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92章 綠衫女身份
    第492章綠衫女身份

    被陰了!

    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根據十方丹府府主所知,這上清長炎爐,並不屬于眼前這人。

    看來,他為了想要從這獲得焚心果,也是煞費苦心,竟然借來這地級極品丹爐。

    那大人物笑的很開心,認為,這焚心果已經是囊中之物了。

    不過,在人群中,卻有一個人比他更開心。

    那就是秦逸塵!

    他進入十方丹府的目的,就是為了焚心果。

    但是,他卻萬萬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人傻的又給他送來一份大禮。

    天蠶靈繭。

    那可是好東西啊。

    這東西雖然不是對精神力的益補之物,但是,卻能淬煉精神力!

    這才是秦逸塵最需要的東西。

    他精神力提升的非常之快,其實是有些虛浮的,而且,他也並沒有時間沉澱,去好好的淬煉精神力,而是將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境界的提升上。

    這其實,也是一個很大的隱患。

    若不是秦逸塵對精神力的掌控超群,這個隱患早就會壓制不住了。

    若是能得到這天蠶靈繭,那麼,他就更加沒有任何顧忌的去沖擊更高的境界了!

    雖然意動,但是,秦逸塵卻也沒有著急。

    何況,他急也急不來。

    因為,在他前面,太多年輕的煉丹師都在爭前恐後的朝著高台涌去。

    若不是府主坐鎮,只怕場面早就失控了。

    畢竟,那兩樣異寶的吸引力實在是太大了。

    不過,那位大人物和他身後的那幾個年輕人,看著這個場面,卻流露出冷笑與嘲諷。

    這場面,讓十方丹府府主也眉頭微蹙。

    的確,車輪戰的話,十方丹府是有贏的把握的。

    但是,這可是斗丹!

    而且,人家精神力能增幅兩倍!

    這如果車輪站下來,那十方丹府豈不是剩下一堆殘兵敗將。

    這等同是拿十方丹府的未來,去換一枚天蠶靈繭!

    府主閉上眼楮,片刻後,輕嘆一聲。

    他只能認栽。

    “精神力在人級丹師以下的退下!”

    威嚴的聲音從府主口中傳出,響徹全場。

    “這……”

    很多不明緣由的年輕煉丹師都懵了,雖然有些不甘心,但是,卻也不敢違抗府主的命令。

    人群很快退了下來。

    在高台上,留下的人並不多。

    畢竟,年輕,而且要達到人級丹師的地步的人本來就不多,如段家這種煉丹家族,傾力也就培養出一個段子海而已。

    十一個人。

    也就是說,十方丹府擁有十一個年輕的人級丹師。

    這就是十方丹府的底蘊。

    要知道,如在暮光公國內,煉丹師總公會,也就兩位人級丹師而已!

    而且,都已經步入老年了。

    說是天壤之別,也一點都不為過。

    就人數上,十方丹府這邊是遙遙領先了兩倍之多。

    “去抬坎水千鶴鼎來。”

    府主並沒有直接吩咐開始,而是對著兩位客卿長老說道。

    “嗯?”

    幽華老人和東煬愕然的看向他,片刻,在他們目光轉到那大人物拿出的那尊丹爐上後,他們似乎明白了什麼,當下兩人對視一眼,快步離去。

    坎水千鶴鼎!

    是十方丹府的鎮府之鼎,為地級上品丹爐。

    “哈哈,府主竟然將坎水千鶴鼎拿了出來,看來,是對天蠶靈繭勢在必得啊!”

    不明真相的一些人還在歡呼,那些個年輕的人級丹師,也都是流露出笑意。但卻沒看到,那大人物和他身後的那幾個年輕煉丹師都是以看傻子的目光在看著他們。

    “咚!……”

    片刻後,坎水千鶴鼎被兩位客卿長老抬放在高台上,落下之時,發出巨大的聲響。

    就以外觀來看,坎水千鶴鼎是完勝了。

    畢竟,那上清長炎爐看上去是那麼的毫不起眼。

    ……

    “你不去啊?”

    不知道什麼時候,那綠衫女子又來到了秦逸塵身邊。

    “好啊,一起。”

    本來她就是隨便一問,卻沒有料到,秦逸塵一口就答應了下來,這讓綠衫女子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

    “走啊。”

    直到秦逸塵催她,她才“哦”了一聲,兩人一同,朝著高台走去。

    “咦?”

    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了秦逸塵的舉動,頓時,都流露出異樣的神色。

    原因無他,因為這比試,府主說了,只能人級丹師才能參與!

    秦逸塵走上去,那豈不是說,他是人級丹師?!

    如果他真的是人級丹師的話,那麼,事情就不是那麼簡單了。

    他太年輕了。

    甚至,應該是所有人里面最年齡最小的那一個。

    而所有人都知道,一個人級丹師有多麼的難以培養。

    那麼,很有可能,在這少年的身後,也有一尊不同尋常的勢力。

    如果是這樣的話,他選擇讓田良舉薦進入十方丹府的舉動,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這等同于是公開挑釁東臨宗啊!

    看著走上來的秦逸塵,東煬臉色有些不太好看,微微眯起的眸子內,有一抹森寒的光澤一閃而過。

    他,已經起了殺念了。

    他已經不需要知道那次考核發生的事情是真是假,就憑秦逸塵如此年輕卻已經是人級丹師這一點,就足以讓他動殺念了。

    這樣的人,絕對是巨大的隱患。

    而對于隱患,那最好的辦法就是將其扼殺在搖籃中。

    走上高台來的秦逸塵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站在府主身邊的東煬,不驚不懼。

    現在看來,東臨宗是和他無冤無仇,但是,在前世,他卻是被眼前這個人捉弄的九死一生!

    甚至,秦逸塵被迫離開了十方地域。

    “這丫頭……”

    看著走上來的兩人,十方丹府府主只是略微的掃了一眼秦逸塵,就將目光落在了那綠衫女子身上,嘴角不著痕跡的動了動,臉上的那抹擔憂也淡化了不少。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那責怪的眼神,綠衫女子朝他皺了皺鼻子。

    她這舉動,落入了秦逸塵眼中,頓時他心中一動,“難道,是和府主有關?”

    若是這綠衫女子是和府主有關系的話,那這一切就都能說得通了。

    難怪,就算是東臨宗的人,也要對她退避三舍!

    說起來,他早就應該想到了,除了府主,還有誰能讓擁有客卿長老之位的東臨宗避讓?!