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590章 又驚動長老了
    第590章又驚動長老了

    “你辨認完了?”

    一個工作人員有些不放心的問道,在見得秦逸塵極為認真的點了點頭,他忍不住嘴角一抽。

    “好了!”

    就在眾人都在猜測秦逸塵究竟是不是一種藥液都沒認出來時,不過是兩分鐘時間,從最上的石台中,錢正晨淡淡的聲音也是響起。

    “嘶,這才不過十多分鐘,他就全部辨認完了?”

    “不愧是錢正晨!”

    听到錢正晨的聲音,原本戲謔望著秦逸塵的眾人,目光都是對著錢正晨所在的方向看了過去。

    只見得在最上方的石台上,一襲白衣如雪的錢正晨帶著一抹自信的笑意,傲然而立,從其面色來看,那兩百種罕見藥材所提煉出來的藥液,對他而言,並沒有太大的難度。

    在秦逸塵所在的平台上,那幾個工作人員只是隨意的遞了一張紙和筆給他,讓他自己寫下每種藥材的名字,目光便都是注視在了錢正晨所在的平台。

    “唰!唰!”

    錢正晨飛快的在每個裝有玉瓶的藥液下寫下藥材的名稱,其提筆的速度形如流水,沒有半點停頓。

    不過片刻,錢正晨便已經收手,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那座石台上的幾個工作人員開始檢測了起來。

    “錢正晨,用時十三分鐘……”

    半響,四個工作人員相視一眼,旋即,其中一個為首的咽了咽口水,對著高台所在的方向行了一禮,緩緩道︰“兩百種藥液,識辨正確一百九十六種!”

    “嘩!”

    這話一落音,頓時引得漫天的喧嘩之聲響起,一道道充滿了尊崇的目光,都是火熱的望著那一道白色的身影。

    不愧是被譽為天龍皇朝煉丹界年輕輩第一人的錢正晨!

    用了不過十多分鐘的時間,兩百種罕見藥材所提煉出來的藥液竟然被其認出來了一百九十六種!

    這等成績,實在是有些太過驚世駭俗了!

    在高台之上,丹玄和辰韻的眸子也是微微一眯,眼中有著一抹贊賞之色閃過。

    “好了!”

    “我看完了!”

    這時,時間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分鐘,在各方平台之上,也不斷的有一道道宣告自己完成的聲音響起。

    “嘶,是羅修杰,他竟然是第二個完成的,看來羅元丹府在他身上可是花費了不少功夫啊!”

    “是啊,不過可惜這一次有錢正晨在,他注定拿不到第一了。”

    “白才哲也完成了!”

    “……”

    在一道道驚呼聲中,一個個參賽者快速的寫下辨認出來的藥材名稱,然後交予給工作人員。

    不過,繼錢正晨之後,卻再也沒有一個能達到一百九十種以上正確的參賽者,現在排在第二的,乃是來自羅元丹府的羅修杰,以二十一分鐘,識辨出一百五十八種藥材!

    這個成績,放在以往的丹府大會上,已經足以穩坐識藥環節第一了,但是,這一次因為錢正晨的緣故,他與第一之間,卻是有著不小的差距。

    很快,半個時辰過去了,一個個不管有沒有識辨完的參賽者,都是寫下自己盡全力辨認出來的藥材,無數的觀眾,也都是緊張的望著他們,仿若是在看有誰會以黑馬的姿勢橫空而出。

    此時,幾乎所有人都遺忘了,秦逸塵才是第一個辨認完的,但是因為他識藥的態度實在是有些夸張,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他根本就沒有認出那些藥材。

    終于,在又過了一刻多鐘之後,一百多個平台之上,除了秦逸塵,所有的參賽者都已經被宣告了成績,申靈以半個時辰識辨出了一百二十種藥材,排在第十四名。

    “嘖嘖,此行不枉我千里迢迢趕到天龍皇城來啊,能夠見識到這麼多天才煉丹師,此生無憾了!”

    “是啊,十多分鐘的識辨,竟然只錯了四種,看到這幕,夠我回去吹噓上一年了!”

    在觀眾席中,一道道意猶未盡的聲音不斷響起。

    “咦,我記得第一個完成的好像是秦逸塵啊!”

    “噗,你是不是傻啊,他根本就沒認真的識藥,第一個完成的有什麼用?”

    “哼,換成我,一分鐘就能看完了!”

    陡然,在喧嘩聲中,突然有人提起了原本應該是第一個宣布結果,卻到了最後,差點被人遺忘的秦逸塵,當即,一道道目光都是對著秦逸塵所在的平台看了過去。

    不過,那些目光中,大都是戲謔之色,顯然,眾人都是抱著一副看秦逸塵出糗的姿態。

    “咳咳,那個,你寫好了嗎?”

    這個時候,秦逸塵平台上的工作人員才是陡然回神,這個時候,他們也響起了這茬,當即,一個工作人員干咳一聲,隨口問道。

    面對被人的無視,還有那一道道充滿了戲謔笑意的目光,秦逸塵仿若並沒有因此生氣,他依舊是一臉的淡然。

    “好吧,我來看看……”

    望著早就寫好了的紙張,一個工作人員干咳一聲,拿了起來,隨口道。

    不過,在下一瞬,他的眼瞳陡然一縮,身軀也是狠狠的一顫。

    “怎麼了?”

    在他身旁的三個總公會的工作人員連忙是走了上去,待到他們看到玉瓶下方紙張上所寫的一個個藥材名稱時,他們的身軀,也是呆滯在了原地。

    “不……不可能吧!”

    其中一個年級稍大一點的工作人員最先回過神來,旋即,他對著慌忙的跑下石台,片刻後,一個身穿煉丹師總公會長老衣袍的老者,跟著其走了過來。

    “咦,怎麼又驚動長老了?”

    “難不成因為他態度太過消極,打算直接將其驅除出去不成?”

    “這個還真說不定,畢竟可從來沒人敢在丹府大會上,如此任性……”

    見到連長老都被叫出來了,人群之中頓時便是有著一道道竊竊私語聲響起。

    在高台之上,丹玄和辰韻相視一眼,眸中也是有著驚疑之色。

    那個長老徑直走上秦逸塵所在的平台,一把手搶過寫有藥材名字的紙張,目光飛速的在上面掃視,他的臉色,也是隨著目光的移動,變得越來越凝重。

    這般異動,一直持續了好半響的時間,那個長老最後才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閉上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