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516章 境界不穩
    第516章境界不穩

    這一天,注定要讓十方丹府沸騰。

    秦逸塵,竟然以輾壓之勢,擊潰了客卿長老東煬!

    以前,包括對秦逸塵的種種猜測,在此刻,終于是真相大白。

    靈破境!

    一個對于他們所有人來說,可望而不可即的境界。

    可笑他們還一起來討伐這麼一位超級天才。

    而此時,最興奮的,當然要屬田良,他看向秦逸塵的時候,除了震撼,還有深深地感激。

    他很清楚,秦逸塵之所以挑釁東煬,是為了給他雪恨。

    別看他同為客卿長老,但是,在地位上,肯定是不如東煬的。

    畢竟,東煬身後有東臨宗這尊龐然大物,在資源上,田良是永遠都沒有辦法和東煬相比的。

    “看來,必須要肅清一下丹府了!”

    府主是最先反應過來的,他淡淡的聲音傳遍全場,讓得許多心懷不軌的人都是身軀一顫,流露出慌亂的神色。

    “田良!”

    “在!”

    田良肅然听命。

    “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務必將丹府內所有害群之馬揪出來!”

    府主說完,深深的看了一眼秦逸塵,才轉身走了進去。

    這一刻,很多人的臉色都很精彩。

    他們本來是來看田良出糗的,甚至,有機會的話,他們是不會放過將田良從客卿那個位置上拉下來的。

    然而,他們卻沒有料到,田良因此有了更大的權力,地位也因此無人能及。

    三大客卿,東煬被廢了,幽華老人逃了,只剩下田良一人。

    有如此契機在,只怕,三大宗門再也難以在丹府內拉幫結派了。

    “田老,我先告退了。”

    秦逸塵也朝著田良拱手,然後退了下去,走出人群。

    他相信後面的事情,田良能處理好,而且,他已經替其掃平障礙了。

    他之所以急著離開的原因,還有一個。

    境界不穩。

    別看他以輾壓之勢,擊潰了東煬,但是,因為過度的使用精神力,此時,他識海內的精神力之體,也有些不穩定。

    這就是快速提升境界固然的弊端。

    若不是秦逸塵有著超高的精神力控制力,換做其他人,識海在就混亂了。

    他才突破至靈破境,精神力之體,是非常脆弱的。

    因為住處被毀,還在重建,秦逸塵回到了公輸芷依,魯小官住的客棧。

    “不許任何人進來!”

    秦逸塵對魯小官吩咐了一句後,就走了進去。

    進入房內後,還沒來得及走上床榻,秦逸塵就地就盤坐了下去,靈神決瞬間運轉。

    此時,識海內,那由最純粹的精神力凝聚而成的精神力之體,很明顯的有些動蕩,甚至已經有崩裂的跡象。

    這就是秦逸塵如此著急的原因。

    在靈神決運轉起來後,整個識海的精神力迅速朝著精神力之體涌來……

    直到,三個時辰之後,精神力之體才穩定了下來。

    “呼……”

    秦逸塵長吁一口氣,眼眸內閃過一抹慶幸。

    好在他的對手東煬只是靈動境,若是對上同樣是靈破境的對手,那就有些懸了。

    翻手,一個盒子出現在他手中。

    是天蠶靈繭!

    這也是為什麼天蠶靈繭會比焚心果還要貴重的原因。

    在煉丹師面臨這種情況的時候,就算是給他十個焚心果,也不如一具天蠶靈繭。

    這東西,對于秦逸塵來說,也是雪中送炭。

    不然,他就算是獲得了焚心果,突破到了靈破境,一個月時間,他根本無法將境界徹底的穩定下來。

    或許到時候,因為境界不穩,會出現一些不確定的因素。

    “鐺!”

    小丹爐被拿了出來,接著,隨著精神力的激發,里面的火焰頓時就燃燒了起來。

    打開爐蓋,秦逸塵將天蠶靈繭投了進去。

    在那熊熊火焰中,天蠶靈繭根本無動于衷,一點變化都沒有。

    要知道,這可是靈破境的精神力之火啊!

    而秦逸塵,似乎也並不感覺到有什麼意外,在他臉上,沒有半點氣餒。

    “啪!啪!啪……”

    他的手掌很有規律的拍在小丹爐上,而且,越拍越快,最後甚至只剩下掌影。

    而小丹爐在這種拍動下,也原地旋轉了起來。

    在這種情況下,小丹爐底部,那明顯破裂的紋路上,竟然閃過一縷縷不易察覺的耗光。

    接著,在小丹爐內的火焰頓時就發生了一些變化……

    白焰!

    沒錯,丹爐內的火焰,顏色竟然發生了變化,乏著白光的火焰。

    那白焰看上去,並沒有先前那熊熊赤火那般的猛烈,但是,一股攝人心神的高溫,卻從其中散發了出來。

    以至于整個房間,甚至整個客棧,溫度都在急速的上升。

    最先感覺到這種變化的是門口的魯小官。

    因為距離最近,他更能清楚的感受到那高溫的可怕。

    哪怕是站在門外的他,此時精神力也有些躁動,有些不穩定,似乎,那種溫度要將他的識海都要燃燒起來了。

    這嚇的魯小官連忙退開一段距離,運轉功法,穩定心神。

    “魯小官,你搞什麼鬼?”

    與此同時,公輸芷依也走了過來,對著魯小官就是一頓呵斥,不過,在她看到魯小官臉上那抹濃濃的震驚後,也迅速將目光投向那間房間。

    “是誰在里面?”

    “秦……是掌門!”

    魯小官張口,本來想說是秦逸塵,但是,卻改了口。

    毫無疑問,這代表,他已經承認了秦逸塵班門掌門人的身份。

    “他回來了啊。”

    公輸芷依眼楮一亮,就要朝著房間走去,卻被魯小官一把拉住。

    “你干什麼?”

    公輸芷依一把甩開他的手,怒斥道。

    “掌門現在在閉關,我們不要打攪他。”

    魯小官並不惱怒,而是一臉慎重,他隱隱能覺察的到,里面,秦逸塵的波動,似乎也有些不穩定。

    這個時候去打攪,那不是給秦逸塵添亂嗎?

    而這時,客棧內各處都傳出一些罵罵咧咧的聲音。

    顯然,那種高溫,讓他們根本無法繼續休息。

    那是對精神力的灼燒,讓人感覺就像整個人都放在火焰上烘烤一樣。

    “我們必須把這里隔絕一下,不然……”

    這一次,公輸芷依第一次認同了魯小官的話,兩人一同,給這座小院布下了一個隔絕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