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96章 井底之蛙
    第496章井底之蛙

    “這個家伙,竟然有這等本事!”

    “嗎的,難道傳言考核的事情是真的?”

    一道道驚訝的喧嘩之聲,也是在碩大的廣場上響徹而起,幾乎是所有人,都為秦逸塵的突兀出現而詫異。

    不過,也有些人在此時面色有些變化。

    比如在秦逸塵對面,那個白雲丹府的青年,原本已成定局之事,竟然出了這等變故,讓得他如何不驚。

    還有在人群中的段子海,他的面色也是陰沉到了極點。

    原本丹會一開始,他便上台展露自己的實力,就是為了吸引注意力,但是,先前那種不痛不癢的斗丹,與關鍵時刻,突然殺出的秦逸塵相比,就太過黯淡了。

    而且,他還听見不少人在議論之時,隱約的提到他與秦逸塵考核成績上的差距。

    他是天才,怎麼可能甘心被人踩在腳下?!

    “該死的家伙!”

    段子海心中低罵一聲,眸中隱晦之色不斷閃動,但是現在秦逸塵已經成功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他想要再對其動手,已經沒有機會了。

    現在,唯有寄希望與秦逸塵敢去斗丹,然後死在其中。

    不過,就算是有秦逸塵站出來,十方丹府依舊愁雲密布。

    要知道,對方只不過是隨便派出一個人來,但是,他們十方丹府公認年輕一代最強的一人,卻都敗北了!

    這對于他們的打擊,實在太大了。

    他們曾經都是那麼的不可一世,取得一點成就都會沾沾自喜,現在看來,原來不過是那井底之蛙,在坐井觀天而已。

    ……

    “嗯?”

    此時,在高台之上,那個與十方丹府府主站在一起的大人物眉頭一皺,顯然,突然出現的變故,讓得他都沒有料到。

    “十方丹府什麼時候出了這等人物?”

    這個大人物皺著眉頭,視線掃視著秦逸塵,心中暗嘆可惜,其實,各大地域丹府間的關系也並不是多麼的和諧,雖然說不上死對頭,但是爭鋒相對的事情,也太過正常了。

    就如同焚心果,如果他們不動用斗丹這類賭斗,想要從十方丹府中獲得一枚,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之前他出手阻攔十方丹府府主的干涉,也是有著幾分打壓的意思。

    她不僅是十方丹府年輕輩的第一人,而且更是十方丹府府主之女!

    有著府主的支撐,再加上她在精神力方面的天賦,哪怕是他的白雲丹府,也沒有一個在精神力修為方面超過她之人。

    此次前來,一是為了焚心果,其二便是趁著十方丹府丹會,好好的打壓打壓十方丹府之人,如果有機會,如同剛才那般,他們便會不惜一切代價,抹除一個對他們來說威脅極大之人。

    “申兄,沒想到你們十方丹府隱藏得如此之深啊。”白雲丹府的大人物對著十方丹府府主笑道。

    關于眼前這個不過十幾歲的少年,他可是一點信息都沒有得到啊。

    “哼,文兄沒想到的事情,可還有很多。”

    十方丹府府主顯然是因為他之前的阻攔,而有些生氣,不過,因為忌憚其身份,他也不好就此撕破臉皮。

    只是,他眼角余光看向秦逸塵的時候,也是充滿了異色。

    他也是第一次看見秦逸塵……

    能擋下那道攻擊,那就代表,秦逸塵的精神力修為已經不是靈初,而是靈動境了!

    一個十幾歲靈動境的少年?!

    即便他身為十方丹府的府主,此時心中也微微有些動容。

    “呵呵,是嗎?我丹府那小子,對焚心果,可是勢在必得啊!”

    白雲丹府的大人物輕笑一聲,眸子內流轉著精光。

    “我想他對你們的天蠶靈繭也很敢興趣。”十方丹府府主同樣是輕笑一聲,指了指秦逸塵道。

    在兩人的交談間,他們身後的客卿與眾多長老都是戰戰兢兢,生怕兩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這兩個家伙,可都是人級丹師巔峰級別的存在啊!

    只要他們動起手來,恐怕一些精神力余波,也足以給十方丹府帶來毀滅性的災難了!

    所幸,雖然兩人話語間的火藥味濃郁,但是都沒有要動手的意思,而是靜靜的看著前方的平台。

    此時,綠衣女子已經在幾個丹府弟子的攙扶下,行了下去。

    在平台上,秦逸塵與白雲丹府的青年遙遙而立,兩人雙目相視,仿若目光都將擦踫出火花一般。

    “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也敢上來,我是該贊賞你的膽量,還是為你的不知所謂而惋惜才好?”

    此時,白雲丹府的青年煉丹師也是從先前的驚愕中回過神來,在他看來,這個小子定然是動用了什麼寶物,才抵擋住了他的精神力攻擊。

    不然的話,先前那道經過上清長炎爐增幅的精神力攻擊,區區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根本不可能擋的下來。

    “呵呵。”

    面對白雲丹府青年的挑釁話語,秦逸塵微微搖了搖頭,冷冷一笑,而後,他眸子驟然一眯,話鋒陡然一轉,聲音冰冷了起來︰“其實,你應該為自己感到惋惜。”

    遇到自己,的確是他命不好啊。

    當年他來到十方丹府,並沒有這綠衫女子的消息,估計就是因為這一次事件吧。

    “哼,好大的口氣!就怕你沒那個本事!”

    白雲丹府的青年冷哼一聲,隨著他話語的落音,一股隱晦的波動傳蕩而起,駭人心神。

    兩者針鋒相對的話語,一時間,讓得兩者間的空間,充斥了一股濃濃的火藥味。

    “他真的要和白雲丹府的家伙斗丹嗎?”

    “雖然他僥幸接下來一道攻擊,但是可不見得他能夠接下第二道,第三道啊……”

    “這小子這麼年輕,若是再給他幾年時間,或許真能與其一拼……”

    一道道竊竊私語聲在下方響起。

    原本因為田良推薦,考核又或許有貓膩的緣故,許多人都看不起秦逸塵,也有人質疑考核發生的事情的真實性。

    但是,在剛才危急關頭,他挺身而出,直接是讓得眾多的煉丹師對他刮目相看。

    不過,這僅僅也是對他人品的刮目相看罷了,至于其實力,望著那除了眼眸極其深邃之外,甚至還有一絲稚氣尚未脫盡的面龐,他們怎麼都無法將其當成一個堪比人級丹師的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