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605章 丹紋
    第605章丹紋

    “這……是要同時鑒定兩枚丹藥嗎?”

    “難不成丹玄會長大人,認為秦逸塵所煉制的丹藥,能與錢正晨的相比?”

    “難道……秦逸塵的也是六級丹藥?!”

    見到丹玄和辰韻的動作,不少人眼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旋即,眼中便是充滿了激動。

    一個是年輕輩公認的第一煉丹師,聲名之響亮,甚至還要超出總公會的一些長老!

    而另外一人,則是在識藥和提煉上,以碾壓姿態,豪取第一,以最搶眼的姿態進入最後一輪的黑馬……秦逸塵!

    究竟是年輕輩的第一人,毫無懸念的保住自己的位置,還是這匹黑馬能再次創造奇跡,給他們一個驚喜?!

    這是無數人翹首以待的,盡管沒人看好秦逸塵……

    而後,在一道道緊張的目光中,辰韻拿起放在驚龍天元鼎旁的玉瓶,掀開瓶蓋,一股讓人精神一震的丹香便是擴散而出,隨後,她稍稍斜傾玉瓶,一枚圓潤的丹藥落入其手掌之中。

    “六級丹藥!”

    “錢正晨真的煉制出了六級丹藥。”

    “我的天啊,據說,辰韻大師,也是在晉入地級丹師第二年,才煉制出了第一枚六級丹藥……”

    “不愧是天之驕子,當之無愧啊!”

    這一次清晰的看到這枚丹藥,頓時,整個場面上一道道驚呼之聲不斷的響起。

    果不其然,錢正晨連天級丹爐,驚龍天元鼎都動用了,就是為了煉制六級丹藥,而且,最主要的是他還成功了!

    在見到這枚丹藥時,羅修杰等人眼中都是閃過一抹黯然之色,本來,他們還奢望能夠去試圖爭奪下第一名,但是,望了望自己煉制的五級丹藥,他們便知道,自己與錢正晨根本沒有可比性。

    “我靠,果然是六級丹藥,這下好了,丹府大會的第一已經沒有懸念了……”

    “真搞不懂兩位會長大人干嘛要故意同時鑒定兩枚丹藥?”

    看到了這枚六級丹藥,眾多觀眾都是感慨的搖了搖頭,不過,讓得他們有些詫異的是,原本他們以為秦逸塵會為此面色大變,可是他們卻發現,秦逸塵仿若沒有半點意外一樣,甚至,在看到那枚丹藥時,他的嘴角還勾起了一抹笑意?

    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丹玄也終于是起開玉瓶,從中倒出一枚丹藥。

    而在見到那枚不過拇指大小,通體碧綠的丹藥時,全場的喧嘩之聲,陡然一滯。

    幾乎所有的目光,都是死死的盯著那枚丹藥,在其周圍,一圈近乎有著實質色澤的丹香繚繞!

    六級丹藥!

    竟然也是六級丹藥!

    這一刻,無數人心中都是狠狠的一抽,他們也終于是明白,為何丹玄和辰韻會親自下來,而且同時鑒定兩枚丹藥!

    因為,秦逸塵所煉制的丹藥,也達到了六級!

    天啊,這兩人,都是什麼樣的妖孽?!

    六級丹藥,可代表的是六級煉丹師才有資格煉制的啊!

    六級煉丹師,在人們的理解中,那可是備受無數人仰望的地級丹師!

    而現在,兩個青年,竟然都煉制出了讓無數老一輩都羞愧的六級丹藥!

    這時候,一種極荒謬的念頭在眾人心中響起,這……不是在做夢吧?

    錢正晨煉制出了六級丹藥,因為其身後有著隱士世家的支撐,而且,還借助了天級驚龍天元鼎的緣故,倒還能夠被人勉強接受。

    但是秦逸塵呢?!

    一個名不見傳,突然崛起,而最後,還以那麼破爛的一個丹爐,煉制出了六級丹藥!

    在短暫的寂靜之後,巨大的廣場中,再度爆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吼叫之聲,一個個觀眾都是臉紅面赤的盯著廣場最中央的兩尊石台,甚至,他們恨不得自己上去鑒定一般。

    “從丹香、色澤和圓潤程度來看,這枚丹藥,乃是六級二品丹藥!”

    在一道道期待的目光中,辰韻終于是緩緩開口道。

    六級二品丹藥!

    這說明,已經不是勉強成丹,而且,更說明,錢正晨不是第一次煉制六級丹藥了,不然,他不可能煉制出六級二品丹藥。

    听到這個階別,總公會的幾個長老都是有些羞愧的低下了頭。

    他們這麼大一把年紀了,就算是動用總工會內那尊八寶六合鼎,恐怕都做不到在如此短的時間中,煉制出這種級別的丹藥啊!

    “秦逸塵的呢?”

    “對啊,他的呢?”

    “還用鑒定嗎?他能煉制出六級丹藥,估計已經是極限加狗屎運了,品階還能高到哪去?”

    在一道道喧嘩聲中,丹玄並未開口,而是舉起手掌,丹藥靜靜的漂浮在他手掌上方一寸之處。

    這個時候,眾人才是看清了那一枚丹藥的全貌。

    當在看到那枚通體碧綠,隱隱的有著一圈淡綠色的波紋夾雜其中,猶如擴散的漣漪一般時,無數的喧嘩之聲再度一滯。

    “丹紋……”

    望著那一圈淡綠的波紋,無數人心髒都不由狠狠一抽。

    煉制丹藥,一般丹藥的成色和光澤達到頂尖時,才有可能出現這種丹紋。

    而在見到這丹紋時,眾人都已經知曉,秦逸塵所煉制的丹藥品階,不僅不低于錢正晨的六級二品丹藥,還要遠遠高于他!

    “這個小子,他怎麼可能煉制出六級丹藥,品階還比我高!”

    錢正晨面色也是有些陰沉,不過,至始至終,他並沒有太過失態,畢竟,雖然這些極端出乎他的預料,但是,對于最後的結果,他依舊沒有懷疑過會出現什麼意外。

    畢竟,這丹府大會,可不僅僅比煉制的品階,最為重要的,是比拼丹藥的效果、功效!

    “六級……”

    丹玄緩緩開口,但是,若是有細心的人,會發現,丹玄的語氣中,竟然有一絲絲顫音,這說明,他的內心頗不平靜。

    “六級四品丹藥!”

    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宣布了秦逸塵煉制的丹藥的等品階。

    “嘶!……”

    全場,沒有任何喧嘩聲,有的,都是倒吸冷氣的聲音,那一雙雙眸子里面,充斥著濃濃的震撼與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