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521章 情敵相見
    第521章情敵相見

    “請隨我來。”

    良好的素養讓侍女並沒有因此失禮,她帶著秦逸塵朝著樓梯走去。

    原因,當然還是秦逸塵胸口上的那枚徽章。

    不得不說,這五級煉丹師徽章給他省去了不少麻煩,可以說,這一路走來都暢通無阻。

    秦逸塵跟在她身後,卻見,樓上有兩人邊說邊笑的走了下來。

    “有勞歐陽公子操心了。”

    那個看上去中年模樣的男子對著身旁那年輕人說道。

    “風主管這是哪里話,這都是在下應該做的。”

    那年輕人臉上帶著和煦的笑意,很有風度的回答著。

    “管事大人。”

    侍女見到那中年模樣的男子後,立即靠邊,並且行禮。

    而她身後的秦逸塵,眼眸卻是微微眯了起來,視線則是落在了那個年輕人身上,瞳孔深處,透著一抹冷光。

    歐陽昊天!

    歐陽世家,畢竟是天龍皇朝的勢力,他出現在這里也並不奇怪。

    同時,因為在這里看到他,秦逸塵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氣。

    顯然,風千雪還安然無恙。

    不然的話,歐陽昊天就不會站在這里,與濟世堂的管事之人交談的如此融洽了。

    “咦?”

    在秦逸塵看到歐陽昊天之時,後者也是發現了他,在看到這張令自己厭惡的臉龐時,歐陽昊天眼眸深處閃過一抹詫異與陰冷之色。

    似乎,自從遇到這小子以來,他運氣就沒好過。

    而且,這小子就像是陰魂一樣,不管自己走到哪,他都能跟到哪。現在,竟然又再一次的出現在他面前。

    “歐陽公子,好久不見!”

    已經被歐陽昊天發現了,秦逸塵並沒有隱藏之意,反而是帶著一抹笑意,上前打著招呼道。

    既然已經到天龍皇朝來了,歐陽昊天,是遲早要面對的!

    “嗯。”

    對于秦逸塵主動的打招呼,歐陽昊天高傲的瞥了他一眼。而在看到秦逸塵胸口上那象征著五級煉丹師的徽章時,他的眼瞳陡然一縮,面龐也是有些僵硬了起來。

    “五級煉丹師?”

    歐陽昊天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楮,他記得上一次見到秦逸塵時,那個小子連人級丹師都還不是吧?

    這才多久?他竟然成為了五級煉丹師?

    更讓他心生殺意的是風千雪的緣故!

    從極炎之域出來,風千雪對他的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反轉,從曾經那種無比的依賴,變成了愛理不理,敷衍的意味很濃。

    甚至,有幾次自己獻殷勤時,還從後者眼中見到了厭惡之色。

    “你來這干什麼?”

    歐陽昊天面色有些難看,聲音陰沉的問道。

    對于他的這般態度,秦逸塵只是輕笑一聲,指了指自己胸口,那象征著五級煉丹師的徽章。

    “呵呵,你是來參加丹府大會的嗎?”

    歐陽昊天眼眸微微一眯,冷笑道。在見到秦逸塵默認之後,他突然是大笑一聲,然後說道︰“那我就祝你在大會中獲得好的成績了!”

    而後,歐陽昊天仿若是不想與秦逸塵多扯什麼,在意味深長的看了後者一眼後,便是與濟世堂的管事往下方繼續行去。

    “歐陽公子,你認識剛才那個小子?”

    “見過幾次。”

    在他們背影消失在樓道間時,兩人的交談之聲傳入秦逸塵耳中。

    听著歐陽昊天那輕描淡寫的回答,秦逸塵只是嗤笑一聲,同時,心中也是暗暗提防了起來。

    歐陽昊天那般毫不在意的態度,只是為了做給風族之人看,一是為了自己的名聲,二是怕秦逸塵借助他引起風族的重視。

    而其實,以歐陽昊天那小肚雞腸之心,恐怕心中已經開始盤算如此讓自己消失掉了!

    經過這個小插曲,濟世堂的侍女帶著秦逸塵走到樓上,而後便是對著一旁的一間屋子走了過去,在那屋子的門上,掛著一塊“鑒寶閣”三個大字的牌匾。

    “咚咚!”

    “進來!”

    侍女上前輕輕的扣了幾下木門,待到從其中傳來一道懶洋洋的聲音時,她才是歉意的對著秦逸塵笑了笑,而後推門而入。

    在進入房中之中,秦逸塵發現這間屋內並不是很寬敞,其中也沒什麼擺設,只有在房間的中央,有著一張木桌。

    而此時,一個頭發有些發白的老者,正趴在上面淺睡著。

    而仿若是因為有人進來了,這個老者才是緩緩的抬起頭來,他目光微微一掃,在見到秦逸塵那張有些稚嫩的面龐,他的眉頭忍不住皺了皺。

    這種年紀的小子,能有什麼好東西,還跑到他這來鑒定!

    “藍文大師,這位大人他有一種丹藥想讓大師鑒定一下。”侍女恭敬的對著老者行了一禮,說道。

    “丹藥?”

    藍文大師皺了皺眉頭,本來打算直接將其驅除出去,不過,在看到秦逸塵胸口那個徽章後,他眼中閃過一抹詫異之色,而後揮了揮手,道︰“拿來看看吧。”

    雖然是這般回答,但是他語氣中的不屑和敷衍之色很是明顯。

    可以說,若不是看在那個徽章的面子上,他根本就不想給秦逸塵鑒定,畢竟,身為濟世堂首席鑒定大師的他,眼光可不是一般的高啊。

    由他鑒定的,一般都是某些從遺跡中弄出來的神秘物品,或者是極其罕見的東西……

    一個看上去不過十八九歲的少年,能有什麼好丹藥!

    “大人,藍文大師性格就是如此,還望您別見怪!”侍女連忙是對著秦逸塵歉意的說道。

    秦逸塵無所謂的搖了搖頭,不但沒有因為藍文大師的態度有所不滿,反而是有些異常的高興。

    因為藍文大師,可是濟世堂的首席鑒定師,由他鑒定的權威性,可遠比其他鑒定師要強!

    而後,秦逸塵拿起一個玉瓶,然後遞了過去。

    接過玉瓶,藍文大師捏開瓶蓋,輕嗅一口,那雙老眼當即微眯了起來,在其那猶如一條細線般的眼眸之中,有著一抹詫異的光芒閃爍。

    “咦?”

    藍文大師輕咦一聲,瞳光略微閃爍間,手中玉瓶傾斜,一枚丹藥從其中滾了出來,然後落在他掌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