地位,秦逸塵卻是搖了搖頭。

    “他在干什麼?這種條件,他竟然拒絕了?”

    “他莫不是要敬酒不吃吃罰酒?要知道,皇室絕對不可能允許這種配方持在他人手中啊!”

    “是啊,皇極化羽丹甚至可以動搖皇朝的根本了,這種逆天的東西,他不交給皇室,難道還妄圖自己拿在手中不成?”

    在一道道竊竊私語中,龍澤嘯的面色,似乎也是因為秦逸塵的拒絕,而變得有些不悅了起來,眸中精芒爍爍。

    “抱歉,這皇極羽化丹的配方我已經允諾了風族,而且風族也承諾過,不會出賣給其他皇朝。”

    秦逸塵攤了攤手,一臉你來晚了的模樣。

    “風族?”

    听到風族這兩個字時,龍澤嘯的眼眸深處閃過一抹忌憚之色,或許,在普通人眼中,風族只是六大皇朝第一富有的家族,但是,像他這種身居高位之人,才清楚,風族究竟擁有多麼可怕的能量!

    可以說,如果和風族發生矛盾,他們天龍皇室也是極為頭疼的。

    不過所幸,秦逸塵最後那句話,讓得龍澤嘯心中吃了一記安心丸,以風族的信譽,承諾過,便絕對不會讓得配方流入別的皇朝中。

    畢竟,風凌尊來到天龍皇城也不是什麼機密。

    而且,現在看來,風族是早就從某些渠道得知了秦逸塵手中有配方,所以,連風凌尊都派遣了出來。

    足以可見,風族對此事也是極度重視的!

    “看來本王真是來晚了啊。”

    龍澤嘯搖了搖頭,對此他好像早就料到了一般,眼眸中並沒有什麼失望之色,而後,他又接著說道︰“不知小兄弟可否為我天龍皇室煉制幾枚皇極羽化丹,我皇室,絕對不會虧待小兄弟的。”

    風族得到配方,或許可能會售賣皇極羽化丹,但是,絕對不會太多,到時候,每一枚,都可能會是天價!

    他何不近水樓台,把握住這個機會呢。

    “呵呵。”

    秦逸塵苦笑一聲,恐怕這才是他親自來找自己的原因吧,不過,這一次他並沒有再拒絕,而是點了點頭道︰“材料自己提供,另外,我還有個條件。”

    “材料這是自然,至于條件,只要秦小兄弟的要求不是太過分,我都可以答允你。”龍澤嘯大手一揮,直接答應道。

    “先煉制十枚吧,我叫人去準備材料。”

    龍澤嘯話語落音,頓時讓得無數人的呼吸陡然加速,十枚皇極化羽丹!

    他們不知道在申家求了多少次,一枚皇極化羽丹都沒得到,而龍澤嘯一開口便是十枚!

    單單是十枚皇極化羽丹的材料,恐怕就讓得無數勢力望而興嘆了。

    對此,眾人只能是無奈的搖頭嘆息,他們可沒法與皇室相比。

    “不可能,只能給你煉制一枚!”

    而在眾人唏噓不已時,秦逸塵的聲音卻是猶如驚雷一般傳入他們耳中。

    “靠,他敢拒絕親王?!”

    “這小子,真是活膩了,他知道龍澤嘯是誰嗎?”

    听到秦逸塵這般直接的話語,無數人都是猛的一驚,再望向龍澤嘯,果然後者的面色也是陰沉了下來。

    一股若有若無的威壓,隱隱的籠罩住了這片空間,一種壓抑的感覺,充斥在眾人心頭。

    “最少要煉制八枚!”

    龍澤嘯面色陰沉,他的衣袍無風鼓動,不怒自威。

    “不可能,兩枚!”

    然而,在這種壓力之下,秦逸塵卻依舊是拒絕了。

    “嗒!”

    他的話音剛落,那一群全副武裝的軍士猛的上前一步,頓時,在原本就驚人的威壓之中,又是有著驚人的煞氣升騰而起。

    這一刻,在周圍的圍觀者,仿若是置身于殺伐的戰場中一般,渾身的冷汗都是不由自主的冒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