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585章 陷害
    第585章陷害

    “甘立被廢了,是他,是秦逸塵!他無視丹府大會規矩,讓我們天龍皇朝失去了一個優秀的煉丹師!”

    就在眾人都在為秦逸塵的實力驚嘆之時,一道尖銳的聲音,突然響徹而起。

    “什麼?廢了?難道甘立神珠破裂了?”

    听到這道聲音,眾人根本來不及去看究竟是誰說的,便是被這個消息給狠狠的震懾住了。

    神珠,雖然脆弱,但是在雙方都有提防之時,想要強行擊碎對方神珠,可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

    更何況,甘立尚未將精神力施放出來,他識海中對于神珠的保護,定然是極其堅固的。

    可是,他依舊是在一個照面被摧毀了神珠……

    “這家伙……”

    這個時候,眾人看向秦逸塵的目光中,不僅僅是有驚愕之意的,更多的,是一種濃濃的忌憚!

    連靈動境巔峰的甘力都扛不住,何況是他們!

    不過,雖然忌憚,但是在秦逸塵平台下方的人群依舊沒有減少,反而,還有一些人悄然的走了過來。

    因為,丹府大會,最為忌諱的便是摧毀對方的神珠!

    對此,煉丹師總公會可是有著明正的條率規定了的,敢故意摧毀參賽者神珠的,輕則算為淘汰,重則追究其責任,甚至是被煉丹師公會通緝!

    “可惜了,十方丹府好不容易出來一個有希望站到那些石台上去的人。”

    “看其模樣肯定不到二十歲,這麼小便有這種實力,就算這次他不能登頂,恐怕下屆丹府大會的魁首,也有一些機會,可惜了,不知道會不會被總公會禁賽……”

    “應該會吧,甘立可是煉丹師總公會之人,總公會不偏袒他,難不成會去幫一個來自最差丹府之人?”

    一道道喧嘩之聲,不斷的響起,此時,廣場上幾乎所有的平台都是停止了動作,一道道戲謔的目光,都是看向了秦逸塵所在之處。

    一般隕落過早的天才,人們都會用流星來形容。

    短暫卻又璀璨!

    可是這小子呢?

    說到底,也就是擊敗了一些連靈破境都未達到的煉丹師,雖然讓人感到驚愕,但是絕對沒有達到震懾人心的地步。

    可是,現在看來,這家伙已經得罪了煉丹師總公會,敢得罪煉丹師總公會這尊龐然大物,日後還想在天龍皇朝地域待下去,恐怕已經不可能了。

    在觀眾席中,也有極少數人低頭暗嘆可惜,申凡古此時一雙拳頭更是捏得死緊!

    若是來自一般勢力的煉丹師也罷,可是,甘立可是煉丹師總公會的人啊!

    哪怕是身為丹府府主的他,想要去解釋些什麼,但是在看到丹玄和辰韻那一張板著的臉,他也知道,就算自己去求情,結局也不會有半點改變。

    而在漫天的喧嘩聲中,在幾個工作人員的簇擁下,一個身穿煉丹師總公會長老服飾的老者快步對著秦逸塵所在的平台行了過來。

    “哈哈,竟然是雲衫長老!”

    “嘖嘖,看來總公會對于這事,很是看重啊!”

    “廢話,在丹府大會上廢了總公會的人,這不是打總公會的臉嗎?他們不重視,以後一到丹府大會,那總會會的人豈不得被廢一大半?”

    見到滿臉怒氣的老者,不少人都是幸災樂禍的笑道。原本水泄不通的人群,也是在此時給他們讓出一條通道。

    “秦逸塵,因為你無視丹府大會的規矩,我以天龍皇朝煉丹師總公會長老之名宣布,將你逐出丹府大會,並且終生不得踏入天龍皇城!”

    果不其然,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雲杉長老走至平台旁,聲音陰沉的宣布道。

    “我靠,終生不得踏入天龍皇城,這比終生禁賽可嚴重多了啊!”

    “嘖嘖,煉丹師總公會此舉是要殺雞儆猴啊,不得踏入天龍皇城,這和廢了這個小子有什麼區別?”

    本來就猜測到這個結果的人群,在听到宣布之後,還是忍不住有些唏噓,而申凡古在听到這個宣告時,面色陡然變得蒼白了起來。

    不得踏入天龍皇城,那就一輩子只能在丹府地域中發展,雖然丹府地域比起一些小王國是要好上不少,但是,無論是資源還是涉足勢力,丹府地域遠遠不能與天龍皇城的地域相比啊!

    對于一個天賦出眾的煉丹師來說,這個結果真的是比殺了他們還難受!

    半響,唏噓之聲悄然湮滅了下去,眾多的目光,都是看向了那個如同曇花一現般的少年。

    或許,今日將會是他們最後在天龍皇城看到這個驚艷的少年了!

    而秦逸塵此時面色也很是陰沉,剛才,他分明有所留手,雖然給予了甘立不小的創傷,但是絕對達不到摧毀後者神珠的地步。

    而後者神珠依舊破碎了,這只有一個可能,那絕對是歐陽世家的人在暗中搞鬼!

    “真是狠啊,不惜犧牲一個前途不錯的煉丹師,就為了讓我被淘汰嗎?”

    秦逸塵心中嗤笑一聲,目光冷冷的看向一旁的看台。

    這一刻,他的目光,似乎穿透了空間的距離,與滿臉笑意,風度翩翩的歐陽昊天對視!

    “秦逸塵,你畢竟還是太嫩了,小地方出來的人,你憑什麼和我斗!”

    “你要記住,咱們之間的游戲並沒有結束,這,還只是一個開始!”

    歐陽昊天仿若是感受到了秦逸塵的目光,他嘴唇微動,輕笑著低喃道。

    望著歐陽昊天微動的嘴唇,那飽含譏諷笑意的聲音,仿若是在秦逸塵心底響起!

    若是換成其他人,或許秦逸塵也就作罷,但是,這一切陰謀,都是歐陽昊天一手策劃的……

    若是不能繼續在丹府大會走下去,那自己拿什麼名聲來獲得風族的重視,又拿什麼去爭風千雪?

    僅僅是靠那幾張復合丹的配方,可是遠遠不夠,這個從風凌尊的態度中,便不難看出。

    “長老,你是和我說規矩嗎?”

    秦逸塵閉了閉眼楮,深吸一口氣,眼眸陡然睜開,一句不冷不淡,讓人听不出是什麼態度的聲音,從其口中緩緩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