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568章 喧賓奪主
    第568章喧賓奪主

    在所有人都震驚與和老所出的天價的時候,秦逸塵卻又做了一件讓他們意想不到的事情。

    面對這個無數人一輩子都不敢奢望的數字,他竟然婉言拒絕了!

    對此,和老雖眼中明顯有著一抹憾意流過,不過,雖然遺憾,但是,他也沒有強求。

    而與此同時,秦逸塵的舉動,給所有人造成一個錯覺……秦逸塵不缺錢!

    再加上之前他對待歐陽昊天時,那種不吭不卑,甚至沒有一點畏懼的態度,這不得不讓所有人都開始重視起來。

    很多人都在打听這個家伙究竟是哪個大家族的子弟,但是,他們卻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

    仿若,這個運氣逆天的家伙就是突然從天龍皇城中冒了出來,唯一知曉的是他似乎落腳在天龍皇城一個二流的煉丹世家中,而對于其究竟是來自何處勢力,卻無一人知曉。

    可是,越是這般神秘,人們便是越覺得他身後的勢力不容小覷。

    能讓他們都查不到的人,可想,是有多麼的不簡單了。

    最後,在一道道羨慕嫉妒的目光中,秦逸塵攜著兩美一臉笑意的離去,留下一堆不住感慨的貴族。

    不論是運氣,還是身邊的兩個美人,著實是讓得這些自視甚高的貴族們羨慕嫉妒恨!

    “和老,要不要再派人與他溝通下?”

    待到秦逸塵消失在水月晶坊中,水月晶坊的管事才是輕聲對著身旁的老者問道。

    “不必了!”

    不過,對于他的提議,和老搖了搖頭,笑著道︰“既然他不想賣,那我們也不要強求,免得給他留下不好的印象,若是日後不來我們水月晶坊,那對晶坊也會有不小的損失。”

    “靈液雖然難得,但是與一塊活招牌相比,你應該知道如何取舍吧?”

    和老意味深長的看了秦逸塵離開的方向一眼,笑著說道。他身旁的管家也是連連點頭,的確,這個好運的小子,簡直就是一尊財神爺。

    這不,以前從來無人問津的靈消石,現在已經有無數的貴族在相繼打量,準備購買了。

    畢竟,不是每塊靈消石都標價百萬之巨,其中不乏有十幾萬或者幾十萬金幣的,而許多貴族,也都是抱著一種僥幸的心理,畢竟,誰也不知道哪塊靈消石會不會和剛才開的那塊一樣,能夠再開出一塊殘缺的極品靈種!

    不過,很快現實便是證明了它的殘酷所在,隨著一道道痛苦的哀嚎,一個個賭徒貴族面色各種陰沉,與水月晶坊管事的喜笑顏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其實,水月晶坊的擔心,完全是多余的,因為秦逸塵現在尚未開啟神眼,就算憑借鑒石之道的經驗,成功率也不會高到哪去,最為重要的,若是離開了他最熟悉的水月晶坊,去其他的晶坊,他可沒法準確的知曉哪塊飛星靈晶中,擁有什麼品階的靈種。

    對于這些,水月晶坊之人當然不知曉,秦逸塵也不會講自己的這個秘密去告訴別人。

    就算他說了,估計也沒人會信。

    在離開水月晶坊後,秦逸塵心情也是大好,他難得的陪歐陽芷依在皇城中閑逛了一會,才是帶著心滿意足的兩女回到申家。

    不過,在一靠近申家大門前,秦逸塵的眼眸卻是微微一眯。

    因為在申府前,有著一輛極其豪華的馬車正停在那里,在馬車側方,一個“齊”字旌旗迎風招展。

    “齊家?他們又來干嘛?”

    見到這輛馬車時,申靈黛眉微微一皺,眉宇中有一抹不悅,在低喃一聲後,便是對著申府邁去。

    見到申靈回來,申府前的幾個護衛似乎想要說什麼,但是最後卻欲言又止,低著頭任由申靈進入其中。

    “齊家?怎麼這麼陌生呢,好像沒听說過啊?”

    這幾個護衛細小的動作,自然被秦逸塵看在眼中,他皺了皺眉頭,想要發現一些關于齊家的事跡,卻是發現自己對于這個什麼齊家完全沒有印象。

    “齊家與我們申家差不多,也是一個二流的煉丹世家,而他們的家主與我大伯有著同樣的愛好,所以我們兩家平日里來往得也比較密切。”

    仿若是看出了秦逸塵的疑惑,申靈解釋道。

    “哦……”

    在听到只是一個與申家相差無幾的勢力時,秦逸塵眼中明顯沒有了興趣,二流的煉丹世家,便是說明他們族中並沒有地級丹師!

    “不過,最近這幾年,齊家在皇城中如魚得水,混的極為不錯,甚至隱約的有要成為一流勢力的趨勢!”

    听到這里,秦逸塵眼眸微微一眯。

    “听說這一切都是因為齊家家主的獨子,齊祝!在三年前,他被天龍皇城煉丹師總公會的一位大人物收為弟子,據說,日後他成為地級丹師,基本上是鐵板釘釘的事實了。”

    說到這里,申靈頓了頓,感激的看了秦逸塵一眼後,道︰“而在前幾天,長老們听說我父親有望突破到地級丹師,他們已經開始商量家主之位的取代之事了。”

    “那輛馬車的主人便是齊家家主,齊銀山,他這個時候出現在我們申家,恐怕並不想我大伯被罷免家主之位……”

    在兩人交談間,三人已經是來到了申家大廳前。

    此時,在大廳門口著數個護衛站立,其中,甚至有一大半,竟然是身穿齊家服飾之人!

    透過那扇虛掩的大門,隱約的可以看到其中有不少人影作于其中。

    “閑雜人等不得入內!”

    而秦逸塵等人尚未靠近,那幾個身穿齊家服飾的護衛手中武器交叉,擋在申靈前方。

    “給我滾開!”

    申靈黛眉一皺,在十方丹府中大姐頭的氣勢畢露無遺。

    “這個是我們申家的小姐!”

    在旁邊,幾個申家的護衛也是有些不滿的說道。

    “家主有令,任何人不得進入!”

    然而,面對申靈和申家護衛的話語,那幾個齊家護衛依舊沒有半點要讓開的意思。

    “這里是申府,不是你們齊家,諸位這樣喧賓奪主,恐怕不太好吧?”

    秦逸塵也是眉頭一皺,不滿的喝道。

    “哼!”

    對于秦逸塵的話語,幾個護衛面色稍稍一變,不過,他們冷哼一聲之後,身形依舊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