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513章 倚老賣老
    第513章倚老賣老

    在一片討伐聲中秦逸塵卻是不為所動,甚至,在其面龐上,沒有一絲的惱怒之色。

    “他、他是被氣瘋了嗎?”

    “也難怪啊,雖然不知道他憑借什麼抵御住了匡元齊的攻擊,挽回顏面,但是看其事後昏迷之事,想來他也不輕松。”

    “是啊,好不容易得到的焚心果,就這樣交出來,換成誰都不會心甘!”

    在喧嘩聲中,幾個散人煉丹師都是一臉擔憂的望著秦逸塵,後者可是他們散人陣營中的驕傲啊,竟然也被如此明目張膽的欺壓,而他們,卻完全無法反駁這個借口!

    在討伐的浪潮中,東煬春風得意,一切都順著他預料的方向在發展啊。

    這般趨勢,哪怕是身為丹府府主,也無法包庇一人而阻攔眾異!就算再不濟,秦逸塵不肯交出焚心果,那丹府大賽的名額,也絕對會因此而取消!

    十方丹府之中,三大宗門絕對不允許區區一個散人,敢在得罪他們之後,還存活的,更不可以出現一個能夠分庭抗衡的散人勢力。

    秦逸塵,只不過是他們第一個打壓的對象!

    而十方丹府府主此時劍眉緊皺,他有些搞不清楚秦逸塵為何會說,焚心果已經被他服用了這種話來。

    哪怕他不願意交出來,也大可不必說一個如此借口啊,這樣反而將自己推到了風口浪尖上,就算他有心包庇,也得衡量下丹府眾人的看法。

    一個為了留下焚心果,而說出這等不著邊謊言之人,如何能夠服眾!

    半響,那種漫天的討伐之聲才是悄然湮滅,場面也是緩緩寂靜了下來。

    “小子,不要自斷前程,為了我們丹府的榮耀,你還是快些將焚心果交出來吧!”

    見到自己的煽動起到的效果,東煬已經胸有成竹了,這個時候,他反而是擺出一張笑臉,裝好人說道。

    一道道目光,也是在此時對著秦逸塵投射了過去,若是他堅持要留下那顆焚心果的話,勢必會如同東煬說的那般,日後在丹府中,定會被眾人所唾棄,自毀前程!

    “老頭,你是不是年紀大了記性有問題?”

    而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秦逸塵終于是開口了,不過,他一開口的話語,卻是讓得眾人一陣驚駭!

    “我剛才說了焚心果已經被我服用,你這麼快就忘記了?依我看,你這般記憶,還不如辭去丹府客卿之位,找個隱蔽之處去度過余生吧!”

    秦逸塵聲音之中,充滿了調侃之意,話語中的挑釁之意,更是鋒芒畢露!

    而這話語中的嘲諷之意,也是讓得眾多東臨宗陣營的煉丹師面露怒意,東煬客卿更是被氣得吹眉瞪眼,仿若要活活生吞了他一般。

    “小子,你是在挑釁我啊!”

    東煬面色難看,陰沉的聲音緩緩響起。

    “不僅記性差,連理解能力也這麼弱了嗎?”

    秦逸塵眨了眨眼楮,一臉無辜的表情。

    見到這幕,不少人心中一愣,看來這個小子並非狂妄到沒邊啊,剛才那番話語,想來是因為焚心果要被搶奪,而憋出來的氣話吧,這不,他已經要為自己先前的言語解釋道歉了嘛。

    不過,田良卻不這麼認為,甚至,他有些不忍的捂住了額頭,不想繼續看下去。

    在他與秦逸塵接觸的記憶中,這個小子,似乎從來沒有對誰低過頭啊!

    解釋?道歉?

    可能嗎?

    似乎在這個小子的字典里,只有踩臉和狠狠的踩臉這兩句話吧!

    “哼!”

    對于秦逸塵無辜的表情,東煬只是冷哼一聲,一副你想要道歉?已經太晚了的表情!

    “唉,真不知道你這種老頭是怎麼當上客卿的,我都只差點指名道姓的罵你了,竟然還來問我是不是在挑釁你,你在逗我嗎?”

    “噗!”

    雖然早就猜到秦逸塵不可能道歉,但是听到這玩味十足的話語,田良還是忍不住噗笑一聲,而後,他連忙是干咳兩聲,遮掩住自己的失態。

    不過,這個時候,可沒有人在意田良的失態,因為在場的眾人,幾乎都被秦逸塵這番紅裸裸的挑釁話語給驚得有些腦子短路了。

    這個小子,他是瘋了嗎?

    就算他在丹會中挽回了丹府的顏面,難不成他以為能夠憑借這個,就去挑釁東煬客卿嗎?!

    在震驚之余,也有不少跟隨田良一起來的散人煉丹師暗自為秦逸塵低嘆一聲。

    而此時,在樓宇前方的丹府府主卻是眉頭一皺,眼中有著疑惑之色閃動。

    以他的閱歷,在先前的接觸中,他便是不難看出,秦逸塵絕非那種狂妄之大之輩,可是,現在他怎麼會如此呢?

    看他的架勢,仿若不怕把事情鬧大,反而是閑事情太小了一般啊!

    “難道他真是因為焚心果的緣故而惱羞成怒,我看錯人了?”在十方丹府府主心底,不由的閃過一個念頭。

    “呼呼……府主,看來咱們丹府的氣氛需要整頓一番了,不然的話,有些新來的連最起碼的尊重都不知道了!”

    東煬深吸兩口氣,壓抑著心中的狂怒,對著丹府府主行了一禮道。

    丹府府主看了他一眼,又將目光望向秦逸塵,看著那一臉淡然的少年,他心中真是有些猜不透後者是打得什麼主意。

    “府主,咱們丹府是該整頓整頓了,免得有些半截進土的老頭,整天在丹府中倚老賣老!”

    而就在丹府府主猶豫之際,秦逸塵那玩味的調侃之聲,再度響起。

    “呔!黃口小兒,你說誰倚老賣老!”

    此時,東煬客卿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意,他大步跨出,指著秦逸塵怒喝道。

    “誰應,小爺就說誰!”

    秦逸塵也是不甘示弱,胸膛一挺,絲毫不懼的回應道。

    兩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織著,隱隱間,一種隱晦的波動蕩漾開來,一股讓人感到窒息的氣氛,更是籠罩了這片區域。

    “呵呵,府主,讓我來看看服用了焚心果之人,究竟是有多麼的妖孽吧!”

    此時,東煬對著丹府府主說了一句,心神便是鎖定住了秦逸塵,一種濃郁的殺意,絲毫沒有掩飾的從其身上散發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