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535章 偶遇狂獅
    第535章偶遇狂獅

    而就在秦逸塵話剛落音時,一柄寒芒閃爍的長劍,落在秦逸塵後腦勺不過一寸之處,那種森冷的劍氣,讓得秦逸塵腦袋都是為之一僵。

    “何人派你來的?”

    一道淡漠的聲音,從秦逸塵身後傳來。

    “派我來?”

    秦逸塵稍微一愣,他听得出來,自己身後那人的語氣,只要自己的說辭有半點讓他誤會,恐怕身後那柄凌厲氣息的武器,會瞬間洞穿自己的腦袋。

    不過,所幸小命暫時是回到自己手中了。

    “前輩,恐怕我們之前有些誤會,先前我只是為了躲避別人的追殺,才逃竄至此……”

    秦逸塵緩緩說道,他的身軀緊繃著,只要感覺到身後有半點異動,他便會拼盡全力,殊死一搏!

    “別試圖反抗,你那點小手段擊殺了一個武王高階的老家伙的確讓人驚訝,不過,若是想用那種手段來對付我的話,你還差了點。”

    仿若是看出了秦逸塵心中所想,身後那道聲音有些不屑的說道。

    “說吧,誰派你來這里的,若是有半句謊言……哼!”

    秦逸塵有些無語的搖了搖頭,他自然听出來了,這道聲音沒有和他開玩笑的意思,甚至,他在問派自己來之人時,聲音中有著一種難以壓抑的怒意。

    “前輩,我真是被人跟蹤到此,迫不得已才動手解決的,如有冒犯之處,還望你體諒,我現在就離開……”

    秦逸塵苦笑一聲,旋即將在北斗商行拍賣會場與錢家公子哥的矛盾說了出來。

    在說完之後,秦逸塵聳了聳肩膀,一副要殺要剮,悉听尊便的模樣。

    “錢家?”

    在听完秦逸塵的解釋後,身後那人輕喃一聲,仿若是在思索著什麼一般。

    而在此時,秦逸塵雖然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模樣,但是心中已經是緊繃到了極點,汗水,不自覺的將其衣裳濕透。

    身後那人,能夠在自己精神力感知下,悄無聲息的接近自己,那他絕對是一個超越了武王境的強者!

    所幸,身後那個強者在沉吟了少許之後,仿若是確定了秦逸塵所說之話的真偽,一時間,那種彌漫了這片空間的威壓陡然消失,在秦逸塵腦後的凌厲之氣,也是被其收回。

    感受到那種威壓消失,秦逸塵心中才是松了一口氣,那種被威壓鎮壓得有些動彈不得的感覺,真是讓人不爽啊。

    “前輩……”

    而後,秦逸塵轉過身,剛叫一聲,眼瞳卻是陡然一縮,同時口中也是不由自主的叫出了後者的名字︰“幸余歡?!”

    在他身後約莫一丈開外的地方,凌空站立著一道人影,而這道人影,在秦逸塵進皇城之時也見到過,正是幸家的狂獅幸余歡!

    不過,此時的幸余歡似乎有些落魄,完全不復在城門口遇見的那個騎乘著金色狂獅,年輕一輩翹楚的風度。

    甚至,在秦逸塵敏銳的精神力感知下,他能察覺到幸余歡身上的氣息也是極為的混亂,那就像是經歷過一場大戰,受傷不輕!

    “走吧,不許和任何人提起這件事情!”

    幸余歡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說道,以他的名聲,被人認出來並不奇怪。

    “你受傷不輕啊。”

    然而,秦逸塵並沒有就此離開,反而是帶著一抹笑意,說道。

    “我這里正好有點療傷的丹藥,對你的傷勢應該有點幫助。”

    話語落音,秦逸塵從戒指中取出一個裝有為自己準備的療元丹玉瓶,拋了過去。

    幸余歡皺了皺眉頭,他怎麼可能缺少療傷的丹藥?

    “啪!”

    不過,之前秦逸塵與錢家十長老戰斗時的場景,都被他看在眼中,想到後者之前那種強悍的精神力波動,顯然是一個靈破境的人級丹師,他還是隨手將玉瓶接住。

    “服下吧,我的丹藥,肯定比你自己準備的要好。”

    見幸余歡那副勉強的模樣,秦逸塵輕笑一聲,說道。

    在說這番話語時,一股讓人無法質疑的自信從其身上迸發而出,讓得閱人無數的幸余歡都是有些詫異。

    當然,他根本不知道秦逸塵何來的這麼大自信。

    前世的丹聖,在皇朝地域中說這種話,的確有著足夠的底氣!

    幸余歡沉吟了少許,或許是因為秦逸塵之前展現出來的強大自信,他還是忍不住將瓶塞打開,自己體內的傷勢,他自己最為清楚,若不是有著強大的真元壓制著,他根本無法堅持到現在。

    而自己準備的那些療傷的丹藥,對于傷勢的治療也極為的有限,此時,他也是有些死馬當活馬醫的念頭了。

    稍稍傾斜玉瓶,兩顆圓潤的丹藥滾落在幸余歡掌心,一股讓人聞上一口,渾身舒坦的丹香彌漫開來。

    “好丹!”

    聞到這股丹香,幸余歡眼中閃過一抹詫異之色,單單是這種丹香,已經遠超他自己所準備的那些療傷丹了!

    隨後,幸余歡手掌一翻,將丹藥一口服下,頓時,他便是感覺兩枚丹藥入口即化,化為一道熱流,順著經脈流淌而下。

    在這股熱流之下,所過之處,原本不堪的經脈,仿若都是發出了一種舒暢的呻吟。

    “這丹藥……”

    感受到這種變化,幸余歡面色陡然一變,而後,他對著秦逸塵一抱拳,身形猛的對著下方的林海射了進去。

    顯然,他是察覺到了丹藥對自己的治療之效,已經迫不及待的去恢復了。

    而對于幸余歡的反應,秦逸塵並未奇怪,他淺笑一聲,跟著前者落了下去,不過,他並未進入林中,而是隱秘在一顆樹枝茂密的大樹上,精神力遍布開來。

    秦逸塵之所以這般做,是有著自己的原因的。

    以幸余歡的實力和身後的幸家,在皇朝之中根本就不會有什麼勢力去招惹他,而讓他淪落至此的,定然與幸家有關。

    此時,幸家正處于家主換代之際,幸余歡雖然實力超群,但是再怎麼說,也只是一個被貴族看不起的私生子罷了。

    一個私生子隱約有超過那些血統純正的幸家後代的實力,而且還在這個節骨眼上回到天龍皇城,這定然會引起許多人的猜疑與不滿。

    而幸余歡遭受重創,甚至連那頭狂獅都沒有帶在身邊,這般落魄,恐怕與幸家脫不開干系啊。

    而在這個時候,若是與幸余歡交好的話,對于秦逸塵而言,絕對是美事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