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93章 無人能敵
    第493章無人能敵

    “比試點到為止,切莫傷了和氣。”

    隨著十方丹府府主一句戒告,比試也將開始。

    那大人物微微點了點頭,先前那挑釁的年輕男子就走上前來。

    “你們誰先來?”

    他手中托著上清長炎爐,下巴微抬,頗有一番傲視群雄的味道。

    “咦?”

    方才是在遠處,秦逸塵沒有看清楚,現在近了,他的目光直接就落在了上清長炎爐之上。

    準確的說,他的目光是被上清長炎爐上的那些紋圖給吸引了。

    雖然,他並不知道這丹爐的來歷,但是,從那紋圖上,他看出了一些門道。

    這個紋圖,他並不是第一次見。

    他當然清楚這個紋圖的作用……增幅精神力!

    “有點意思了……”

    本來想要搶先出手的秦逸塵,現在卻放心了,不急不躁的站在那里,悠閑自得。

    有這丹爐在,他並不覺得十方丹府這邊能贏。

    難怪,剛走上來的時候,他在府主臉上看到了一抹隱憂,原來問題是出在這上面。

    “我來!”

    早就躍躍欲試的仇飛城搶先站了出來,大步走向坎水千鶴鼎。

    在雙方藥材準備就緒後,第一場比試開始了……

    才宣布開始,仇飛城就動作了起來,飛快的將藥材稱好,然後丟入坎水千鶴鼎中。

    他已經能做到,一邊稱藥,一邊煉丹,一心二用的境界,這讓十方丹府內一些老一輩的煉丹師看的連連點頭。

    在這個年齡,能有這般造詣,稱之為天才,一點都不為過。

    然而,他的對手,卻連稱藥的動作都沒有,而是將雙手按在上清長炎爐的上的紋圖上。

    “砰!……”

    突然,一股強大的精神力波動傳來,目標正是坎水千鶴鼎。

    “鐺!”

    龐大的力道,轟擊在坎水千鶴鼎上,頓時發出一道巨大的踫撞聲,就如是鐘聲一樣的悠揚。

    “啊!……”

    在這道攻擊下,坎水千鶴鼎紋絲不動,並沒有損傷,但是,那正在煉丹的仇飛城卻應聲而倒,慘叫一聲,抱頭慘呼。

    顯然,剛才那一記,給他識海都造成了不小的損傷。

    場面,霎時靜了下來,只有仇飛城的慘嚎聲在回蕩。

    誰也沒有想到,那年輕的煉丹師會突然發難,更沒有想到,坎水千鶴鼎竟然沒有阻擋住那道精神攻擊。

    要知道,坎水千鶴鼎最大的功能,就是防御。

    尋常精神攻擊,根本連坎水千鶴鼎的防御都破不開,就更別提去傷害到煉丹者了。

    所以,使用這丹爐斗丹,確實有欺負人的味道。

    但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僅僅一擊,就不僅是破掉了坎水千鶴鼎的防御,而且還擊傷了仇飛城。

    “好你個小輩,竟然敢傷人!”

    人群中有人厲呼,大有要聲討的架勢。

    “哈哈!……”

    那年輕的煉丹師非但沒有半點慌亂,反而大笑出聲,而且,笑聲中充滿了嘲諷,“是誰規定在斗丹的時候不能攻擊對方的?”

    一句話,問的眾人啞口無言。

    所謂斗丹,在重的不是煉丹,而是……斗!

    或許,只是因為他們一時間接受不了這個結果,所以才鬧騰。

    府主此時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

    他听聞過這上清長炎爐的威名,但是卻沒見識過,原本他還以為,拿出坎水千鶴鼎能勉強抗衡住,卻沒有料到,坎水千鶴鼎是這麼的不堪一擊。

    雖然,這上清長炎爐是被定位在地級極品丹爐上,與坎水千鶴鼎,只有一階之差,但是,所謂差之一毫,失之千里,就是這麼個道理。

    一個品階的差距,其實是巨大的。

    毫無疑問,那年輕的煉丹師,連丹都沒有練,就輕松的贏下了這一局。

    這個時候,台下本來還有些不服氣的那些煉丹師,在此時,就算是再愚笨的人,也差不多都已經明白府主的用意了。

    “還有誰來與我一戰?”

    贏了之後,那年輕的煉丹師氣焰更囂張了,口放厥詞。

    “我來!”

    高台上其中一個煉丹師應戰。

    在十方丹府內,他的實力,也是公認要比仇飛城要厚實的。

    有了仇飛城這個先例,他並沒有急著煉丹,而是固守靈台,等待那年輕煉丹師的攻勢。

    在眾人看來,他這做法穩如泰山。

    前面有坎水千鶴鼎,又固守靈台,沒有理由會被攻破。

    “呵!”

    但是,對于他的守勢,那年輕煉丹師視而不見,雙手繼續放在上清長炎爐之上,催動精神力,攻勢如虹,撞向坎水千鶴鼎。

    “鐺!……”

    隨著一道震響,十方丹府這邊的煉丹師,再次敗下陣來。

    “竟然,連他都敗了……”

    看著那抱頭痛呼的身影,站在高台上其余的那些人級煉丹師都傻眼了。

    本來他們上來都是想要撿便宜的,現在卻騎虎難下。

    他們對彼此的實力都互相了解的,都相差不大。

    而現在,在連續兩人都沒有任何懸念的敗下陣來後,他們才開始重視眼前的人和丹爐。

    最主要的,還是那丹爐!

    就精神力波動上來看,他們覺察的到,那年輕的煉丹師,並不比他們強多少,他之所以能贏的如此輕松,完全是他面前那丹爐的原因。

    “哈哈,簡直不堪一擊啊。”

    那年輕的煉丹師開口嘲諷,一臉的不可一世。

    眾人雖然憋了一肚子的火,但是,卻沒有地方發泄。

    而,面對他的嘲諷,高台上的眾人,甚至還沒有人敢站出去應戰。

    “申兄,我這小輩不知輕重,傷了申兄的人,還希望申兄不要計較才好啊。”

    那大人物笑著朝府主拱手,話語雖然客氣,卻沒有一點請罪的意思,而且,他身後的那些年輕晚輩,也一個個都嘻嘻哈哈的在那聊論。

    府主臉色有些不好看。

    雖然,他也有些怒氣,但是,在想到這個人的身份後,還是沒有選擇撕破臉皮。

    在這十方地域,他身為十方丹府府主,地位無人能及,但是,走出十方地域呢?

    而且,若是他甘心止步于此,又為何還會常年閉關,尋求突破呢?

    “我來會會你!”

    就在秦逸塵準備走出去的時候,綠衫女子一臉怒意的站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