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566章 靈液帶來的震撼
    第566章靈液帶來的震撼

    靈種。

    不管是普通靈種,還是上品靈種,煉化的話,都是有一定的危險程度的。

    在天龍皇城中,各大家族內,不乏有發生一些因煉化靈種而產生的悲劇。

    高風險,高回報。

    大家族內部的競爭,其實也是很激烈的,所以,當然會有人選擇鋌而走險,去煉化靈種。

    而比起靈種,靈液,卻要溫和的多。

    這並不是說煉化靈液危險程度會比靈種低,而是,靈液可以調和,稀釋!

    經過調和與稀釋之後,危險程度當然就大弧度的降低了。

    所以,對于高等貴族來說,靈液,才是他們的首選。

    正常來說,一塊極品靈種內,蘊含有一百滴靈液。

    一百滴啊!

    一滴一百萬金幣。

    也就是說,一塊極品靈種,價值高達上億金幣!

    這是何等的天文數字。

    即便是皇城的一些大家族,也只有一些核心弟子才能用得起靈液。

    在見到靈液晃動的一瞬間,歐陽昊天面色變得極其陰沉,拳頭,不由自主的握緊了起來。

    這未免也太戲劇性了吧?

    在前一刻,秦逸塵還是苦著一張臉,各種耍賴不要解石,可是,這才短短的幾分鐘,結果來了個大反轉!

    那塊極品靈種中的靈液,哪怕是已經消散了一大半,但是放眼望去,至少還有十幾滴之多!

    十幾滴靈液,那可是相當于一千多萬金幣啊!

    而且,還絕對是供不應求的!

    一邊是兩塊普通靈種,撐死了也就值個兩百萬的樣子。

    而另外一邊,卻是價值一千多萬的靈液。

    很顯然,雙方比試的結果已經見曉了。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望著那拿著靈液,手舞足蹈的秦逸塵,歐陽溫甦身軀不可置信的顫抖了起來,他死命的打了打自己的臉頰,卻是發現這根本不是一場夢,而是一個殘忍的現實!

    而此時,秦逸塵徹底的詮釋了什麼叫小人得志。

    他拿著會讓無數人眼饞的靈液,在得瑟了半天之後,終于是停了下來,而後,隨著他目光落向歐陽昊天身上,場中原本喧嘩的眾多貴族,此時也是安靜了下來。

    但是,哪怕是沒有喧嘩之聲了,整個二層中還是有著一道道極其粗重的喘息聲,十幾滴靈液,已經足以讓一個無名的勢力,躋身立足于天龍皇城二流勢力之列了。

    “歐陽兄,看來你們世家那麼什麼神鑒師,有些浪得虛名啊!”

    秦逸塵輕笑一聲,倒也沒有著急讓歐陽昊天履行承諾,而是開口輕笑道。

    “是啊,這塊靈消石可是歐陽諸天親自鑒定過的……”

    “將一塊極品靈種說成是廢石,歐陽諸天莫非是瞎嗎?”

    “唉,難怪教出來這種徒弟,五塊飛星靈晶里面才勉強開出來兩塊普通靈種。”

    隨著秦逸塵話語的落音,不少貴族都是竊竊私語了起來,一時間,原本被眾貴族驚嘆的歐陽溫甦,被損的一無是處,同樣遭遇的,還有在歐陽世家正在享受,躺著中槍的神鑒師歐陽諸天。

    听到一道道對歐陽世家不好的話語,歐陽昊天的面色都漲成了豬肝色,但是大家說的,都是屬實。

    而歐陽溫甦,五塊飛星靈晶中開出兩塊靈種,本來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但是,在與一塊極品靈種,哪怕是一塊殘缺的極品靈種的比起來,那就什麼都不是了。

    “這個家伙……真的是運氣嗎?”

    “如果誰都有這種運氣的話,那我們晶坊也不用開下去了。”

    此時,水月晶坊的管事心中也是暗嘆不已,但是緊接著,他便感覺有些頭疼了。

    他可沒有忘記,秦逸塵與歐陽昊天請他作為見證人,此時,比試的結果已經出來了,那麼,是時候要雙方履行承諾了。

    若是秦逸塵輸了,那也罷,雖然這個少年看上去大手大腳,想來身後勢力不會差到哪去,但是與歐陽世家相比,絕對是有所不如的。

    可是現在,輸的一方可是天龍皇城四大世家之一,歐陽世家未來的家主……歐陽昊天!

    難道說,讓他從水月晶坊爬出去?

    一想到這里,水月晶坊的管事便是感覺頭痛欲裂,此時,他恨不得扇自己幾個巴掌,自己要答應做什麼公證人?

    雖然水月晶坊身後的勢力,乃是同為四大世家的沙家,但是,他區區一個晶坊的管事,豈敢去要求另外一個世家未來的家主,當場從這里滾出去?

    “那啥,管事,這結果已經出來了……”

    就在水月晶坊管事頭疼之時,秦逸塵的聲音突然響起。

    秦逸塵的這般話語,頓時便是讓得全場安靜了下來,這個家伙,竟然當真還要歐陽昊天滾出去?難道他不知道對方是誰嗎?

    不過,在有人為秦逸塵這般膽大的舉動而驚愕之余,還是有多戲謔性的目光望向歐陽昊天。

    在天龍皇城中,能讓這個風頭正盛的世家公子出糗的事情,可不多見啊。

    “那個……咳咳,大師,不如就這樣算了吧?”

    水月晶坊管事干咳兩聲,悄悄的對秦逸塵使了使眼色,很是為難的說道。

    “算了?那可不行,剛才我說不解石,你看他們有放過我的意思嗎?”

    听到這話,秦逸塵如同是被踩了一腳尾巴的貓一般,夸張的跳了起來,大聲叫道︰“不行,是個男人,就得履行賭約!”

    “對!說的對,剛才我看他們也沒有放過這位兄弟的意思!”

    秦逸塵話語剛落音,便是引起了一道附和之聲,不過,這道聲音剛一傳出,便是再一道道同情的目光中湮滅了下去。

    那個開口附和之人,面色也是陡然慘白了起來,這個時候,他才想到,對方可是歐陽昊天啊!他這般掃臉,估計以後他們家族在天龍皇城,是不用混下去了。

    果不其然,這個人察覺到歐陽昊天有意無意的掃了他一眼,頓時,他心中一片灰暗。

    “咳咳,秦兄運氣真是令昊天佩服!今日就當是你我之間一個小游戲,如何?”

    不過,歐陽昊天也不愧是歐陽家族幾乎已經認定了的未來家主,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他很快便是恢復了過來,當即,他輕笑一聲,用一種開玩笑的口吻,對著秦逸塵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