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517章 天蠶靈鎧
    第517章天蠶靈鎧

    第517章

    在公輸芷依與魯小官一起布下隔絕陣法之後,那種高溫才是緩緩消退,客棧中的那種罵咧之聲也是開始安靜了下來。

    而此時,秦逸塵根本沒有注意到外界的情況,他的心神,完全沉淪在丹爐之中。

    在他全力的煉制下,丹爐中的天蠶靈繭終于是開始了變化。

    隨著白焰的炙燒,天蠶靈繭開始逐漸的松軟了起來,待到最後,整個天蠶靈繭猶如液體一般躺在丹爐之中,一眼看去,它已經變得有些透明虛無了起來,若不是一道道細微的白線,真是讓人難以察覺。

    見到天蠶靈繭的這般變化,秦逸塵也是開始收斂心神,而後,一道道隱晦的精神力不斷的流入丹爐之中。

    這些精神力在他的掌控之下,仿若是在一只只無形的手掌一般,控制著天蠶靈繭不斷的改變著形態。

    在這種改變之中,那些細微的白線,似乎也是變得透明了起來。

    這種改變,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即便是以秦逸塵的精神力,都是得感覺有些疲態,這若是換成其他的人級丹師,恐怕早就因為消耗過大而放棄終止了。

    終于,在秦逸塵即將力竭之前,丹爐似乎微微一顫,那原本布滿了細小白線的天蠶靈繭,徹底的化為了透明的狀態。

    “嗡……”

    而與其同時,秦逸塵的識海之中,陡然有著一道細微的嗡鳴之聲響起。

    而在這道聲音響起的霎那,一股吸力陡然從識海之中涌了出來,僅僅是一瞬間,丹爐之中的精神力猛的縮了回去。

    而隨著那磅礡精神力的消逝,一起消失的還有那種炙熱的火焰,與天蠶靈繭!

    在丹爐中天蠶靈繭消失的瞬間,秦逸塵的精神一陣恍惚,不過他很快就回過神來,然後他便是發現自己的精神力之體上,似乎有了一些特殊的變化。

    “終于煉化了……”

    內視著精神力之體上那種隱晦的波動,秦逸塵心中充滿了喜悅之色。

    在其識海中,一個猶如縮小版的小人兒,雙眸緊閉,盤膝而坐,而在它的周身,似乎有著一種晦澀的波動若隱若現的傳出,隱約間,能夠見到一道道近乎透明的絲線圍繞。

    這些絲線,隨著秦逸塵精神力的動蕩,便是浮現在其精神力之體的表面上,形成了一副由白色絲線構築而成的鎧甲!

    “天蠶靈鎧……”

    秦逸塵微眯著眼楮,喃喃的吐出四個字眼。

    天蠶靈繭之所以比焚心果還受高級煉丹師追捧的緣故,便是因為它可以煉制成天蠶靈鎧!

    天蠶靈鎧,對于靈破境的人級丹師來說,絕對是一件能起到保護作用的至寶!

    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能夠起到精神力防御的作用。

    但是,天蠶靈鎧的煉制太過困難。

    至少,靈破境的煉丹師,是絕對沒辦法徹底融化天蠶靈繭的。

    他們最多只是能夠軟化天蠶靈繭,但是,那樣根本無法發揮出天蠶靈繭作用的極限,最多也就起個境界穩定的作用而已,並不能起到防御的作用。

    那樣和暴殄天物沒有區別!

    要徹底煉化天蠶靈繭,絕對不是人級丹師能夠做到的。

    突破靈破境以上的……地級丹師!

    只有地級丹師,才能做到這一點。

    但是,地級丹師何其的稀少,就算是在皇朝當中,也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那等身份,根本不是常人能請得動的。

    秦逸塵能夠融化天蠶靈繭,主要歸功于小丹爐,其次才是他的煉丹手法。

    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就算秦逸塵的煉丹手法再精妙,也需要借助外物才能夠實現。

    而小丹爐正好滿足了這一點。

    在結出天蠶靈鎧之後,秦逸塵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直接服用下幾顆對精神力具有大補的丹藥,再度盤膝坐下。

    隨著靈神決的運轉,他體內的精神力之體,再也不用顧忌不穩定之事,猶如一個無底洞一般,瘋狂的吸收著這些藥性。

    隨著這般瘋狂的吸收,秦逸塵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正以一個極為可怕的速度,不斷的攀升著。

    這種修煉,一直持續了一天的光景,秦逸塵才是吐出一口濁氣。而後,他的眼眸緩緩睜開,在其睜開的一霎那,一抹駭人的精光從其眼瞳中一閃而過。

    “終于穩固了!”

    感受著自己的狀態,秦逸塵嘴角的笑意極為濃郁。

    “讓我過去,我有急事要告知秦逸塵!”

    而就在這時,一道急促的聲音從外面傳來,似乎是因為那人想見秦逸塵,卻被阻攔下來了一般。

    秦逸塵皺了皺眉頭,腳下微動,便是對著門口行去。

    在秦逸塵剛一出房門,便是見到公輸芷依與魯小官站在門前,而在兩人身前,還有一個十方丹府的長老站在那里。

    “秦、秦大師!”

    見到秦逸塵出來,那個長老顯然是松了一口氣,叫道。

    待到秦逸塵點了點頭,公輸芷依與魯小官才是讓開一點,那個長老連忙是飛奔了過來。

    “府主吩咐我,一見到你,就要你立刻去見他。”

    對于秦逸塵,這個長老沒有半點的自傲,有的只是對強者的尊敬,對于魯小官兩人的阻攔,他也並未生氣。

    畢竟,現在秦逸塵的身份,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了。

    “府主找我?”

    秦逸塵沉吟少許,而後對著公輸芷依點了點頭,便是對著十方古城行去。

    距離丹府大會也沒多久了,想來府主叫他前去,定然與這事有關吧。

    在經過力挫東煬客卿之事後,秦逸塵走在十方丹府之中,一路引來無數敬畏與尊崇的目光。

    一個如此年輕的靈破境人級丹師,那他突破到地級丹師,基本上是鐵板釘釘的事實了!

    地級丹師……

    哪怕是在皇朝之中,都是享有至高無上,被無數人追捧的存在啊!

    這個時候,有無數人後悔了,他們後悔沒有在秦逸塵展現出如此強勢的一面之前去結識他。

    對于別人的目光,秦逸塵並沒有在意,就如同之前被人懷疑,甚至嘲笑一般,一臉的淡然,徑直走進府主所在的樓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