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99章 挑釁的代價
    第499章挑釁的代價

    贏了?

    是的,贏了。

    雖然,秦逸塵只是煉制了一枚最普通的丹藥,但是,他還是贏了。

    因為,那來自白雲丹府的年輕煉丹師連身形都站立不穩了,就別說煉丹了。

    所以,僅僅是一枚普通的丹藥,就贏下了這一場斗丹!

    “贏了?”

    十方丹府中人臉色各異,有疑惑的,有茫然的……唯獨,沒有一個人臉上有一絲喜色。

    因為……這是不是太輕松了?

    在他們看來,秦逸塵什麼都沒有做,就是煉制了一枚普通的丹藥而已。

    一枚普通丹藥,就擊敗了外來的強敵!

    那白雲丹府的年輕煉丹師實力如何,他們都有目共睹的。

    “難道是因為前幾次他消耗過度了?”

    有人這麼懷疑。

    這種可能性是很大的。

    畢竟,前面幾人實力都不弱啊,而且,還有他們十方丹府公認的年輕一代最強者……申靈。

    “我……”

    白雲丹府那年輕的煉丹師張了張口,還想嘴硬,但是,在他一動用精神力的時候,識海內的傳來的空虛感和刺痛感,讓他面色更白了幾分後,他只能怒視著秦逸塵。

    “退下吧。”

    白雲丹府府主開口了,聲音卻很平靜。

    “府主,我……”

    那年輕的煉丹師滿臉的不甘。

    顯然,他是覺得秦逸塵勝之不武。

    因為,從頭到尾,秦逸塵連一絲實力都沒有暴露,他看上去……很平常,很普通,連煉制的丹藥,都不是什麼高級丹藥。

    相比他的激動,那邊贏得斗丹的秦逸塵,卻顯得平淡的多。

    他似乎並沒有因為贏得這次斗丹而感到興奮。

    在他的嘴角,只有一抹淺淺的弧度。

    但是,就是那抹淺淺的弧度,卻讓白雲丹府的那幾個年輕人怒火中燒。

    他們似乎讀懂了。

    秦逸塵這是在嘲諷他們。

    他就是用最破的丹爐,最平凡的手段,最普通的丹藥,打敗他們!

    白雲丹府府主面色明顯也有些陰沉。

    “哈哈,小家伙很不錯……”

    十方丹府府主心情卻大好,轉向白雲丹府府主,問道,“我們丹府的小輩,可還能入文兄法眼?”

    “哼!”

    白雲丹府府主冷哼一聲,沒有回答,他的目光鎖定在秦逸塵身上,眸子內,不時的閃過一抹精芒,似乎,想要把秦逸塵看穿一樣。

    但是,他注定要失望了。

    因為,就表面上看上去,秦逸塵就是那麼普通,沒有任何出彩的地方,除了在救申靈的時候那驚鴻一瞥。

    事實上,那最多也就是能證明,他也是人級丹師而已。

    “如果你們沒人應戰的話,那是不是應該把天蠶靈繭獎勵給我了?”

    就在眾人都沉默的時候,秦逸塵卻開口了,他聲音很突兀,同時,也徹底引燃了白雲丹府那幾個年輕的怒火。

    “我來會會你這家伙!”

    他們當中,就表面看上去年齡最大的那個走了出來。

    白雲丹府府主沒有阻止他,只是平靜的看著事態的發展。

    人群中。

    “田長老,難道你不擔心他嗎?”

    看著席地而坐的田良,申靈有些愕然的問道。

    “有用嗎?”

    田良已經麻木了,他發誓,不管以後秦逸塵做出什麼驚人的舉動,他都不會再動容了。

    雖然,從認識秦逸塵到現在,他已經不知道這樣在心中發了多少此誓了。

    不過,經過剛才那一場後,他確認了一件事情……秦逸塵在戲耍所有人。

    田良很清楚秦逸塵有多強。

    但是,秦逸塵就是不展露自己的實力。

    這不是戲耍,又是什麼?!

    ……

    “我會一擊,就將你擊倒!”

    來到秦逸塵面前後,那人冷冷冰冰的說道。

    “嘖。”

    秦逸塵吧砸了一下嘴巴,“試試看。”

    “小子,挑釁我白雲丹府,你要因此付出代價!”

    那人雙手結出一個奇怪的印記,驟然,一股龐大的精神力就已經開始凝聚,那股波動,讓十方丹府眾長老都盡數變色了。

    “靈動,而且,絕對不是靈動初期……”

    這一刻,這些長老們似乎明白了,為什麼府主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對這些不速之客忍讓。

    精神力有多麼難提升,身為煉丹師的他們心中比誰都清楚。

    一個才三十歲左右的人,竟然就達到了他們這群長老一生的巔峰期,甚至還超過了他們其中一些人!

    這樣的實力,如何讓他們不畏懼!

    處于他們這個位置,當然和平常人不一樣。

    他們很清楚,他們只是站在這一片地域高處的人。

    這片大陸很廣闊,廣闊到常人無法想象。

    外面,有更強大的地域,更強大的勢力!

    如丹府府主,就不是這片地域的人能決定的。

    而且,他們不得不服,因為,每一屆的府主,都要比他們任何人都要強大。

    “嘩啦啦!……”

    就在眾人這短暫失神的時間內,那煉丹師的周身精神力已經凝聚到了一個峰頂,周圍,更是傳出浪潮的聲音。

    而周圍的空間,也跟隨著那浪潮聲,蕩漾起一波一波的漣漪。

    那景色非常美麗,但是,誰都知道,那美麗當中蘊含著怎麼樣可怕的殺機。

    而且,更可怕的是,這還是沒有經過上清長炎爐增幅的情況下!

    兩位客卿長老也不由微微變色。

    在經過增幅的情況下,只怕,就算是他們,也不敢說能接得住。

    “這小子完了,這就是他去挑釁白雲丹府的結果!”

    看到這一幕,東煬心中忍不住松了口氣。

    東臨宗和秦逸塵之間的梁子已經結下了。

    本來,秦逸塵已經走進了府主視線內,東煬就算是想要除掉他,也幾乎是不可能了,但是這個家伙,或許是個剛出世歷練的雛鳥吧,竟然敢去惹外來強敵。

    在十方地域,你就算再強大,也絕對不可能去和外面的那些巨頭相比!

    “去死吧小子,記住我的名字……匡元齊!”

    突然,那煉丹師雙手按在了上清長炎爐上,頓時,一股壓抑的讓人窒息的波動蔓延了出來,而且,帶著浩浩蕩蕩的氣勢,朝著秦逸塵奔涌而去。

    在那巨大的浪潮前,秦逸塵的身形顯得那麼渺小,似乎,只要被沾上,就會被碾碎成渣。

    這已經不是在斗丹了,而是在……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