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502章 你們要不要再試試
    第502章你們要不要再試試

    巨大的廣場,除了一道道有些粗重的喘息聲之外,再也沒有了其他的雜音。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帶著一種不可置信之色,死死的盯著青石平台上那一道修長的身影。

    誰都沒有想到,在那種足以碾壓人級丹師的精神力攻擊之下,秦逸塵竟然還得以存活,甚至,他身上沒有半點萎靡的氣息!

    “天哪,他竟然抵擋下來了……”

    申靈的玉手忍不住捂著小嘴,聲音之中,有些難以掩飾的驚駭,身為靈動境的丹師,她比其他人更加清楚的明白,那經過上清長炎爐增幅的精神力,究竟是有多麼的恐怖!

    靈動境中也有強弱之分,而之前那道攻勢,絕對是達到了靈動境最為頂尖的層次。

    若不是因為匡元齊自己實力不夠,這道精神力絕對堪比破靈境丹師的一擊了!

    “這個家伙……”

    田良嘴角一陣抽搐,眼中有著濃濃的震驚之色,雖然見多了秦逸塵創造的奇跡,但是,似乎每一次秦逸塵的表現,都是讓得他無比震驚、意想不到。

    在白雲丹府大人物身後的幾個青年,面色也都是無比的驚駭。

    對于匡元齊的實力,他們太清楚了,經過上清長炎爐的增幅,哪怕是他們白雲丹府的那個妖孽,都不敢保證自己能夠接的下來!

    可是,在這片他們從來沒正眼看過的十方地域中,卻是有人硬生生的抗住了!而且那人的年紀,還不過十八九歲!

    在所有人都為之震驚之余,十方丹府府主卻是虛眯著雙眼,老臉之上笑意難以掩飾。

    原本這一次不僅要損失一枚焚心果,而且還極有可能被人家一人橫掃整個丹府的同輩,可是,連他都沒有想到,在這顏面即將丟盡,最關鍵的時候,殺出這麼一個家伙!

    他不僅救下了申靈,而且還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挽回了十方丹府的顏面。

    十方丹府府主瞥了一眼因為消耗過大,面色都有些蒼白的匡元齊,結局已經很是明顯了,當即,他笑吟吟的對著身旁白雲丹府的大人物說道︰“文兄,你看那天蠶靈繭……”

    白雲丹府的大人物听到這直接的話語,面色頓時一沉。

    他的眼楮,依舊不斷的在秦逸塵身上掃動,在他看來,秦逸塵之所以能夠抵擋得下那種攻勢,絕對不可能是他自身精神力的緣故。

    這個家伙身上,定然有什麼能夠抵御精神力的寶物,若非如此,這個家伙為什麼不用坎水千鶴鼎,還特意弄了一個破破爛爛的丹爐來掩飾!

    然而,在掃視一番之後,他卻沒有半點發現,最後也只能收回目光。

    畢竟,就算後者是因為有什麼寶物,而抵擋住了之前的攻勢,他也不能去說什麼。一開始斗丹,他們拿出上清長炎爐,便是有一些借助外物的意思了。

    “申兄,有些小伎倆可上不了大台面,希望在即將到來的丹府大會中,你們十方丹府能派出這個小子去參加,可別到時候連去都不敢去啊!”

    最後,白雲丹府的大人物冷哼一聲,方才是有些不舍的將手中的天蠶靈繭,交給了十方丹府府主。

    這一次可真的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如此完整的天蠶靈繭,哪怕是他,在交出來時,都是感覺一陣肉疼。

    本來這東西他壓根就沒打算交出來過的,這只是為了得到十方丹府的焚心果,而做的彩頭啊!

    “文兄,你看要不再換個人上去試試?”

    “我看這小子應該也快到極限了!”

    十方丹府府主接過天蠶靈繭,一邊笑著說道。

    听得這話語氣中的調侃,白雲丹府的大人物被氣得身軀一陣顫抖,胸口更是發悶的一陣氣血翻涌。

    什麼叫快到極限了?他哪里像快到極限的樣子了?

    剛才那麼強大的攻擊,都沒有給他造成什麼傷勢,而匡元齊乃是他帶過來幾人中,精神力最強之人了。

    這根本就沒有再比下去的意義了。

    “走!”

    最後,白雲丹府的大人物壓抑著心中的怒意,一拂袖袍,便是對著後方行去。

    幾個白雲丹府的青年,也是連忙跟上,至于匡元齊,或許是因為消耗過大,也或許是因為被刺激得有些過頭了,他的精神顯得有些恍惚,時不時的,從其嘴中還蹦出一句胡話。

    “不可能,不應該啊!”

    最後,還是在十方丹府幾個導師的攙扶下,才將他從平台上攙扶了下來。

    望著抬著上清長炎爐,狼狽消失在視線盡頭的一行身影,在巨大的廣場上,猛的響起了震耳欲聾的興奮吼聲。

    無數平日里自視甚高的煉丹師,都是激動的揮舞著手中的東西,一時間,整個廣場都陷入了一片喧嘩的海洋之中。

    望著一張張因為激動興奮而漲紅的臉龐,十方丹府府主並沒有去阻止他們的叫喊。

    這是丹府與丹府之間的較量。

    如果,十方丹府真的被橫掃,那麼,他這個府主,以後也未必能抬起頭來。

    十方丹府的人也一樣。

    原本,丹府就要尊嚴,榮耀掃地,秦逸塵卻是橫空而出,生生的將局面給強行扭轉了過來。

    在場的絕大部分人心情如此激動,倒也是在常理之中,當然,這些人可不包括例如東煬等東林宗之人……

    “哈哈,我就知道,這小子會沒有什麼懸念的贏!”

    望著那狼藉的場地中,不急不緩收起丹爐的秦逸塵,田良忍不住大笑道。

    這一次,可沒有人敢再嘲笑田良了。

    要知道,秦逸塵可就是這個家伙推薦的啊!

    “嗯,他真的很出彩!”

    申靈也是微微點了點頭,美眸盯著場中那道修長的身影,她不禁想起了在自己近乎絕望之時,突然出現在其身前的身影。

    想到這里,不知為何,一種莫名的情緒涌入心頭,讓得其俏臉都是忍不住露出些許異樣的笑容。

    在最為緊要的關頭挺身而出,最後力挽狂瀾,挽回顏面。

    或許,秦逸塵只是為了焚心果而為,但是,對于申靈來說,這卻是救命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